書櫃

藏書用的私人小窩~

小蟑螂 + 番外 - 一碗粥 (短篇)

很萌很可愛的小蟑螂暗戀屋主帥哥


  1
  小蟑螂趴在碗櫃上偷窺。
  那個帥哥哼著小曲兒在洗碗,嗯哼嗯哼,嘩啦嘩啦。
  帥哥洗碗都這麼好聽嗎。小蟑螂愛屋及烏了,帥哥幹什麼都好看。
  小蟑螂黑黑的小臉兒紅了。
  
  2
  小蟑螂今年一歲多,是三個月前搬到這戶人家的。
  沒辦法,上一家的藥太厲害了,一下子就把妹妹藥死了。
  小蟑螂好難過,看著妹妹被紙巾包住,丟進垃圾桶。
  小蟑螂再也不敢在那家偷吃東西,餓著肚子逃出來,來到帥哥家。
  帥哥大大咧咧,懶得買蟑螂藥。帥哥媽媽曾經來幫忙撒藥,卻不知道撒的都是過期貨。
  帥哥根本就不怕蟑螂。小蟑螂就住了下來。
  
  3
  小蟑螂溜到水槽下的垃圾桶,偷吃裡面過期的面包。
  帥哥買的面包是蛋奶味的,小蟑螂很喜歡,甜甜的好好吃。
  帥哥家的廚房沒有蟑螂藥。
  小蟑螂覺得好開心。
  但是帥哥倒垃圾很勤快,如果不抓緊吃掉的話,食物很快就會不見啦。
  帥哥還是挺愛乾淨的。
  小蟑螂難過起來,愛乾淨的帥哥不會喜歡髒乎乎的小蟑螂。
  
  4
  帥哥打開電視看節目,看的聚精會神口水噴濺。
  帥哥們看球都是這樣嗎,小蟑螂默默地想,爬到電視櫃後面繼續偷看帥哥。
  外面已經黑了,帥哥又要熬夜了。
  不要感冒了哦,睡眠不足的帥哥。小蟑螂擔心地晃晃觸角。
  
  5
  帥哥趁著球賽間隙起身上廁所。
  小蟑螂跟過去,從門縫瞄了一眼,臉紅的跑掉了。
  好大>o<
  帥哥洗了手,把一個袋子放進微波爐,不一會兒從裡面捧出爆米花。
  又是蛋奶味的,帥哥真的很愛蛋奶。
  
  6
  小蟑螂看著帥哥高聲吶喊的樣子陶醉了,不小心從電視櫃旁邊露出了一對小觸角。
  剛好被帥哥無意中瞥到了。
  小蟑螂嚇得扭頭逃向廚房。
  帥哥吃了一驚,抓起拖鞋丟過去,砸中小蟑螂壓斷了三條爪爪。
  小蟑螂用餘下的小爪摀住眼睛縮成一團。
  好疼呀。
  
  7
  沒有東西壓住腿了,小蟑螂從爪縫裡看過去。
  帥哥正舉著拖鞋對準小蟑螂,帥哥在猶豫要不要拍下去。
  小蟑螂使勁爬起來,拖著斷腿刺溜刺溜地逃走了。
  身後的帥哥沒有追過來。
  
  8
  小蟑螂躲在碗櫃裡不敢出去。
  肚子咕咕叫了,可是帥哥還在外面看球,垃圾桶空空,沒辦法偷東西吃。
  雖然小蟑螂很禁餓,但是餓肚子還是好難受,還會聯想起在上一家提心吊膽的日子。
  來到帥哥家以後,就沒有餓過肚子了。
  小蟑螂摸摸癟癟的小肚皮,又看看斷掉的腿。
  小蟑螂鼻子酸酸的。
  
  9
  小蟑螂聽見帥哥關上電視準備睡覺。
  小蟑螂等到熄燈了,就悄悄爬出碗櫃,一瘸一拐地溜到客廳裡。
  小蟑螂在客廳的地上找到了幾顆爆米花,都散發著蛋奶的香味。
  還有帥哥手指頭的味道。
  小蟑螂開心地爬到爆米花上,這是帥哥遺落的哦。
  
  10
  帥哥每天都出入廚房很多次,做飯洗碗拿零食。
  帥哥做的飯很香很香,小蟑螂好喜歡偷吃帥哥吃剩的飯。
  可惜剩下的飯菜都涼掉了。
  小蟑螂多想坐在桌子旁邊吃帥哥端來的熱熱的菜啊。
  就像帥哥家常來的美女一樣。
  
  11
  帥哥夾起一塊蛋奶蛋糕,帥哥說,啊——張嘴~
  美女張開嘴,帥哥把糕送進美女嘴裡,美女幸福地笑了。
  小蟑螂躲在角落裡,看的好羨慕好羨慕。
  小蟑螂也想被帥哥喂蛋糕啊。
  不過,雖然帥哥不餵牠蛋糕,但是帥哥有用拖鞋打它。
  帥哥可從來不用拖鞋打美女。
  小蟑螂沾沾自喜,帥哥不對美女做的都對它做呢。
  
  12
  吃完飯的帥哥拿牙籤剔了剔牙,把牙籤丟進碗裡。
  帥哥把碗筷端去廚房,小蟑螂溜到水管後面,躲在那裡偷看帥哥。
  帥哥沒有馬上刷碗,從冰箱裡拿了飲料走開,去陪美女了。
  帥哥和美女親親了吧,小蟑螂想。
  小蟑螂爬到案板上,站在帥哥剛剛端回來的碗筷旁邊。
  
  13
  小蟑螂爬到碗裡,拖出碗裡帥哥用過的牙籤。
  小蟑螂嘿咻嘿咻地舉著牙籤,紮在一塊蛋糕渣上。
  小蟑螂把牙籤轉過來,對準自己的小嘴巴,將蛋糕渣送進嘴巴裡去。
  小蟑螂閉上眼睛想,這樣就像帥哥在餵牠蛋糕一樣。
  小蟑螂幸福地笑了。
  
  14
  小蟑螂吃的很香,沒有想到帥哥和美女突然來到廚房。
  美女拿著喝空的飲料瓶,看到小蟑螂,發出大大的尖叫。
  小蟑螂嚇得丟下牙籤,拚命的逃跑,身後的帥哥揮著拖鞋驅趕。
  不能再回碗櫃啦,會被堵在裡面拍死的。
  小蟑螂慌不擇路地爬上廚房的窗子,順著敞開的窗縫逃出屋子。
  
  15
  帥哥望著窗戶說,嚇壞你了,又是這只蟑螂。
  美女說,快刷碗吧,都招蟲子了。
  帥哥望著窗戶說,我記得這只蟑螂,我在客廳裡捉到過它。
  美女說,不可能吧,蟲子長的都差不多。
  帥哥望著窗戶說,你說它會掉下去嗎,你說它會摔死嗎。
  美女說,你怎麼總說那隻蟲子。
  
  16
  小蟑螂趴在窗戶外面,它的小腳可以抓住樓房的牆壁。
  小蟑螂覺得眼睛裡有濕濕的東西轉呀轉的。
  被趕出了屋子,又沒有家了啊。
  小蟑螂真的好喜歡這個家,還有家裡大大咧咧的帥哥。
  小蟑螂難過的哭了。
  
  17
  天黑下來了,冬天的晚上天氣很冷。
  小蟑螂在窗外凍得哆哆嗦嗦,但是捨不得離開住慣了的屋子。
  小蟑螂扒著窗戶往屋裡張望,屋裡亮起奶黃色的溫暖的燈光。
  小蟑螂羨慕地望著美女吃了帥哥親手做的晚餐。
  小蟑螂呆呆地看帥哥和美女接吻,身後的冷風呼呼的刮。
  好冷啊,要凍壞了。
  
  18
  小蟑螂貼在窗玻璃上,小蟑螂還是不想爬走。
  窗玻璃是透明透明的,帥哥的身影很清晰。
  小蟑螂看啊看啊,就好像已經穿過玻璃,坐在帥哥身邊。
  小蟑螂傻乎乎地笑了。
  玻璃上漸漸蒙上一層霧氣,把帥哥遮擋在大霧後。
  於是小蟑螂又看不見帥哥了,只有一道朦朧的人影,在氤氳的眼裡浮動。
  
  19
  過了很久,帥哥把美女送出門去,瞧著美女走遠。
  帥哥關上門走向窗戶,目送美女順著樓下的小路回家去。
  客廳的窗戶,臥室的窗戶,廚房的窗戶,美女走過一扇扇窗下。
  帥哥拉開廚房的窗,把頭探出去喊,天黑路上小心啊。
  
  20
  小蟑螂凍的昏昏沉沉,小蟑螂聽見帥哥的聲音。
  帥哥要關上窗子,低頭就看見了快要凍僵的小蟑螂。
  帥哥呆呆地看著它,然後猶豫了一下,把窗口拉的更大。
  小蟑螂驚喜地睜開眼睛,感覺到了順著窗戶傳出的暖意。
  小蟑螂就歪歪斜斜順著敞開的窗縫爬進屋子。
  小蟑螂望著廚房的燈光開心地想,回家了哦。
  
  21
  帥哥關好窗,轉身走出了廚房。
  小蟑螂虛弱地趴在窗沿上,小蟑螂好想要帥哥留下來陪陪它。
  可是小蟑螂沒有力氣爬起來,只好軟軟地癱在那裡。
  過一會兒帥哥回來了,把一塊蛋奶餅乾推到小蟑螂面前。
  小蟑螂看看餅乾又看看帥哥,傻掉了。
  
  22
  帥哥說,還是住下來吧,怪可憐的,可不許到處亂爬。
  帥哥說,我的飯分一點給你,不要帶朋友來哦。
  帥哥說,真拿你沒辦法,怎麼趕都趕不走。
  帥哥說,你這個粘人的小蟲子,你聽的懂嗎。
  帥哥說,吃餅乾吧……你在偷笑嗎,蟑螂怎麼也會偷笑。
  帥哥說,喂,小傻瓜,眼淚笑出來了啊。
  
  23
  帥哥的家仍舊乾乾淨淨,整整齊齊,沒有垃圾也沒有蟑螂藥。
  帥哥每天早上上班前,會在廚房的案板上留下一塊蛋奶餅乾。
  帥哥每天晚上下班回家,蛋奶餅乾就不見啦。
  帥哥看看案板上一粒粒的餅乾渣,再抬頭看看碗櫃縫隙裡剛剛縮回的一對小觸角。
  帥哥嘿嘿的笑了,笑的好帥好帥。
  
  24
  小蟑螂拖著一塊紙巾,嘿咻嘿咻的幫帥哥掃案板。
  帥哥走進廚房,用小指頭點點小蟑螂的腦袋。
  帥哥說,在做家務嗎。
  帥哥指指碗櫃下下面,看,你昨天吃剩的餅乾渣還沒打掃哦。
  小蟑螂臉紅了,抱住帥哥的小指頭蹭蹭,拖著紙巾跑掉了。
  帥哥說,真是奇怪的小蟲子啊。
  
  25
  春暖花開了,小蟑螂透過窗戶看桃花一朵朵的開。
  帥哥從食品櫃上拿下蛋奶餅乾。帥哥一身西裝筆挺。
  帥哥宣佈,我升職了,請你吃兩塊蛋奶餅乾。
  小蟑螂趴在餅乾上,仰腦袋看帥哥,搖晃一對小小的觸角,眨巴黑溜溜的豆眼兒。
  帥哥說,你在賣萌嗎。
  
  26
  帥哥邀請美女一起慶祝他的升職。
  小蟑螂躲在桌子底下,吃帥哥給它的蛋奶餅乾。
  美女的高跟鞋亮晶晶的。小蟑螂很想像美女一樣跟帥哥坐在一起。
  小蟑螂聽見啾啾的聲音。小蟑螂突然好委屈。
  小蟑螂也想被帥哥親親啊。
  
  27
  帥哥的媽媽來幫忙打掃房間,帥哥只好帶著小蟑螂窩進了書房。
  媽媽問,兒子,平常家裡有蟑螂嗎。
  帥哥一邊把蛋奶餅乾掰成小塊一邊說,沒有啊。
  媽媽問,兒子,你在廚房撒蟑螂藥嗎。
  帥哥一邊把小塊的蛋奶餅乾遞給小蟑螂一邊說,撒了啊。
  媽媽問,兒子,碗櫃附近怎麼到處都是餅乾渣。
  帥哥點點小蟑螂的腦袋,小聲教訓它:小討厭,吃完又不收拾。
  
  28
  夏天的屋子太熱啦,小蟑螂被帥哥捏住小觸角,拎進了臥室。
  帥哥在床頭櫃上鋪了一塊面巾紙。
  帥哥說,晚上睡在這裡吧,這裡有涼快的空調。
  帥哥說,但是不許爬上床哦。
  小蟑螂站在地板上,失落地垂下小腦袋,看著帥哥的腳趾頭。
  小蟑螂想,帥哥還是在嫌棄髒髒的小蟑螂了。
  
  29
  小蟑螂爬到洗手池邊,向裡面跳。
  帥哥發現了,把小蟑螂拎出來。帥哥生氣的說,會淹死的。
  小蟑螂扭捏著,用小爪爪沾了點灑在水池邊緣的水,擦拭小身體。
  帥哥愣愣的說,原來要洗澡嗎。
  小蟑螂邊擦邊仰起小臉看著帥哥,睜大了黑溜溜的小豆眼兒。
  小蟑螂好想對帥哥說,小蟑螂不髒的,小蟑螂想和帥哥一起睡覺覺。
  
  30
  立秋的那一天,帥哥和美女分手了。
  帥哥是很好的帥哥,美女是很好的美女,談戀愛有時候就是這樣的。
  夜裡,小蟑螂偷偷爬到帥哥的枕頭上。
  小蟑螂用小爪爪努力抹掉帥哥眼角的淚珠。
  小蟑螂悄悄的對帥哥說,不要難過啦,帥哥還有小蟑螂啊。
  帥哥當然是聽不見的。
  
  31
  帥哥睜開眼,發現了趴在枕頭上睡的很香的小蟑螂。
  看到枕頭上躺著蟑螂,一開始還有點驚悚呢。
  不過,這只小東西還真是可愛啊。
  帥哥這樣想著,戳了戳小蟑螂,看睡眼朦朧的小蟑螂使勁揉眼睛。
  帥哥說,不是說了不許上床嗎。
  
  32
  小蟑螂委委屈屈地爬走,無精打采地回到面巾紙上。
  小蟑螂翻著小肚皮上的殼,明明都洗乾淨的。
  小蟑螂滿臉幽怨,可憐巴巴地望著帥哥。
  帥哥嘆了口氣,點一點小蟑螂的腦門。
  帥哥說,在亂想什麼呢,我是怕睡熟了壓壞你呀。
  
  33
  又是一個冬天,帥哥帶上帽子,出門欣賞雪景。
  臨走前,帥哥捏起小蟑螂的一對小觸角,把它放在帽子的毛絨球上。
  小蟑螂抱住暖和的毛絨球,看天上的雪花飄落。
  帥哥自言自語,帥哥說,雪花從天上落下來,以後我們每個人都會回到天上呢。
  小蟑螂突然更緊的抓住了毛絨球,抓的很緊很緊。
  
  34
  帥哥堆了一個大大的雪人,有兩道濃黑的眉,就像帥哥的眉一樣。
  小蟑螂堆了一隻小小的雪蟑螂,有兩顆溜黑的眼,就像小蟑螂的眼一樣。
  帥哥站在雪人邊上,小蟑螂站在帥哥肩上,欣賞一大一小兩個作品。
  小蟑螂突然抓住帥哥的耳朵,掛在帥哥的耳垂上。
  帥哥覺得癢癢,撲哧的一聲笑,把小蟑螂抓下來,放在手心裡。
  帥哥點一點小蟑螂的腦門,說,小調皮。
  小蟑螂鬱悶地揉揉腦門。本來想要偷親帥哥一下的啊。
  
  35
  帥哥突然說,小蟲子,你要是個人多好呀。
  小蟑螂仰起小臉,呆呆地看著帥哥。
  帥哥看著手心裡的小蟑螂,帥哥說,你要是個人,咱倆就可以說說話。
  小蟑螂也好想跟帥哥說話啊。
  帥哥看著手心裡的小蟑螂,帥哥說,你要是個人,咱倆就可以在一起。
  小蟑螂也好想跟帥哥在一起啊。
  帥哥突然皺起眉頭說,如果你是個男孩子該怎麼辦。
  小蟑螂緊張地豎起兩根小觸角。
  帥哥突然又笑了,那也無所謂啊。
  
  36
  小蟑螂站在帥哥的胸口上,在黑暗裡盯著帥哥帥帥的睡顏。
  小蟑螂爬到帥哥的下巴上,臉紅著低下小腦袋。
  小蟑螂在帥哥微張的下嘴唇上輕輕親了一下。
  被蟑螂親親會很噁心的,只好趁著帥哥睡著啦。
  帥哥帥哥,小蟑螂好喜歡你,小蟑螂不想離開你啊。
  半拉的窗簾,月光灑進來,映著掉落在帥哥下巴上的小水滴,晶瑩透亮。
  
  37
  一年就這麼過去了,春天又來了的時候,帥哥找不到小蟑螂了。
  帥哥打開碗櫃,帥哥掀開面巾紙,帥哥用手電照垃圾桶……
  帥哥覺得,小蟑螂可能出去玩啦,小蟑螂是那麼的調皮。
  帥哥照例每天去上班,照例每天在案板上放一塊蛋奶餅乾。
  帥哥照例每天下班回家,照例想要收拾案板上的餅乾渣。
  案板上沒有餅乾渣,案板上有一天天堆積起來的很多塊蛋奶餅乾。
  
  38
  帥哥爬上床,把一塊面巾紙鋪在枕頭邊。
  帥哥躺在床上,盯了面巾紙一會兒,合上眼睛。
  半夜帥哥翻身,手無意中壓上了面巾紙。
  帥哥趕緊抬起手說,壓疼了吧,我就說不要……
  語聲夏然而止,他忘記紙上已經很多天沒有一個小傢伙在睡了。
  
  39
  這一天的晚上有一場流星雨。
  帥哥一個人坐在草地上,身邊少了一個小小的身影。
  帥哥望著滿天墜落的星光,閉上了眼睛。
  聽說,雖然是一場流星雨,也只能達成一個願望。
  帥哥想了想,低頭許下一個願。
  
  40
  第二天白天帥哥去上班,帥哥的媽媽又來幫忙打掃房間。
  第二天晚上帥哥下班,坐到桌前跟媽媽一起吃媽媽做的菜。
  媽媽說,兒子,廚房裡有蟑螂了,你真的好好打掃了嗎。
  帥哥嗯了一聲,夾菜的手卻頓住了。
  媽媽說,兒子,我在冰箱的後面的旮旯裡找到了一隻死掉的蟑螂。
  帥哥嗯的一聲,放下了筷子。
  媽媽說,兒子,以後一定要注意衛生。
  帥哥抬頭對媽媽說,媽,蟑螂能活多長時間。
  兩年吧。
  ……媽,那隻死掉的蟑螂呢。
  我扔了。
  …………
  哦。帥哥說。抬手擦了一把濕乎乎的眼睛。
  
  ========================完=======================


番外
  1
  流星甲說:剛才有個人向我許願。
  流星乙說:剛才有只蟑螂向我許願。
  流星甲說:……現在還真是什麼事都有啊。
  流星乙說:是一隻快死掉的蟑螂,躲起來不想讓喜歡的人看到呢。
  流星甲說:那個人許願要一隻蟑螂平平安安地出現在他家。
  流星乙說:那隻蟑螂許願要繼續活下去,和喜歡的人活的一樣長。
  
  2
  流星甲說:向我許願的是個好人,所以我現在要去實現他的願望啦。
  流星乙說:向我許願的是只蟑螂,蟑螂家族做了很多壞事,所以願望要打折。
  流星甲說:你想怎麼打折呢。
  流星乙說:我雖然讓它活下去,但卻要讓它再也當不成蟑螂,再也享受不到做蟑螂的快樂。
  流星甲說:那你想讓它變成什麼呢?
  流星乙沉思一會兒說:變成人吧,做人最累了。
  
  3
  帥哥的媽媽吃完飯就回去了。
  帥哥關上門,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呆。
  以後就沒有一隻小蟲子分享他的蛋奶餅乾了。
  以後就沒有一隻小蟲子傻傻地逗他開心了。
  他轉瞬即逝的一年,竟是它的半輩子。
  帥哥不能再想下去了,帥哥站起身,向臥室走去。
  
  4
  廚房裡突然咣噹一聲響。
  帥哥扭頭往廚房跑去。
  當帥哥趕到廚房的時候,他看見食品櫃倒了,一個光著身子的男青年坐在地上,手裡拿著空空的餅乾盒。
  男青年發現他,仰起頭,眨一眨黑溜溜的大眼睛,有點委屈的說:蛋奶餅乾沒有了嗎。
  
  END

另一個可有可無的番外
作者有話要說:
這是小蟑螂》的另一篇番外,送給還在愛我關注我的你們。
這篇後續名叫可有可無。它只是小蟑螂故事的其中一種發展走向。
就是,雖然故事的結局明明確確地停止在第一個番外篇,但是如果一定、非要、必須想知道再往後的故事,那麼這第二篇番外,是我本人對後續的一種意向。
親愛的們,如果你們正巧想看後續,又不想自行腦補後續,這篇就是帥哥和蟑螂以後的故事。
如果你們已經腦補了更合心意的後續,或者不想看到後續,就當這篇是又一篇同人吧^_^
寫作這篇的原因是:小蟑螂衍生出了同人性質的續作,和原作一起作為原文傳播。
呃,寫續作的盆友們,謝謝你們對我文章的愛!謝謝你們!
後來,開始有不同的可愛的讀者來私信我,問哪一篇是真正的後續。
我哭著縮都不是啦我沒有寫後續啦……
現在我倒是能拍著胸脯拎著這篇續作說:“一定想看續的話……這篇是我的!這篇是我的!嘿!嘿!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
  光溜溜地坐在地板上,總不算是一件舒爽的事情。
  帥哥理所當然地朝小蟑螂探出手掌。
  小蟑螂望著帥哥的手——噢,它已經不是一隻小蟑螂。
  黑眼睛的青年湊上腦袋,將額頭送進帥哥的掌心裡頂一頂。
  
  帥哥說:我是想拉你起來。
  青年惶惶地縮回腦袋:啊呀,忘記已經沒有觸角可捏這件事情了。
  
  二
  現在,帥哥領青年走進他的臥室。帥哥正在翻找他新近熨得的浴袍。
  青年熟練地爬上帥哥的床,熟練地往枕邊空缺的位置坐去。
  帥哥聽見沒刹住的腳丫擦在地板上的聲音,以及重物落地的聲音。
  青年的一條腿掛在床沿上,另一條腿跟屁股蛋一起壓扁在掉下床的身體下面。
  
  帥哥蹲到摔懵的青年身邊:你是碼了,怎麼擠得進碼的枕邊空位呢。
  帥哥把青年從地面抱上床,擱在床鋪的正中央。
  
  三
  青年裹在雪白的浴袍裡,抬起兩條袖子甩了甩。
  帥哥悻悻然地撓著耳垂子:熨好的沒找到,這套沒洗的可能有點汗漬。
  青年將領口拉到臉前,嗅了嗅裡面的味道。
  帥哥湊過去:難聞嗎?能將就嗎?
  
  青年陶醉將整張臉埋入浴袍的領口內,發出沉重的抽氣聲。
  帥哥說:我……我靠……
  
  四
  帥哥熄滅了床頭燈:真想和你聊上半宿。
  帥哥掀開毯子的一角,局促地擠進青年已經睡暖的被窩。
  帥哥說:可惜禮拜四的晚上,是明明已經開啟週末模式,卻不得不及時睡覺保證明早上班的尷尬時間。
  帥哥翻過身去背對青年:做個好夢。
  
  漆黑的臥室,青年張大著晶亮的眼睛。
  一點一點,他小心翼翼地挨上帥哥的脊背。
  被窩動了動,帥哥的眼睛也張開來。帥哥聽到很輕很輕的聲音——“晚安。”
  帥哥的手掌向後摸索,觸到那一具溫熱的身體,牢牢地攬住。
  
  五
  青年被鳥鳴聲喚醒。臥室昏暗,帥哥已經不在毯中。
  青年赤腳下地,走向窗邊,拉開幕布似的麻質窗簾。
  晨光霎時撲進屋來。青年的面龐蒙上一層明亮。
  樹鬱草青,鵲語喳喳。落在窗臺的鳥兒正啄食灑滿窗沿的穀粒。
  
  青年在廚房中徘徊一圈,瞧瞧曾經覓食的垃圾桶,摸摸曾經藏身的碗櫥。
  青年擰開盥洗室的龍頭碰觸水流。青年坐上客廳的沙發。
  書房的陽光非常好。書櫃的玻璃上,倒映著青年的形狀。
  青年抬起手臂,和疊印在書脊上的人形對了個掌。
  
  六
  窗下小道人行車鳴,匆匆而行,儼然城市生活的早班圖景。
  響亮的車笛,黑色灰色的手提包,奔波在途的繁忙的腳步。
  一切更貼近人類世界的東西都陌生和難以理解。
  青年蜷在飄窗臺上邊,茫然無措地抱緊自己的胳膊。
  
  七
  傍晚,帥哥回家的時候,屋裡是一片漆黑。
  帥哥打開玄關的頂燈,看到沙發上熟睡的青年,和他手邊攤開的書。
  青年被面頰□□的感覺弄醒。
  帥哥俯在青年身邊,正將掉在他臉上的碎發別回耳後。
  
  帥哥停下手,指著那書問:你看了多少?
  什麼也看不懂,只看了插圖。青年紅著臉回答。
  
  八
  煲內米香噴噴,屜上蒸著豆腐,湯鍋裡焯著時蔬。
  帥哥挽著袖子,俐落地將紅椒剁成碎沫。
  青年站在忙碌的帥哥身後,探頭探腦地躊躇著。
  他終於湊上前來,輕輕地問:我能幫你做些什麼嗎?
  
  帥哥驚訝地轉過頭來,然後笑著停下手,遞給青年一個漏勺。
  幫我把青菜撈出來,瀝幹水,澆上一勺香油。帥哥吩咐道。
  
  帥哥翻箱倒櫃地找出了什麼,捧著走向灶台邊的青年。
  青年感到帥哥的手探到臉前,向他口中塞入一塊東西。
  蛋奶的甜香與酥脆一同融化在口腔內。
  帥哥說:我自己烤的蛋奶餅乾。甜不甜?
  
  九
  帥哥將米飯盛進碗中,順手奪下青年的餅乾罐子。
  帥哥把兩碗米飯塞進青年手中,舉起罐子搖了一搖。
  “給你的時候是滿的。”帥哥聽到乾燥劑碰撞的響聲,“都哪裡去了?”
  青年害羞地朝肚皮努努嘴,含糊不清地說:屯……屯在這裡啦。
  
  “站住。”帥哥攔住端碗欲溜的青年,將他銜在嘴邊的半塊餅乾揪出來。
  “這塊沒收。”帥哥將餅乾送進自己嘴裡。
  
  十
  帥哥濕漉漉地從浴室走出來。青年正縮在沙發上發呆。
  帥哥在臥室中呼喚:打開電視唄?或者來和我打一場遊戲?。
  青年走進臥室,帥哥正在解下裹在身上的浴巾。
  帥哥突然跳到青年面前,沖青年張開浴巾兩襟:呀呼!小帥哥朝這兒看~
  
  “哇噢。”青年著迷地貼上去,摸摸帥哥的胸膛,又摸摸帥哥的腰。
  “呃……”帥哥尷尬地拍打著青年的後背。
  
  十一
  青年想整個蜷進被子裡,被帥哥截住,露出了腦袋。
  帥哥說:你怎麼只要睡,不玩不聊也不幹自己的事?。
  青年說:我不知道這個時候該幹些什麼。
  帥哥問:那以前週末的夜晚,你都幹什麼?
  青年說:躲在碗櫥裡面,盼著你回家。
  
  青年:我還花很長的時間吃餅乾。
  青年:然後順著水管爬來爬去,沿著馬桶圈爬來爬去,在你枕頭上爬來爬去。
  帥哥:……爬完馬桶圈爬我枕頭?
  青年快樂地說:對的呀。
  
  十二
  原來,除了吃,爬和等你,這個世界還有這麼多可以做的事情。
  青年向帥哥傳達為人翌日的發現。
  原來,除了吃,爬和等你,這個世界沒有一件我能去做的事情。
  青年投向帥哥的眼神中,不加掩飾地飽含失落。
  
  十三
  帥哥試探著問:你是不是不知道,怎樣像真正的人一樣生活?。
  青年迷惘地回答:我非常害怕,不知該怎樣作為人活下去。
  帥哥猶豫著問:你……願意回到從前,做一隻僅僅需要吃、爬和等待的小蟑螂嗎?
  青年馬上搖起腦袋:一點也不願意!
  
  帥哥問:那,你願意讓我做你的家人和摯友,陪伴你開始生而為人的新生活嗎?
  帥哥面對青年,張開他的臂膀,注視著青年的眼睛說出這句話。
  被子從身上滑落,青年坐起身來。
  帥哥脊背上的肌肉繃緊,承受著青年撲入懷中的力量。
  
  十四
  你的生活各式各樣,我的生活只有一種。
  那我邀請你分享我的每一種生活,邀請你與我同去同歸。
  我想學會閱讀,學會交流,學會消費我的時間。
  那你走出門去,去往城市的不同地方,遇到不同的人。你將有我以外的許多朋友。
  
  青年同帥哥共籌畫著他的未來。
  青年說:做人只有這麼簡單嗎?
  帥哥說:遠不是呐。想要獨立活在這個世界上,你還有長路要走。
  帥哥說:但這不急。因為你是有我的。
  
  十五
  正午的日光鍍金窗下的一雙人影。
  青年同帥哥擠在一處,肩倚肩,手扣手,摟靠著。
  書攤開在青年膝頭,帥哥用鉛筆在上勾線劃圈。
  帥哥指點青年:並不是說錯了話,而是這位作家變換了一種表達方式。
  
  帥哥笑著說:雖然沒有觸角相碰的習慣,人可另有百種傳遞問候的方法。
  青年問:百種之中,我適合選哪一種法子呢?。
  帥哥思索之間,看見近在咫尺的青年等待答案的表情,非常認真而又可愛。
  帥哥於是垂頭湊近青年的臉,將唇壓上青年的唇。
  
  帥哥問青年:這種表達方法,你學會了嗎?
  青年愣著說:你騙我,我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
  青年小心地朝帥哥貼過來:這種方法……這種方法是表達……。
  “表達愛的呀。”黑眼睛的青年輕輕地回吻住帥哥,然後說。
  
  完
現代 | 留言:0 |
<<[同人] 男孩和蟑螂的故事 (小蟑螂後續) - 墨月的風 | 主页 | 異界人魚之淨水明菱 BY 雲合薇 (下)>>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