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櫃

藏書用的私人小窩~

UP主你膽子那麼小,賀先生知道嗎 by 惑戳戳 (高冷寡言深情攻 歡托膽小受 攻受互寵 溫馨)


兄弟文: up主你長那麼可愛,三七知道嗎? by 惑戳戳 (溫柔腹黑攻 可愛呆萌受 攻寵受 溫馨)


攻:賀先生(賀瑄)
受:少年,你菊花癢了(袁文樂)


—下次錄視頻的時候不要叫得那麼騷,很勾人
—賀先生,你剛才說話的聲音,也很勾人

B站背景,短篇


內容標簽:

搜索關鍵字:主角:賀先生(賀瑄),少年,你菊花癢了(袁文樂) │ 配角:松鼠,三七,彈幕等 │ 其它:B站,短篇,up主


第1章 騷年,你菊花癢了
嗶哩嗶哩網站簡稱B站,是一家娛樂向彈幕視頻網站,網友通過在視頻中發送彈幕表達自己的見解和評論。和同時觀看的人一起活動、聊天、吐槽,讓觀看視頻也成為了一種不再獨看的樂趣。
這是非常官方的科普。說的通俗一點,B站就是全球最大同丨性交流網站,只要你善於去發現,你就會找到各種腐,各種基。
而其中,遊戲區的視頻上傳量達到每日之最。最近在B站,一個較為陌生的up主實況的遊戲視屏被頂上了板塊最高評分區。
要知道,遊戲實況主的大神何其多,這小小的新人怎麼就突然冒出來了,簡直有點莫名其妙,還是up主那視頻高品質到人神共憤了驚為天人了。
打開up主的主頁,才一個視頻。點擊8.6萬,彈幕1萬,這個資料對於一個剛投稿視頻的新人來說已經有些不得了了。
up的ID叫少年,你菊花癢了。難道是這有特色沒節操的ID引起了話題?沒道理啊。up主實況的是恐怖遊戲《半夜鬼來電》,最近挺熱門的一款單機遊戲,已經有不少up主實況過了。被劇透過不少攻略,觀眾們在好幾部視頻看下來之後興趣應該是大大減少了。
但是,你往tag欄一看,你就會神奇地知曉這視頻點擊率為什麼會這麼高了。
Tag:被嚇尿的up主,up主發騷了,淡定的賀先生,夫夫檔,嬌喘系,全程呻丨吟
Tag已經給出了關鍵字,雙人檔合作視頻什麼的最是容易圍觀基丨情。有基的地方必然會掀起一陣刷屏的狂瀾,這是在B站較為普遍的現象。
於是有人好奇點開來欣賞了。
才開頭,視頻整個螢幕都刷滿了五顏六色的“騷年,你菊花癢了讓賀先生給你撓一撓”,頗為壯觀。
隔了5秒鐘,up主的聲音終於出來了。
“大家好,我是好少年好少年就是我,今天在這裡給大家實況一款叫做半夜鬼來電的遊戲。第一次在B站上傳視頻,請大家多多指教。”
聲音清亮、吐字清晰、發音標準,完全是聲控的福利啊。
“因為up主膽子比較小但是又想玩這款遊戲就叫上了自己的室友,來,賀先生,跟大家打個招呼。”
“我是賀先生。”
過了一會,一道較為低沉、如低音炮般的聲音震著耳機黨們的耳膜。臥槽,這攻音簡直是太招蘇了!和up主一比,完全是攻受分明啊。一攻一受,正好配對,幹活也不累。
簡短的自我介紹說完,公屏又被“賀先生,我要讓騷年給你生猴子”給刷屏了。
up主對賀先生的少話抱怨了一下,然後就點擊開始進入了介面。只是這才剛點個開始,up主就被詭異的背景音樂驚嚇了一聲,還驚脯未定地說“嚇死我了”。
up主把他的膽小直率地表現了出來,只是這膽子也太小了點,怪不得要找個好基友作陪,觀眾表示理解了。
恐怖遊戲嘛,必然會有幾個鏡頭出來嚇人。up主有些草木皆兵,畫面色調是灰暗的,up主小心翼翼地點著滑鼠讓人物前進,在音效的烘托下,觀眾們能聽到視頻裡傳出的淡淡喘息聲。
01:43:up主,這是遊戲啊,請放輕鬆點
01:45:我膽子挺大的,但我能預見我會被up的叫聲嚇死
“臥槽!啊啊啊~!!”
1分45秒君的那條彈幕簡直是神預測,小心臟那麼一抖。up主已經被突然彈出來的人頭嚇尿了,觀眾也跟著被up嚇尿了。因為up主吼的聲音大了點,嗓子聽起來有點沙啞了。
“嚇死我了嚶嚶嚶,賀先生你怎麼這麼淡定啊?”up主說話的尾音透著小哭腔,彈幕紛紛有一種想狠狠艸哭他的衝動。
賀先生無比淡定地回了一句。“你膽子太小。”
攻受立現啊,對比太鮮明了。
在欣賞up主叫聲的同時,觀眾們也喜聞樂聽兩人之間的互動。雖然賀先生出聲的次數並不多。
《半夜鬼來電》是一款漢化的日本遊戲,畫質高清、人物逼真、音效給力,所以恐怖指數還是挺高的。就連膽子大的那些up主們,為了有氣氛烘托,選擇在半夜錄製視頻,也嚇尿了很多次。
更何況對於膽小的這位少年up主來說了。甚至於每次有選項跳出來,up主也是膽戰心驚的,微弱地發出一聲呻丨吟。每到特別恐怖的地方,又發出穿透耳朵的恐怖絕叫聲,叫聲弱化後像跑了1000米一樣粗粗地喘著氣。邊喘氣還邊吐槽遊戲設計者的變態。
於是,在這種情況下,說話的聲音就帶出了一種嬌喘的騷氣。
彈幕們表示:賀先生你坐在旁邊能把持的住嗎!
可賀先生依然是掃興地提醒遊戲玩的正hign的up主。
“輕點,隔壁宿舍有人。”
“膽子這麼小就別玩了。”
“叫那麼響,你嗓子不疼嗎?”
“文明用語,別爆粗口”
……
有一種高冷家長在一旁監督的錯覺。
up主的喘丨息和攻受的互動成為了視頻的看點,於是點開視頻的人全程圍觀下來表示還意猶未盡。視頻以up主大哭著說“債也不要玩這遊戲了”為結尾。
視頻的標題是《膽小的up主拉著室友玩了一個恐怖遊戲》,也沒標注part,也不知道還有沒有part2。但觀眾表示不盡興啊,要知道,這遊戲越玩到後來恐怖指數越高,觀眾表示想聽更多up主銷魂的尖叫!
那種被嚇死了就要哭出來的聲音聽起來格外惹人憐惜。up主別怕,快躲進賀先生的懷裡去。
當然,這個視頻其中也不乏一些嘲諷的彈幕。比如:
膽子這麼小還玩這遊戲,吃飽了撐著
一直在那叫啊叫,沒意思
up主你能好好地實況遊戲嗎,不想聽你叫啊
之類的。
當然,被一大堆花癡的彈幕給完全掃過去了。
於是,靠著這個視頻,初次投稿的ID為“少年,你菊花癢了”的袁文樂在短短幾天裡獲得了1萬個左右粉絲的關注。
作者有話要說:
短篇啦,不會很長。B站背景文,我就隨便寫寫的


第2章 賀先生你快回來!
袁文樂在B站的個人簡介是放了微博地址的,於是,他的微博粉絲從200變成了4000,漲幅有點大。
甚至於有些人已經機智地從袁文樂的微博關注中找到了賀先生的微博。但也沒啥用處,賀先生最新更新的微博是在半年前,還是因為微博用戶端更新自動發出的。
袁文樂的B站ID明明叫少年,你菊花癢了。但是,粉絲們已經達成一致叫他騷年了。名字由來自然是因那視頻,不過這絕對是個褒義詞。
評論裡不少都在詢問視頻是否會出第二期,袁文樂非常無奈地發了條微博。
少年,你菊花癢了:賀先生最近有比賽住在外面,我一個不敢玩TUT
袁文樂的膽子確實非常小,無奈他對恐怖遊戲非常喜愛。他之前也在B站觀賞過不少恐怖遊戲的實況,但那都有高能預警、彈幕護體,袁文樂做好了準備用手擋住半邊螢幕才不會被嚇一跳。
現在,輪到自己玩恐怖遊戲了,那種身臨其近的氣氛是不一樣的。發佈在B站的那個視頻,就是他非得拉著賀瑄在寢室熄燈後玩的。直到結束錄製睡覺了,袁文樂都還在後怕,甚至於上廁所,他都死活把賀瑄給叫醒了。
袁文樂是日語系,賀瑄是電腦專業,寢室是兩人間。兩個人從大一開始就是室友了。賀瑄作為W市軟體程式設計大賽第一的代表參加了省級比賽,大概要花一星期左右的時間,於是,袁文樂就孤單只影了。
賀瑄不在身邊,袁文樂也不敢玩遊戲,但也閑的太無聊了。
少年,你菊花癢了:有點小無聊
粉絲們紛紛留言,趁機慫恿著袁文樂填坑。
評論1:繼續玩半夜鬼來電啊~求更新,第一期太短小不滿足
評論2:賀先生不在騷年你真的就不敢玩了嗎,你要趁此機會好好鍛煉一下你的膽子啊
評論3:一個人玩更刺激,真的
評論4:要不來YY直播,我們陪你一起?
評論4的建議一出現,大家紛紛站對。
評論7:YY直播的建議不錯,那麼多人陪你一起,騷年你就不會害怕了
評論8:來吧來吧,沒有YY頻道的話我可以借你一個,YY123456
評論9:姐姐們會好好保護你的><
美其名曰是讓袁文樂少一些害怕,但也只能讓大家聽到聲音,畫面都看不到無法感同身受。評論的真實心思,昭然若揭。
袁文樂到底還是被慫恿了,他也手癢癢地想繼續玩下去了。於是,他借了123456這個房間,發微薄表示自己要直播恐怖遊戲了。
袁文樂進去YY房間的時候,立刻被抱上了麥序,白馬甲一下子變成了橙色的。袁文樂開麥說話了。
“額,現在寢室裡就我一個人,我把遊戲打開了。哎呀音樂好恐怖><”
YY房間已經迅速地集結了1000來號人,公屏也在不停地刷動起來,紛紛鼓勵袁文樂別害怕。
表面意思是騷年你別害怕,深層意思是騷年想叫就叫吧!不得不說,圍觀的妹子們的惡趣味都是一致的。
袁文樂把YY介面縮小放在左邊,又把遊戲介面放在右邊,打開了視頻錄製軟體對準遊戲介面的邊框。
在錄製軟體的321倒計時之後,袁文樂就開始報幕了。
“大家好,我是好少年好少年就是我,謝謝大家在第一期砸的硬幣。我又做了半夜鬼來電第二期,這次沒有賀先生陪同,所以請大家自覺降低音量。好了,我們開始吧。”
第二個關卡高能是比較少的,沒有會躥跳出個人來突然嚇你的地方。但對於袁文樂來說,牆上的影子、像油漆一樣噴出來的血、腳步聲漸進的音效都是可以嚇到他的。
“you bitch”
“fuck”
“臥槽”
……
各種髒話都蹦出來了,出聲效果依舊如第一期一樣蹦得非常色丨情。
袁文樂一叫,公屏也跟著嗷嗷叫。
【公屏】
you bitch,騷年你這只磨人的小妖精~
騷年不哭,站起來擼o( ̄ヘ ̄o*)[握拳!]
你叫得那麼騷,賀先生知道嗎
後面全是滿滿的“你叫得那麼騷,賀先生知道嗎”的複製粘貼。
袁文樂顯然已經無法分神去留意公屏評論了,任由別人來調戲。有些玩過遊戲的人知道前方快高能了在公屏裡預警。
【公屏】
別劇透啊,我要圍觀騷年被嚇哭
騷年應該沒有留意公屏
你們簡直是太壞了
果然,YY裡的妹子們如願以償地聽到了袁文樂的嚎哭聲。袁文樂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地喘叫著“賀先生你快回來啊啊啊”。
賀先生自然是沒辦法回來的。
“我關不掉遊戲了混蛋。”此刻,電腦介面是一雙炯大的佈滿血絲的眼睛盯看著袁文樂,袁文樂早就被嚇得半死了趕忙想關掉遊戲介面,好死不死的電腦居然卡住了!
袁文樂眼睛一閉強制執行關機,也不打算再開電腦了。
半小時的錄製,全都泡湯了,唉。
袁文樂用手機發了一條微博給可能還在YY的妹子們說明了情況。
少年,你的你菊花癢了:電腦強制關機了,直播就到此結束,第二期暫時泡湯,大家晚安
群眾紛紛發來補刀和安慰。
評論1:騷年你確定你睡得著嗎?
評論2:不要看窗外,不要看鏡子,不要回頭看,不要看床下
評論3回復評論2:別嚇騷年了,騷年好好睡一覺吧,今晚嚇得不輕
窗簾是拉上了的,澡也是洗好了的,袁文樂快速地在衛生間放了尿又快速地爬上床,連燈都沒關。他整個人縮在被窩裡給賀瑄打電話。
電話一接通,袁文樂就嚷嚷了起來。“我親愛的室友你快回來,我一個人害怕!”
賀瑄倒也習慣袁文樂的性子了。“你又發什麼神經。”
“我剛才把半夜鬼來電繼續玩下去了嚶嚶嚶我現在很害怕。”
“放小蘋果。”賀瑄確實是在很認真地出主意。
袁文樂翻了翻白眼,無語了。“我手機流量用完了,下不了。”
“那我也沒辦法了。”
“快點,唱首歌來哄我睡覺。”
額,那邊靜默了三秒,然後就無情地把電話給掛了。袁文樂正要破口大駡一番,緊接著,短信來了。
賀瑄:枕頭下的ipad裡有小蘋果。還有,膽子小就別玩恐怖遊戲了。祝你今晚睡的愉快
這看似夾雜關心又有點冷嘲熱諷的話讓袁文樂不知道是該哭還是笑了。總而言之,袁文樂連帶著被子撅起著屁股,轉了個方嚮往隔壁賀瑄的床鋪挪去,果然在枕頭下找到了賀瑄的ipad。
聽小蘋果睡覺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至少那炫動的旋律不會讓人那麼害怕了。袁文樂把ipad放進被窩裡,將音量最小化到一格,伴著音樂和燈光睡覺了。


第3章 認親
袁文樂知道自己在B站貼吧被掛是一位經常在自己微博下評論的妹紙艾特了自己。
水太多要淹死了:太氣憤了,扒到開貼樓主的大號了,也是位恐怖遊戲的實況主,在貼吧發帖出來黑騷年是赤丨裸裸的嫉妒吧。人在做天在看,nozuonodie@少年,你菊花癢了[連結位址]騷年不要在意這些,我們會永遠支持你的
其實這位妹子如果沒有艾特他的話,袁文樂並不知道自己會被掛,不過也是看妹子好心,於是轉發了她的微博,讓她稍安勿躁。
少年,你菊花癢了:額,沒事啦,眾口難調。不要因為莫名其妙的事影響自己的心情。//水太多要淹死了:……[轉發]
袁文樂是比較淡定的,看過不少B站的視頻,哪次沒有圍觀彈幕對掐過。
袁文樂隨手打開連結,想看看自己到底怎麼被黑了。
【那個叫少年,你菊花癢了的up主】
樓主:突然就火起來了,有點莫名其妙的,一聽視頻都是在叫,還找室友麥麩,只有一幫腦殘腐女會覺得萌。既然想火我就發個帖子讓他好好火一下
1L:我覺得那位up主叫的挺好聽的,至少娛樂了大眾嘛
2L:叫得很假,總覺得是故意的
3L:有本事你裝一個嚇哭試試看,up主都嚇哭了好不好
4L:樓主你別地圖炮腐女啊,不是每個人都萌這種的
5L:那視頻我看了挺不錯的,樓主你有本事爆自己ID啊,不然我絕對懷疑你是在嫉妒
……
9L:慕名去聽,那聲音,我聽了表示都快硬了
12L:就是,那位up主聲音那麼好聽,福利造不造啊
回帖自然是一部分支持樓主,一部分挖苦樓主閑的蛋疼的,但是借由這個帖子讓袁文樂的視頻點擊又上升了。沒有圍觀過這視頻的人看到那帖子總是會好奇想去瞅瞅視頻,於是,那帖子漸漸地反而變成了安利貼。
至於後來,樓主的大號ID被曝出來完全是微博妹子的傑作。出於嫉妒把人掛了倒是也能理解,因為袁文樂只發了一個視頻就紅了,而那位樓主勤勤懇懇地發佈了不少視頻卻無人問津,這也難以讓人服氣。
袁文樂再次打開微博評論看到留言的時候有點覺得莫名其妙,簡直看不懂她們說什麼。
評論1:果然,騷年你的真愛是賀先生@賀X
評論2:我真以為你和賀先生是好基友來著
評論3:賀夫人你好=3=
評論4:賀先生簡直太威武了騷年我好嫉妒你
評論5:看視頻的時候就覺得騷年和賀先生的互動很萌呢
……
什麼情況=皿=
每一條都在說賀瑄,袁文樂好奇地打開了賀瑄的微博主頁。他知道賀瑄那微博好久沒用了基本就是擺設。
沒想到居然更新了。
賀X:不是麥麩,就是秀恩愛,請別搞錯了謝謝^_^[截圖]
截圖內容就是掛袁文樂帖子的首樓,賀瑄專門挑樓主說的“還找室友麥麩”這句話來反駁,簡直霸氣側漏啊。
在視頻裡兩人沒有明說關係,袁文樂介紹的時候說是室友,那兩人共麥也是正常的。有人只以為是好基友,也有人會自己腦補成CP。但雖腐了些他們也有分寸,只會在二次元YYCP一下滿足自己的腦補。天知道這兩人居然真是CP,熱血沸騰了好嘛!
現在再去重溫視頻,賀先生簡直是寵溺攻啊,那溫柔的語氣簡直讓人噴鼻血了。怎麼之前完全沒往這層面去想呢,還以為是友誼深厚的基♂友情呢。
Tag裡的夫夫檔也很好地驗證了它的真實性。
好吧,賀先生居然為自己抱不平了,還更新了長年長草的微博。不就是秀恩愛嘛,袁文樂表示自己也會,膩歪死你們。
少年,你菊花癢了:賀先生真牛逼啊[大拇指]愛你[愛心]//賀X:賀X:不是麥麩,就是秀恩愛,請別搞錯了謝謝^_^[截圖]
評論跟著瞎起哄了。
評論1:叫聲老公來聽聽—腦補賀先生的心聲
評論2:洗乾淨了等我回來—腦補賀先生的心聲
評論3: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負—腦補賀先生的心聲
袁文樂喜滋滋地給賀瑄打電話,才幾天沒見就很想他了,雖然昨天才通過電話。賀瑄很快就接起來了,袁文樂非常肉麻地喊了一聲。
“老公~”
平時袁文樂多叫賀瑄賀先生,這還是第一次叫那麼親昵的,對面的賀瑄有些被嚇到。
“你闖什麼禍了?”
“沒有啊。”
“那就是神經搭錯了。”
“喂,我這麼親熱的叫你你怎麼一點都不感動啊!”
賀瑄輕笑了一聲,然後說:“肉麻。”
哈哈,袁文樂察覺到賀瑄居然羞澀了!
“你什麼時候回來,我一個人又寂寞又害怕。”
“再過兩天,膽子小就別玩恐怖遊戲。”
袁文樂乖乖地應下了,但是是有條件的。
“嗷,那你回來後陪我玩半夜鬼來電,這次換我圍觀。”
賀瑄沒有袁文樂的膽小,自然就應下了。
賀瑄要去接受培訓了,袁文樂只好戀戀不捨地結束了和賀瑄的電話。電腦進入了屏保,袁文樂碰了碰滑鼠,發現微信裡有人私信他。
松鼠:我是B站的up主松鼠,可以認識一下嗎?
袁文樂首先在B站搜了一下這個ID,發現這位松鼠主頁都是一些……比較幼稚、大眾的遊戲實況。
比如飛行棋、你畫我猜、少女遊戲之類的
粉絲數有2萬。
大神呢。
袁文樂又點開了第一個視頻,差點沒激動地跳起來。哇塞,這聲音簡直弱受啊,比自己還弱!袁文樂一邊想著松鼠加自己的理由,一邊回復他。
少年,你的菊花癢了:可以啊
松鼠:冒昧打攪了,我看到你微博資料上填的是W市W校的
少年,你的菊花癢了:(⊙﹏⊙)是啊
袁文樂想著不會那麼巧吧。
松鼠:我也是W市W校的,今年大一,所以就來認親了=3=
還真那麼巧。
少年,你的菊花癢了:好巧!我大三了,學弟,我們加個QQ好友吧
因著是校友,兩人互加了好友,很快就熟絡了起來。甚至袁文樂和松鼠當天就在學校面基吃了頓晚飯。松鼠本名成周,不過袁文樂還是叫他學弟。成周邀請袁文樂一起錄玩兩人合作闖關小遊戲,袁文樂應下了,反正短時間內是碰不了恐怖遊戲的了。
袁文樂回寢室,兩人做好準備後就連線進行遊戲。首先先選擇人物,很卡通迷你,恰好有只松鼠小動物,成周自然是選了這個。袁文樂就選了個戴著頭盔的宇宙人。
“大家好,我是松鼠,今天還邀請了另一位up主和我進行遊戲實況。學長,跟大家打一下招呼吧。”
袁文樂立刻拿出作為學長的氣場來。
“大家好,我是好少年好少年就是我。”
遊戲很簡單,兩個人合作闖關吃鑽石,在限定的時間內到達出口即可進行下一關。
這類遊戲和小時候玩的超級馬里奧差不多,玩起來不是很費勁。兩人合作,勢必要增加一些互動,否則視頻就沒趣了。
於是,兩個小受趕緊互動起來。
“學長你快拉我一下。”
“學弟快跳下麵那條路,啊哦,我死了。”
“學長你水準好菜啊哈哈。”
“哼唧。”
……
視頻錄製結束了,成周又再次表示了感謝。
賀呵呵:你來勾搭我不會就是讓我陪你玩遊戲的吧
松鼠:才不是
賀呵呵:[摳鼻]這些遊戲真幼稚
松鼠:><我喜歡這些小遊戲,我今天能把視頻處理好然後投稿
賀呵呵:好的,辛苦了><
袁文樂覺得小學弟真是萌,長得也很可愛。
袁文樂洗完澡出來,看了看時間還早,於是默默地點開小遊戲進入單人模式,也不知道剛才是誰嫌棄這遊戲幼稚的,自己玩起來倒是不亦樂乎了。
作者有話要說:
怕被和諧,換個書名吧_(:3」∠)_


第4章 賀先生回來了
因為明天是週末,袁文樂可以睡懶覺了。一覺睡到自然醒的時候,他迷迷糊糊地從梯子上下來,然後往衛生間走的路上被什麼東西給絆住了。
他低頭一看,這不是賀瑄的行李箱嗎?
難道=皿=
他再一看自己的書桌,上面放著一杯豆奶和一個飯團。抬頭望去的視線裡看不見人,那就只能在……
袁文樂興奮地推開了衛生間門,在看到賀瑄的背影時果斷地跳到他背上,穩穩當當地掛在了賀瑄身上狂親了幾口脖子。
“賀先生,你怎麼回來了?!”原本說的是兩天,但是賀瑄提前一天回來了。
“你先讓我穿一下褲子。”
袁文樂低頭看了看賀瑄的情形,然後默默地從他身上下來。
賀瑄拉好拉鍊洗了洗手,才回答道:“本來還有慶功宴的,不過我跟老師說有事提前回來了。”
袁文樂摟著賀瑄的脖子撒嬌道:“是想我了才回來的吧。”
賀瑄直接就著姿勢把袁文樂扛出了衛生間。
“別自戀。”
“承認想我了有這麼難為情嗎?”袁文樂溫柔地擰了擰賀瑄的手臂就特別傲嬌地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了。
在看到松鼠艾特自己的微博後,袁文樂又把在網上認親認到了可愛學弟的事分享給了賀瑄。
賀瑄哦了一聲,皺皺眉頭。“先把早飯吃了,別只顧著玩電腦。”
“恩。”
袁文樂把早飯解決掉後就招呼著賀瑄陪他玩遊戲。今天天氣是陰天,寢室拉上窗簾,也很有晚上的氣氛了。
賀瑄被袁文樂摁到了位子上,袁文樂自己搬了賀瑄的椅子坐在旁邊,幫他把遊戲點到存檔的地方。“來來來,今天你是主角,交給你了。”
賀瑄什麼都沒說,動了動滑鼠,繼續遊戲。
“你忘了報幕了。”在袁文樂的催促下,賀瑄說道,“我是賀先生。”袁文樂也趕緊加了一句,“我是我是好少年好少年就是我。”
作為旁觀者的袁文樂,已經開始用手捂著眼睛開出一條縫偷偷看著。但玩了一會,賀瑄實在是太淡定了,全程沉默不語。這視頻顯然是不合格的,於是只好又換回袁文樂自己玩了。
姑且算是有過之前兩次的經驗,袁文樂破罐子破摔了,盡是選可能高能的選項。不作死就不會死,賀瑄在旁邊放好的溫水派上了給袁文樂潤喉嚨的用場。
袁文樂說話的聲音已經挺沙啞的了,賀瑄就提醒他可以結束了,袁文樂撐到了三十分鐘正好做完這個關卡才致結束詞。
短短的半小時,已經讓袁文樂虛脫了。嫌棄桌子靠頭太硬,袁文樂就在賀瑄肩膀上趴了會。
袁文樂的頭髮搔刮著賀瑄的臉頰弄的他癢癢,賀瑄低頭就能看到袁文樂白皙的脖子。其實剛才在旁聽袁文樂發出的柔弱無力的喘息聲時,賀瑄的內心就變得狂熱zao動了。
他微微低下頭,咬了一口袁文樂的耳垂。袁文樂輕喘一聲,從賀瑄的肩膀上離開,和他四目相對之間,主動地和賀瑄吻了起來。
賀瑄靈活地撬開袁文樂的牙關,勾住他的舌纏mian,兩人wen得火花四濺。渾然忘我。
賀瑄用著低沉的聲音在袁文樂的耳邊威脅道,“下次錄視頻的時候不要叫得那麼sao,很勾人。”
賀瑄壓低聲音說話更顯溫柔的聲音更是讓袁文樂聽了難耐地吞咽了口口水。他咧嘴一笑,極盡誘惑道,“賀先生,你剛才說話的聲音,也很勾人。”
清亮的嗓音中,含著沙啞。賀瑄稍微平緩了口氣,說道,“寢室門關上了。”
袁文樂皺了皺眉頭。“怎麼又是這裡,寢室的床太小了。”抱怨雖抱怨,不過還是非常主動地爬上自己的床鋪,把被子扔到了賀瑄的床位上以便於騰出空間。他雙膝半跪在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賀瑄,笑得神采奕奕,伸出食指朝男人勾了勾。
“賀先生,快來暖床。”
……
袁文樂這一覺是睡到了下午,賀瑄人不在寢室了。打了電話才知道他去輔導員那裡了。
袁文樂把自己錄製的壓縮投稿到了B站,截了張視頻正在審核中的截圖發到微博。他又看了看自己微博的首頁,發現成周更新了一條微博,語氣好像有點不對勁。
松鼠:不喜歡我視頻的人可以右上角點叉,沒必要聽下去找罪受
袁文樂還是看了下面的評論才知道是什麼情況的。
評論1:有些人真過分了,非得刷彈幕找存在感
評論2:我們就是喜歡看松鼠的視頻,我們就是萌松鼠的聲音,那些在彈幕裡刷娘娘腔人身攻擊的真是夠了
評論3:摸頭,小松鼠別理這些人
評論4:@三七你媳婦兒被人欺負了你管不管
評論5:@三七快來安慰我們的小松鼠
對於三七,袁文樂是看過他視頻的。三七實況恐怖遊戲,但是卻以搞怪的形式介紹,讓恐怖指數大減。這種形式的實況對於膽小的袁文樂來說簡直是福音啊,看三七實況簡直就是享受,看完讓你完全懷疑那絕壁就不是恐怖遊戲了。
三七的聲音,也是一大加分點,他的本意是雄渾的攻音,帶著播音腔,至少有0.8。但他會偽音,下至正太上至老爺爺完全是遊刃有餘,視頻裡的配音他一人包辦完全不成問題。
沒想到,玩小孩子般遊戲的松鼠會和三七有交集。袁文樂猜想媳婦兒這名稱大概是粉絲自己YY腦補的吧。點開三七的主頁,發現他最新的那條微博就轉發了松鼠。
三七:愛看不看,滾一邊去//松鼠:松鼠:不喜歡我視頻的人可以右上角點叉,沒必要聽下去找罪受[轉發]
不愧是總攻,說出來的話完全不把黑放在眼裡。從三七微博轉發的數量也有百來條,既有圍觀秀恩愛的也有真心實意安慰松鼠的。
袁文樂也轉發了松鼠的微博以示鼓勵。
少年,你菊花癢了:我們松鼠多可愛啊,你們別欺負他//松鼠:松鼠:不喜歡我視頻的人可以右上角點叉,沒必要聽下去找罪受[轉發]
但袁文樂底下的評論卻都是在說“受受戀是沒有前途的”“放開小松鼠讓三七來”“你英雄救美賀先生知道嗎”之類的。真是的,他可是真心實意在安慰學弟呢。
成周大概是知道了袁文樂轉發的微博,在QQ上戳他了。畢竟公開站對可能會替對方吸引不少火力,大神腦殘粉多黑們不敢惹,小透明總是可以對付的。
松鼠:學長不好意思,你沒生氣吧
賀呵呵:啊?我為什麼要生氣?
松鼠:原來你還沒看過視頻,大概因為我連累你也被黑黑們罵了,很抱歉,還有感謝你在微博上替我說話
原來問題是出在兩人實況的視頻裡啊,袁文樂確實還沒有去圍觀過。
賀呵呵:沒事,不用理會那些人,而且學弟本來就很可愛><
松鼠:捂臉
賀呵呵:話說,你和三七……
袁文樂沒有直說但也知道成周能看的明白,他其實也是有點小八卦的。畢竟剛和這可愛的學弟認好親,如果又是同道中人那豈不是太有緣分了。
成周對袁文樂倒是也沒有保留。
松鼠:恩,我和三七在一起了,不過還沒有公開。你也知道的,我黑挺多,怕給三七帶來麻煩
賀呵呵:可是我看微博下面有不少人在刷你是三七的媳婦兒
松鼠:[捂臉]這個正常,我和三七一起遊戲實況過,所以直接有人把我們YY成CP了。唔,三七的CP還挺多的_(:3」∠)_
賀呵呵:摸頭,看起來有點心酸,我以後不會在你面前秀恩愛的=3=
松鼠:╭(╯^╰)╮
作者有話要說:
小學弟和三七的文也會開個坑,名字對稱《up主你長那麼可愛,三七知道嗎》


第5章 完啦
袁文樂的遊戲視頻已經審核通過了,他戳進去的時候已然有1000多個彈幕了。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次,他提前鎖了tag,免得那幫搗蛋鬼們亂加些什麼。只是,彈幕內容似乎不受他控制,比起第一期來更瘋狂了。
up主你叫得那麼騷,賀先生知道嗎?
up主你居然鎖了tag,有什麼好心虛的
還是YY那次直播的亮點更多啊,這次叫的好少,真的沒有剪嗎!up主別羞澀!
求下載
http://pan.baidu.com/share/initshareid=1234567&uk=1234567
臥槽,up主你叫得那麼騷,賀先生知道嗎?
……
滿滿的都是刷“up主你叫得那麼騷,賀先生知道嗎?”,這幫人簡直是太瘋狂了。袁文樂適當得清理了一下彈幕,免得影響還沒觀看的人。
賀瑄叫袁文樂來食堂吃飯,袁文樂懶得換衣服不肯挪步死皮賴臉地讓賀瑄給他打包外賣。在賀瑄還沒回來的時候,他先洗了個澡。洗完的時候,賀瑄已經回來了,坐在他位子上戴著耳機在聽什麼東西。
“在聽什麼呢?”袁文樂也湊一腳地從賀瑄那裡奪走耳機戴在自己耳朵上,結果又立刻取下來了,表露出一種不忍直視的神情。“當我什麼都沒聽到吧。”
袁文樂聽到的聲音是自己的嬌喘聲,大概是從他視頻裡截取出來的。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整個音訊大概都是他的叫聲吧。
賀瑄說道:“從發過來的郵箱下載的。”
“這後期剪輯的真是太強大了。”不會又是那水太多姑娘吧,這姑娘夠全能的。
“素材選擇多做起來就很簡單。”
袁文樂怎麼可能聽不清這話裡的意思,自己叫的那麼奔放,某人不樂意了唄。真是的,當初他不就在旁圍觀嗎,這會彆扭個什麼勁。
“我也不是故意的,本能使然啊。”袁文樂繼續解釋道,然後又嘀咕了一聲,“誰讓我膽子小呢。”
賀瑄沒有再繼續說什麼,把位子讓給了袁文樂,自己去洗澡了。袁文樂嚼了幾口飯,就去騷擾小學弟去了。
賀呵呵:小學弟,在幹嘛~
成周好像在忙,隔了一會兒才回復過來。
松鼠:在和三七玩五子棋
賀呵呵:錄實況嗎?
松鼠:不是,日常活動0v0
賀呵呵:可以圍觀嗎﹁_﹁
松鼠:可以啊
反正也沒事幹,袁文樂順著成周QQ頭像下面的連結直接傳送過去了。圍觀了幾局,也不知道是不是三七故意放水,他回回都輸。以袁文樂對學弟的瞭解,他是很單純一根筋的,不像是那麼機智的人。
當然,這個形容是沒有帶任何貶義的。
賀呵呵:三七大神,你好菜哦
袁文樂在聊天框裡打字,成周先回了過來,很是得瑟。
松鼠:是我比較厲害~\\\\(≧▽≦)/~
三七:……
賀呵呵:三七大神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嗎,不要因為學弟是你媳婦兒你就讓著他啊!
三七:沒有=。=
松鼠:三七,學長,這盤下好結束了,我要去吃飯了
三七:好
賀呵呵:恩恩
最後一局,依然是成周贏。成周很快從頻道裡退出了,袁文樂立刻搶了成周的位子。
賀呵呵:大神我們來切磋一下吧
三七:……
袁文樂點了開始,三七那邊也作好了準備。幾輪棋子落下來,一看局勢,袁文樂就知道自己輸定了。
果然,三七和學弟玩的時候完全就是在放水,小學弟還天真地以為是自己厲害呢。
袁文樂在聊天區強烈要求三七給自己手下留情,他分數都快變負數了。
三七說:我早就負了=。=
袁文樂右鍵一看,差點沒笑噴出來。三七的飛行棋分數到目前為止是-250,這必然是讓出來的結局了。

袁文樂還挺較真的,賀瑄出來的時候他趕緊換他上了。他們家賀先生的智商怎麼說也比自己高吧。
兩人幾盤輪流下來,棋子都快鋪滿了都還沒定出勝負。三七也察覺到對手的不對勁了。
三七:換人了吧=。=
賀呵呵:你又知道
三七:水準明顯上升了一個檔次
賀呵呵:喂!(#`O′)
三七:你也就和周周玩差不多了
賀呵呵:呵呵,小心我截圖哦﹁_﹁
三七:截吧,如果你想破壞我倆感情的話
袁文樂算是見識到了三七視頻那獨特的風格完全源於本人變態的性格了。最後的結局是平局3次,三七贏2次,賀瑄贏1次。
袁文樂表示不開心。
賀瑄說他像小孩子一樣,玩個五子棋都這麼較真。袁文樂負氣地垂打了賀瑄幾下。此外,袁文樂還接到了一個通知。
賀瑄的媽媽讓兩人明天回家去吃飯,袁文樂苦叫連連。“我不要!”
兩人的關係早已在在賀瑄父母面前公開了,婆媳關係也安穩。但袁文樂對於賀媽媽的熱情有些招架不住。
“都怪你跟咱媽說讓她做那些我不愛吃的菜,上次媽給我夾了好多,你知道逼自己吃不愛吃的東西有多痛苦嗎!”
“不挑食就可以了。”
“這也是本能使然啊,大哥。”
“所以讓咱媽治治你挑食的毛病。”賀先生如是說。
╥﹏╥
袁文樂在早上醒來的時候,賀瑄又不在了。打電話過去又是在輔導員那邊,說好中午之前會回來一起回家。
賀先生,你連週末都那麼忙嗎?!袁文樂怒吼。
賀瑄家袁文樂早已來了N次了,賀媽媽對袁文樂無比熱情和喜愛。袁文樂太瘦以至於賀媽媽總是想給他好好補補。
如往常的,碗裡放著的都是自己不愛吃的菜。吃倒是也可以吃,又不過敏,但是袁文樂挑食沒辦法,總覺得這些東西影響自己的食欲。
袁文樂余光中白了賀瑄一眼,然後米飯混著一塊牛肉咽進了嘴裡。
一雙筷子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賀瑄從袁文樂的碗裡夾了一大把放到自己的碗裡。賀瑄是要幫自己吃掉,袁文樂露出笑容燦燦的表情。可惜這幅場景被賀媽媽瞧見了。
他指責賀瑄道:“賀瑄你別跟樂樂搶,要吃自己夾,樂樂你多吃點。”說完,賀媽媽又很好心地給袁文樂添菜了。
吃完午飯,回到臥室,袁文樂整個人都倒在床上了。賀瑄進來,他嚷嚷道:“我快撐死了。”
賀瑄坐在袁文樂旁邊,給袁文樂揉了揉肚子。袁文樂舒服地蜷縮成一團,享受著賀瑄的伺候。
“賀先生,下次讓媽做點我愛吃的吧,我求你了。”袁文樂可憐兮兮地撒嬌道。
賀瑄揉了揉他的頭髮,打包票道。“沒問題。”
袁文樂在床上養精蓄銳後蹦起來又生龍活虎了,他打開隨身帶過來的手提電腦,在賀瑄洗頭出來的時候招呼他過來一起玩遊戲。
賀瑄無動於衷地坐在床上,用幹毛巾擦著頭髮。
袁文樂轉了轉椅子對著賀瑄的方向,雙手交叉環在胸前,作出一副我很不高興的樣子。可惜賀瑄低著頭沒有看到袁文樂的表情。
直到抬起了頭來,才發現袁文樂一直瞪著自己,怒目而視。
賀瑄微微一笑,說道。“不用玩了,後面的通關我都幫你打好了,直接出結局了。主角沒掛。”
“臥槽!”袁文樂一聲驚呼,迅速點開自己在B站的空間主頁,猛然發現多出了兩個新視頻。不是自己上傳的,可不就是賀瑄嘛。帳號密碼以兩人的親密,就算袁文樂沒給和賀瑄說,賀瑄也猜的出來。
發佈時間是在兩人回家之前,所以即使之前袁文樂在寢室裡掛著微博和QQ,賀瑄還沒發他也不知道會搞這一出。
袁文樂點開了最後一期視頻,彈幕表示也很鬱悶。賀瑄像模像樣地在開頭介紹了一下自己,說後面的視頻都將由他一個人來完成。對於賀瑄的聲音聲控是表示滿足的,但賀瑄只是全程操作並不說話,這視頻看下來簡直太無聊了。
彈幕表示要聽聲音要圍觀基情。無奈這視頻只是按照既定的情形繼續發展下去。
所以這就是賀瑄上午不在寢室的原因?還說在導師那裡,估計是自己找了個地方在悄悄玩遊戲吧。這小動作,袁文樂覺得也挺可愛的。
袁文樂慢慢接受了賀瑄搞的這一出,笑意吟吟著。“賀先生你簡直一鳴驚人啊,吃醋了就直說啊。”
賀瑄沉默不語。
“你真是可愛死了。”袁文樂奔過去親了一下賀瑄的嘴巴,然後又坐回到位子上。“服了你了,滿足你就是了。”
袁文樂點開網頁發了條微博。
少年,你菊花癢了:哈哈,鑒於某位賀先生對於我做恐怖視頻不樂意或者說是吃醋了,所以以後我不往這方面發展了,我要向松鼠學習=3=讓我們永遠都保持一顆童心吧
可想而知,微博底下該會是嚎哭一片吧。
<完>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撒花!*★,°*:.☆\( ̄▽ ̄)/$:*.°★* 。
現代 | 留言:0 |
<<《穿書》哥哥是海怪,腫摸破?! by 林佩 (面攤高貴冷高上略中二攻 二貨穿越受& 酷炫妻奴攻 健氣踏實受) | 主页 | up主你長那麼可愛,三七知道嗎? by 惑戳戳 (溫柔腹黑攻 可愛呆萌受 攻寵受 溫馨)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