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櫃

藏書用的私人小窩~

奧特曼和小怪獸 by 阿瑞 (奧特曼攻x軟萌小怪獸受 溫馨萌短篇)

每一個成功的奧特曼背後都有一隻默默挨打的小怪獸。


從前,有一隻小怪獸叫賤賤,他和媽媽住在一起。
他的理想是:長大了讓奧特曼打。
於是......


番外:小怪獸賤賤的故事

超級可愛的小怪獸
(一)
「媽媽,媽媽,」小怪獸問,「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呢?」
正做飯的怪獸媽媽和藹地問:「幹嗎想長大呀,做媽媽的乖寶寶不好嗎?」
「長大了我就能讓奧特曼打了。」小怪獸一臉的憧憬。


(二)
「媽媽,媽媽。」小怪獸興奮地跑進屋,「我考上啦......」
正做飯的怪獸媽媽穿著圍裙迎出來:「你考上什麼啦,兒子。」
小怪獸滿臉的幸福:「我考上『替身演員』了,一級棒的。」
「你真了不起,兒子。」怪獸媽媽說,「不過,替身演員是幹什麼的呀。」
「就是給與奧特曼對打的怪獸當替身,媽媽,以後你從電視上看到的每一隻被奧特曼打的怪獸都是我喲。「


(三)
「哎喲,兒子,你幹什麼呢?!」買菜回家的怪獸媽媽看見小怪獸用根繩子拴著自己的尾巴倒掛在門框上晃晃蕩蕩。
她趕緊放下菜籃子跑過去扶住小怪獸:「你不疼嗎?」
「不疼。」小怪獸咬牙,臉控得已經發紫:「今天拍戲時奧特曼抱怨我的尾巴太短,他拽著摔我時不好使力氣。我準備把它抻長一點兒。」


(四)
小怪獸抽抽搭搭地回到家。
怪獸媽媽迎出來,看見兒子成了熊貓眼,鼻子也流血了。
「誰欺負你了,走,我找他家長去。」
小怪獸搖頭,張開緊攥的兩隻手,裡面各有半個鹹蛋。
「媽媽,這是奧特曼卸妝時親手摘下來遞給我的,讓我敷眼睛。」小怪獸在媽媽圍裙上蹭蹭淚水,「我感動得哭了一路。」

 
(五)
怪獸媽媽抱怨:「剛穿上的褂子呀,怎麼弄得又是泥又是土的。」
小怪獸邊脫衣服邊回答:「我今天和奧特曼照相來著。」
「是嗎?」怪獸媽媽撿起衣服扔進盆裡,「照相不是要穿得乾乾淨淨嗎?」
「有一群粉絲要和奧特曼拍點有特色的照片,就把我叫過去讓奧特曼踩在腳底下,」小怪獸歉意地笑笑,「所以衣服就弄髒了。對不起,媽媽。不過照片很漂亮的,奧特曼神氣極了,她們答應給我寄來一張。」

 
(六)
「兒子,吃飯了。」
小怪獸嚥了口口水,目不斜視地從飯桌前走過,回自己屋裡去。
怪獸媽媽奇怪:「我做了你最喜歡的紅燒肉,怎麼不吃呢?」
小怪獸坐在桌邊擺弄奧特曼的玩偶,說:「今天導演說,我個子長得太快了。原來奧特曼能把我扔出5米,現在只能扔3米了。他說,如果我再重下去,他就不要我了。」


(七)
「兒子,腿有傷就別老亂動,當心摔倒,快到床上躺著去。」怪獸媽媽追過來。
小怪獸一手拄著拐,一手拎著抹布,笑道:「沒事,媽,我就擦擦桌子。」
「又沒有外人來......」怪獸媽媽說了一半,把另一半嚥回去,偷眼看看兒子臉色。
小怪獸認真地擦著:「萬一,萬一有人來呢?」
怪獸媽媽歎了口氣。

 
(八)
「兒子,隔壁鬧鬧奶奶說鬧鬧最喜歡奧特曼了,問你能不能給他要個簽名回來?」怪獸媽媽跟小怪獸說。
「行。」小怪獸點頭答應。
第二天果然拿回了簽名照片。
第三天,怪獸媽媽為難地問兒子:「苗苗媽知道了,也想給苗苗要個簽名,能行嗎?」
「行。」小怪獸又點頭。
再後來,天天爸,點點姑姑一幫人紛紛來找怪獸媽媽。
怪獸媽媽不得已跟兒子說:「要不然你一次讓他多簽幾張吧。」
小怪獸低頭躊躇半天,低聲說:「排一次隊只能簽一張。」
怪獸媽媽張大了嘴,「為什麼你不......"
「我說不出口......」小怪獸紅了臉。

 
(九)
小怪獸在照鏡子,頭上短短的毛被打濕了水,一會兒梳成偏分,一會兒梳成中分。
怪獸媽媽端著早飯走過,被他叫住:「媽媽,我這樣好看嗎?」
怪獸媽媽瞇眼睛上下打量,「好看,我兒子什麼時候都好看。怎麼想起來打扮呢?」
「昨天,奧特曼誇我了呢。」小怪獸繼續對著鏡子擺弄頭髮。
「哦,他說什麼?」
「他說我像個大人了。」小怪獸在鏡子裡咧嘴,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十)
小怪獸身上糊滿了粘唧唧的蛋糕,頂著熊貓眼回家了。
「咦,你不是去給奧特曼過生日了嗎?」怪獸媽媽很奇怪。
「對呀。他們叫我藏在大蛋糕裡,等奧特曼吹蠟燭的時候跳出來嚇他。」
「那你的眼睛......」
「奧特曼說他條件反射......,不過他後來拉我起來了呢。」


(十一)
天台上,夏夜的風溫暖而輕柔。
小怪獸用力推倒一塊木板,小聲地發出一聲吼:「嗷,我要吃掉你!!」
然後他迅速地閃到另一塊木板背後去,蹲下來伸出雙臂,輕聲尖叫:「救命呀,快來人呀。」
下一秒他跳起來,後退幾步加上助跑騰空而起,做天外飛仙狀落下:「住手,我是奧特曼......」
樓體因為震動而顫了一下,樓下有人憤怒地大叫:「誰呀!」
小怪獸吐了吐舌頭,雙手叉腰半天不敢動。
過了一會兒,他才繼續自己的遊戲。他猶豫片刻,又蹲回到木板後面,抬頭仰望星空,他好像看見那個高大的身影就在眼前。
「奧特曼,你來了......」小怪獸就像電視上所有被奧特曼救助的人那樣,顫抖著聲音說。


(十二)
「兒子,聽說你和苗苗去看電影啦?」
「是呀,我帶她去看最新的奧特曼劇場版。」
「苗苗媽媽說你給她講了一晚上的奧特曼。」
小怪獸沉默。
怪獸媽媽猶豫著輕聲說:「兒子,我知道你很喜歡這份工作,不過,下班以後,你也可以做點兒別的。好玩兒的東西很多呀。」
「好的,媽媽。」小怪獸很乖地答應。
在怪獸媽媽關上房門的那一刻,小怪獸輕輕嘟囔了一句:「可是,我的心不會下班呀。」


(十三)
怪獸媽媽得了重感冒,小怪獸給媽媽做煎藥早餐,上班就遲到了。
怪獸媽媽十分自責,擔心了整整一天。
好不容易小怪獸下班回家,還沒等她問,小怪獸就興奮地撲進來大叫一聲「媽媽」,同時把背後藏的東西亮給她看。
一束紅得像火一樣的玫瑰。
怪獸媽媽被嚇住了。
小怪獸眼裡亮晶晶的,「奧特曼知道你病了,不但不讓導演扣我薪水,還拿了花讓我帶給你。」
怪獸媽媽默然接過玫瑰,輕輕撫弄,不小心讓刺紮了手。
小怪獸沒有察覺,還沉浸在幸福之中:「媽媽,他第一次跟我說了那麼多話。」

(十四)
兩個小孩在街邊為誰當好人,誰當壞蛋打成一團。當他們看到經過的小怪獸時,立馬全都變成了奧特曼,豎起十字交叉,向他發起了進攻。
小怪獸配合地手捂胸口,踉踉蹌蹌後退,撞得大樹咯吱咯吱亂響。
小孩興高采烈地邊跑邊歡呼:「勝利嘍,勝利嘍。」
小怪獸笑瞇瞇地擺擺手,剛要走開,忽然對面一輛車快速地向他們駛來,一路狂按喇叭。
倆小孩被嚇到了,呆呆地站在馬路中間,也不知道躲。
就在千鈞一髮時刻,小怪獸衝過去,一手抄起一個孩子。
汽車怪叫著撞在小怪獸腿上停住,司機魂飛魄散之餘,打開窗子大罵:「不要命了你,不要命了你......」
小怪獸動了動腿,把汽車踢得轉了一個身,然後又在它後屁股上踹了一腳,讓司機徹底沒了聲音。
這時候好多鄰居圍了過來,兩個孩子的媽媽慘白著一張臉把他們從小怪獸懷裡接了過去。
人們紛紛圍著小怪獸問他的姓名。
小怪獸不好意思地低著頭,想貼邊溜走。
忽然,一個孩子叫了起來:「我知道他叫什麼。」
小怪獸吃驚地看著他。
「他叫奧特曼!!」孩子大聲說。
小怪獸笑了,他覺得這是他離奧特曼最近的一次。


(十五)
苗苗和小怪獸同坐在台階上吃冰激凌。
苗苗說:「你們演員的是不是都想當導演呀。」
小怪獸伸舌頭在快化了的甜筒上舔了舔,搖頭道:「我想當編劇。」
苗苗笑嘻嘻:「肯定要寫怪獸打奧特曼啦。」
小怪獸索性把甜筒整個塞進嘴裡,一邊倒騰著一邊嗚嗚嚕嚕地回答:「我要寫奧特曼和怪獸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十六)
「我終於成為一個演員了。」小怪獸激動得抱住怪獸媽媽的胳膊,「導演說,他們新招了替身,所以我以後不用再摔跟斗啦,就擺幾個姿勢,還會有特寫鏡頭呢。」
「真的?」怪獸媽媽笑開了花,她真不願意看到兒子每天回來身上都青一塊紫一塊的。

幾天後。
怪獸媽媽發現小怪獸悶悶不樂地趴在窗口。
「怎麼了,兒子?」怪獸媽媽摸摸他的腦袋。
小怪獸回頭勉強笑笑,沒說話。
怪獸媽媽並不多問,轉身要離開。小怪獸忍不住拉住媽媽的圍裙,問:「媽媽,你說為什麼我看到別人和奧特曼抱在一起打架,會那麼難受呢?」


(十七)
「壓、壓,快壓。」幾個人小聲嘀咕著。
「靠,不能吧,所有人都壓一邊,那還賭個屁呀。」有人憤憤地罵道。
「那啥,我壓這邊,不就十塊錢嗎,賭了。」苗苗咬牙道。

小怪獸雙手合十,閉眼,許願。
良久,睜開眼睛深吸一口氣,把蠟燭全吹滅了。
夥伴們鼓掌之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末了,捅了捅苗苗。
苗苗咳嗽一聲,問忙著切蛋糕的小怪獸:「你許的願跟奧特曼有關嗎?」
小怪獸看看她,很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哄......」大家全笑了。
「苗苗你這個傻瓜,哈哈哈哈。」

(十八)
「賤賤,房子是要這麼蓋的。」奧特曼拿起一塊磚壘在牆上。
小怪獸有樣學樣,把手裡的磚放在奧特曼的磚塊上面。
「對啦,你真聰明。」奧特曼讚賞的微笑。

陽光普照,綠草成茵。
鮮花環繞中,一棟小房子在兩人的手中慢慢建起來。

「賤賤,房子裡要有三間臥室。我們住一間,你媽媽住一間.....」
「嗯,還有一間呢?」
「要留給導演......」
「導演???!!!」
「對呀,因為......」

「兒子,快起床,要遲到了。」
怪獸媽媽驚醒了小怪獸的美夢。
在刷牙的當口,小怪獸還在思索:為什麼要留給導演呢?
下次做夢一定要問清楚。

(十九)
「媽媽,新替身辭工不幹了。」小怪獸說。
怪獸媽媽看著兒子臂上、身上的青腫,心疼的不得了,「導演又要你去當替身?」
小怪獸點頭,「是啊,不過是明天。」
「那今天的傷是怎麼弄的?」
「那個替身嫌導演給的錢少,堵著門口罵了一天,還寫了好多難聽的話貼在片場門口。」
「後來呢?」
「後來我就去把罵奧特曼的那些撕掉了。」
「啊?再後來呢?」
「再後來,就這樣嘍......,他有三個兄弟呢。」

(二十)
電視上正在播出「如果我是奧特曼」節目。
「讓我給大家介紹一個特別的奧特曼,」主持人擠眉弄眼地擺弄著手裡的一張信紙,「我讀給大家聽聽:如果我是奧特曼,我看到怪獸不會馬上就去打他,我會和他聊聊天,也許,怪獸他是因為想做遊戲才去推到樓房的,也許,他是因為孤單才會去追小朋友的,也許,他最想見的人就是奧特曼......」
「哈哈哈哈哈,」片場的人都隨著主持人的怪腔怪調嬉笑起來,「好傻呀。」
只有小怪獸沒有笑,他躲在人群後面,窺視著奧特曼的神態。
奧特曼的微笑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過了兩天,怪獸媽媽收到了「如果我是奧特曼」節目寄來的一個好大好大的奧特曼玩具。
她搖頭歎息:「這孩子......」


(二十一)
電視台的話筒伸到奧特曼面前:「奧特曼,假如你只能再活三天,你會怎麼做?」
奧特曼鏗鏘有力地回答:「我會繼續和危害大眾的怪獸們戰鬥,把他們一個一個都消滅掉,直到我生命的最後一刻。」
場下配合地響起了一片掌聲和叫好聲。

話筒又伸到了觀眾席,「你,如果是你呢?」
小怪獸忘了導演事先教過的對話,全部心思都沉浸到奧特曼只能活三天這個假設中去。
「我,我,我.....」他「我」了半天,弄得主持人不耐煩,轉向了別的觀眾。

「我要做他最後打死的那隻怪獸,這樣,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小怪獸低低聲音自言自語。
「可是媽媽呢,媽媽怎麼辦呀。」媽媽慈愛的笑容浮現在眼前。
小怪獸心裡真是難過。
他的眼裡漸漸浮起了淚光,霧濛濛地望向台上接受歡呼的奧特曼,喃喃地說:「對不起,對不起。」

(二十二)
片場。
一群小得不能再小的小配角們聚在木箱子周圍吃飯。
小怪獸帶了幾個包子,怪獸媽媽包的,皮薄餡大,一個個很富態的樣子。
小配角們人手一個,正待開嚼,奧特曼突然溜躂過來。
大明星受到了熱情的接待,小配角們紛紛站起來打招呼:「曼哥,吃了嗎?」
奧特曼漫不經心地點頭,忽然看到包子,眼前一亮:「喲,什麼餡兒的?」
「野菜餡兒,您嘗嘗?」說完以後,那人看著自己手裡的半個包子,覺著有點兒不對。
奧特曼還真想嘗嘗,掃了一圈,也就小怪獸手裡還有個完整的,於是他不客氣的衝他伸出了手。
小怪獸被嚇到了,幾乎是哆哩哆嗦地把菜包子交了出去。
奧特曼繳獲了一個包子,一邊嚼著一邊心滿意足地走了,留下小怪獸看著自己油汪汪的左手發了半天呆。

(二十三)
怪獸媽媽把飯盒遞給小怪獸,同時歎了口氣:「韭菜餡兒包子。」
小怪獸接過來的同時小心翼翼地看看她的臉色,陪笑道:「媽媽,我今天早回家和您一起包。」
怪獸媽媽更深地歎了口氣,無可奈何地問:「你天天吃,不膩嗎?」
小怪獸堅定地搖搖頭:「不膩。」

奧特曼受到各種各樣包子的引誘,習慣了每天中午都去小配角們吃午飯的角落溜躂一圈。
沒過多長時間,奧特曼嗜吃包子的美名流傳開來。
於是,他化妝間門口傳統的玫瑰花換成了一屜屜製作精良的小包子,還有美女做包子的照片喲。

(二十四)
五個珠圓玉潤的包子,其中一個咬在奧特曼嘴裡。
小怪獸站在旁邊眼巴巴地瞧著,心裡有一點點羨慕菜包子,能被奧特曼如此認真的對待。
奧特曼大嚼之餘,不太好意思地問小怪獸:「你真不吃。」
小怪獸搖頭,真的,除了奧特曼,所有人都吃膩了。
「不知為什麼,你帶來的包子有種特別的味道。」嚥下一個,奧特曼又拿起了一個,「你媽媽做的?」
「我做的。」
奧特曼挑起了眉毛。
「真的,」小怪獸伸出兩隻肉乎乎的爪子,「我學會了和面,擀皮,還有拌餡兒,好多種餡。」
「你真賢惠。」奧特曼嘻嘻哈哈地說,「以後小怪獸包子店開張,我去剪綵,免費。」
小怪獸張張嘴,心裡的話沒說出口:「我只給你一個人蒸包子。」

(二十五)
幾個孩子湊在一起討論:如果自己有電視上怪獸那麼大的能量,要做什麼。

「我要去把學校踏平,就永遠不用做作業了。」
「我要爬到帝國大廈頂上,像金剛一樣打飛機。」
「我要游到侏羅紀公園,和暴龍一較高下。」
「我要把所有欺負過我的人,都吃到。」
輪到小怪獸,他喃喃地說:「等你們都幹完了,我留下來等奧特曼。」

(二十六)
牙科診所。
小怪獸仰躺在治療椅上,從手指頭到尾巴尖都在顫抖,死活也不肯張開嘴。
牙醫無計可施,只好把怪獸媽媽從門外叫進來。
怪獸媽媽穩步上前,雙手壓在小怪獸肩膀上,靠近耳朵輕聲說:「兒子,你想想,如果奧特曼在這裡,他會怎麼做?」
小怪獸如同打了鎮靜劑一樣地安定下來,隨即張大了嘴巴。
就在此時,裡間治療室的門「呯」地被撞開。
一個銀色的身影如旋風般捲出門去,留下裡裡外外一堆人目瞪口呆。
半晌,外間牙醫問立在裡間門口的護士:「那誰呀?」
小護士抿嘴笑:「是奧特曼。拔牙鉗子剛一亮出來,他就溜了。」

(二十七)
奧特曼和導演在片場花園溜躂。
「我覺得還是要再換個替身。」導演說。
「怎麼又提這事。」奧特曼很不耐煩。
「我知道他老實肯幹,但你看他那個子,比你還高,你都快拎不動,再這樣下去,加多好的特效也遮不住呀。」
奧特曼沉默。
正巧,小怪獸手拿著個冰激凌迎面走過來。看見這兩位,也不知是該躲開還是該打招呼。
正發愣間,一肚子怒氣的奧特曼過去一把把冰激凌搶走,扔在草叢裡。
「還吃,怎麼說了你不聽呢,還想不想幹了。」
連導演都沒想到奧特曼會這樣做,急忙攔住他,使眼色讓小怪獸快走:「對對對,以後少吃這些甜的。」
小怪獸都沒反應過味來,就被嚇得落荒而逃了。
導演勸奧特曼:「你也不用那麼生氣,他還是個孩子呢,.......」
奧特曼心想:我剛當演員時也是小孩,為了能穿進這身銀色緊身衣,這麼多年了,一口甜食都沒敢吃過。想著,不禁有點兒委屈。

第二天,在片場門口。
奧特曼路過零食店,看著冰激凌機前興奮排隊的人們,忍不住停下腳步。
隨後,他意識到了自己的無聊,扭身想走時,與身後的小怪獸撞成一團。
他瞪起了眼睛。
小怪獸嚇得都結巴了:「我就是看看,真的,我再不買了。」
奧特曼歎了口氣,不顧別人詫異的眼光,擠進去買了兩個甜筒。
塞一個給小怪獸:「吃吧。」
自己舔了舔另一個,可真甜,真好吃呀。


(二十八)
經紀人為難地問奧特曼:「有個牙膏廣告,開價不低,接嗎?」
奧特曼正在化妝,對鏡自照良久後,回答:「接,幹嗎不接。你去把小怪獸叫來。」

一個月後,電視上播出了這則廣告:
小怪獸身披黑色硬甲,在城市中心震天狂吼,伸手,大樓倒了,抬腳,小轎車成了宇宙飛船。
硝煙瀰漫中,奧特曼從街道盡頭漫步走來,他銀衣閃耀,雙手緊握一管巨大的牙膏。
「白又亮」牌牙膏。
奧特曼雙手一擠,漫天牙膏噴湧,所落之處,都成了亮閃閃的白色,連柏油路也變成了雪白的溜冰場。
於是,小怪獸吃虧了,想撲過去卻四腳朝天地摔了一大跤。
奧特曼手中的牙膏又噴到他身上。
奇跡出現。
小怪獸爬起來,甩掉滿身牙膏後,身上的黑甲也變成了銀色,而小怪獸自己好像也變得柔順了,期期艾艾地跑到奧特曼身邊,伸舌頭舔了舔奧特曼的手。
夕陽下,奧特曼和小怪獸兩個銀色身影向銀幕深處並排而行。
小怪獸回頭一笑,雪白的牙齒閃出星狀光芒。
廣告詞出:「白又亮」牙膏,不但亮白牙齒,還可洗心革面。

(二十九)
牙膏廣告一播出,很多觀眾都對那個有著燦爛笑容和雪白牙齒的小怪獸印象深刻,他出人意料的紅了!
在接受了幾次電視台的邀請後,奧特曼不得已打發自己的經紀人跟著他,因為他實在太老實,太容易讓人耍弄了。
某日,小怪獸在A台錄一檔娛樂節目。
主持人笑瞇瞇地拿了一堆模板,說讓小怪獸拼出自己的意中人。
他舉起幾個人形,問:「看看身材,你喜歡什麼樣的?」
小怪獸看半天,選了個高挑纖細身形的。
主持人誇獎,「哎呀,是個瘦美人。」再拿起幾個頭像,「臉型呢,鴨蛋臉還是瓜子臉?」
小怪獸選了個棗核臉。
主持人稱讚:「太有個性了。」他把頭像和身體拼接在一起,繼續問:「鼻子呢?」
小怪獸拿起各種鼻形比了又比,最後選了最直最細的那種。
主持人讚歎:「真酷啊。」
他正要把陷阱挖得再深些,奧特曼的經紀人跳上台,打斷了節目錄製。
在經紀人和主持人交涉的當口,小怪獸又為人像選了個嘴。
經過一番爭辯,主持人妥協了,他把人像丟到一邊,開始纏著小怪獸錄些無聊的笑話。
節目結束的時候,主持人神情曖昧地把人像送給了小怪獸。

小怪獸拿著人像剛走到台口,經紀人就忍不住埋怨他:「你有沒有腦子呀,讓人往溝裡帶。」
小怪獸不解地望著他。
經紀人歎了口氣,搶過人像,從兜裡掏出個雞蛋一劈兩半,分別貼在眼睛的空處。
哦,奧特曼。

(三十)
奧特曼的歌聲很獨特。
當他在浴室裡引吭高歌時,樓下的貓貓狗狗狗,蟋蟀蟈蟈都會安靜下來,再不敢搶他的風頭。

電影公司新年卡拉OK晚會在X酒店最豪華的包廂舉行。
參會員工的必備用品除了精緻禮服外,還有一副耳塞。
奧特曼還是很客氣的,每次話筒送到面前,他總是謙虛:「我唱得不好,你們先唱,你們先唱。」
沒有人跟他推讓第二次。
但作為大明星,壓軸的任務是躲不過的,尤其壓軸曲目一般是半場那麼多。
在奧特曼正式接話筒的功夫,所有人都悄悄掏出耳塞來戴上,除了第一次參加的小怪獸。
奧特曼的每一首歌都能得到翻天覆地的掌聲和叫好聲。
他一次次鞠躬致謝,當看到台下小怪獸幾乎是淚水盈盈的雙眼時,他微笑著伸出手,溫柔的問:「你真的這麼喜歡?」
在高亢的音樂聲中,小怪獸哽咽地點點頭,說:「我第一次知道我倆有了相同點。」
「啊?」奧特曼沒聽懂。
「我倆的歌聲都是那麼難聽啊。」


(三十一)
  導演說:「現在已經不流行英雄無敵,橫掃天下了,我們要塑造一個有血有肉的奧特曼。」
  何為有血有肉呢,就是奧特曼先被怪獸打,然後再打怪獸。
  除了奧特曼自己心裡有點兒犯嘀咕外,旁人倒也沒什麼意見。
  可真到拍的時候,問題來了。
  小怪獸對著奧特曼的臉,無論如何也下不去手。
  導演開始是命令:「打呀,揮拳頭,用力,往眼睛上掄,靠,你沒吃飽是怎麼著?!」
  然後是誘導:「你想想,奧特曼原先是怎麼打你的,他揪著你的尾巴往地上摔,你現在也摔他!」
  最後是威脅:「你再跟拍蒼蠅似地,我可換人了啊。」
  一貫敬業的小怪獸依舊沒能達到導演的要求,於是,真的換人了。
  小怪獸坐在片場一個角落裡,默默地看著奧特曼挨打。拍戲間歇,奧特曼頂著一隻貨真價實的黑眼圈走到他身邊坐下。
  兩人無語,默默注視著身前地板。
  半晌,奧特曼擠出一句,「揪尾巴很疼是吧。」
  小怪獸點點頭。
  「對不起。」
  小怪獸又搖搖頭。
  「奧特曼,來呀。」導演遠遠招呼。
  奧特曼起身,輕輕擁抱了小怪獸的肩膀,說:「謝謝。」
  小怪獸一愣,想說什麼,卻望著奧特曼的背影哽咽了。

  (三十二)
  讓奧特曼走下神壇的新片不甚賣座,所以公司的慶功會也開得馬馬虎虎。
  奧特曼被灌了一肚子香檳酒,覺得頭有點兒暈暈的,就趁別人不注意,從宴會廳後門溜了出去。
  夏末秋初,花園裡種滿了晚香玉,發出甜膩醉人的香氣。  
奧特曼找了個燈光照不到的石階坐下,享受著黑暗中的安寧。
  他只享受了一會兒。
  花園小徑溜過來一個身影,鬼鬼祟祟的。奧特曼把自己又往暗處挪了挪,留神看時,才發現那身影是小怪獸。  
 小怪獸直奔奧特曼藏身處而來,跑到近前,才被奧特曼亮閃閃的目光嚇到,「啊」的叫了一聲,差點兒把手中的盤子扔了。
  奧特曼忍住笑,問:「拿的什麼?」
  小怪獸悶聲說:「冰激凌。」
  奧特曼更樂了,拍拍身邊石階,「坐過來吃。」
  小怪獸仔仔細細辨認了一會兒,發現奧特曼真的沒有生氣,才高高興興緊貼著他坐下。
  拿勺子吃了一口,才想起來問:「你吃嗎?」
  奧特曼摸摸他的腦袋:「我不吃,你吃吧。」
  小怪獸無聲地吃著冰激凌。
  奧特曼發了一會呆,忽然問:「如果有一天不當演員了,你會去幹什麼?」
  小怪獸想了想,回答:「我不知道,也許,真開個包子鋪?」
  奧特曼微笑。
  半晌,他又問:「如果我也不當演員了,去你的包子鋪幫忙好嗎?」   
「好。」小怪獸點頭。
  「可我什麼也不會呀。」 
 「我管做,你管吃就好啦。」小怪獸毫不猶豫地回答。
  於是,在蟋蟀清脆的鳴叫聲中,他們倆達成了協議。

番外(一)
  某月某日,報紙好大好大的標題---「奧特曼和某yan星車zhen三十分鐘。」
  全國轟動。
  當年奧特曼隱退,像重磅炸彈一樣,把娛樂圈炸得人仰馬翻。當時謠言四起,說什麼的都有,絕不滿足於奧特曼所解釋的「厭倦」。
  但經過無數電視台記者、小報狗仔全程跟蹤和不間斷蹲守,證明奧特曼的的確確退出影壇,到鄉下開飯館去了,而且,還請了片場當武打替身的一隻小怪獸做大廚。
  飯館名字就叫「小怪獸包子鋪「。
  幾年過去,就在逐漸風平浪靜的時候,又出了爆炸性的新聞。 的
  於是,蒼蠅們「嗡」的一聲就蹤了上去。

  鄉下小地方。
  包子鋪不大,但很乾淨。
  掌櫃的是個中年大媽,和氣得一塌糊塗,只要你不是吃了包子不給錢,基本上聽不到她說一個「不」字。
  蒸包子的大廚老實肯幹,當然手藝也不錯,蒸出的包子個個又白又胖,十分富態。
  偶爾大廚會幫忙收錢,這時候結賬的人都會特別多,因為大廚的算術不好,人一多就會算錯賬,而且永遠少算錢。
  店裡只有跑堂的厲害。
  瘦高挑個,愛穿個緊身衣,舉手投足透著股勁兒,好像吃飯的都是他小弟似的。
  開始看著彆扭,習慣了也還好,反正是吃包子,跑堂的再嚴肅也不會少給二兩。
  
  這天中午。
  正是飯點兒,但沒有人吃包子,因為所有座位都被全副武裝的記者佔滿了。
  無數話筒競相伸到小怪獸眼前,閃光燈晃得他直眼暈。
  「奧特曼......」「奧特曼......」「奧特曼......」大家一起說話,把屋裡吵成了蛤蟆坑。
  鬧了半個小時,記者們最終達成了一致,選派一個代表向小怪獸提問。小怪獸同意接受採訪,條件是一個問題十屜包子。
  「請問,奧特曼在哪兒?」
  「在家。」小怪獸回答。
  「他是要躲起來嗎?」
  「對呀。」小怪獸點點頭。
  「為什麼?」
  「他覺得你們象蒼蠅一樣,很煩。」
  記者們精神一振,把蒼蠅這個詞反覆咀嚼,設想了多個說法。
  「那他看到關於車震的報道了嗎?他如何回應?」
  「算兩個問題啊。」小怪獸慢吞吞地說,「他看了報紙,他沒有回應。」
  「那什麼.......」
  小怪獸揮揮手,「我今兒一共蒸了50屜包子,你都問完了。不如明兒再來吧,明兒我多蒸些。」
  晚上,記者們露宿在土場上,一邊嚼著包子一邊罵鄉村蚊子狠毒。
  小怪獸和奧特曼站在窗口,看得笑嘻嘻。
  小怪獸說:「導演的情咱們也算還清了呀。」
  奧特曼把手搭在他肩膀上,摟了一下,感歎道:「靠,老子賣身還債,跟人演了這麼場好戲,那女的要再不紅,可不怨我了。要說,導演真瞧不起我,才三十分鐘,也太不符合實際了,是吧。」
  

番外(二)
  某日午後。
  小怪獸搬了小板凳坐在電視機前,一邊看導演的最新力作《美女戰士》,一邊不停手地擇韭菜。
  奧特曼仰躺在旁邊沙發上,剛從小睡中醒來,他抓起一個抱枕砸向小怪獸,「看就看唄,叫什麼,嚇我一跳。」
  小怪獸以後背承受了枕頭的重擊,解釋道:「我看見大腳怪給了小姑娘一腳,替她疼。」
  「切,替古人擔憂。」奧特曼懶洋洋地,「你還不知道,那都是假的。」
  小怪獸笑笑,接著擇菜。
  「哎,今兒早上導演又給我打電話,說那丫頭不頂勁,怎麼捧都沒人氣兒,又忽悠我復出呢。」
  「是嗎,你怎麼說?」
  奧特曼看著小怪獸勤勤懇懇的樣子,忽然想逗逗他。
  「我說行啊,開這個數我就干。」他用兩隻手比了個數字。
  小怪獸回頭瞟了他一眼,把手中擇好的韭菜扔在盆裡,又抓起一把,「導演同意了?」
  「那可不是。」奧特曼得意洋洋,「他一口就答應下來。所以,我下星期就要回廠裡去,開發佈會,拍新片,哈哈。」
  小怪獸「哦」了一聲。
  奧特曼又等了一會兒,聽不見動靜,反倒急了,一挺身坐起來,質問道:「你什麼意思,聽見我要走,都沒什麼反應。」
  小怪獸一臉詫異地抬頭:」我當然是跟你一起回去呀。」
  奧特曼忍不住露出笑容:「你怕我走了就不回來了?」
  小怪獸搖頭,「不是。我還得回去當武打替身呀,就說剛才那隻大腳怪,出手都不知道留勁兒,這要是打在你身上,多疼呀。」
  奧特曼突然語塞。
  小怪獸想著歎了口氣,「唉,早知道不吃那麼多冰激凌了,又得減肥。」
  奧特曼赤著腳跳下地,從後面抱住了小怪獸,「不減,不用減.......」
  「嗚嗚嗚.....」小怪獸措不及防,手裡的韭菜辟里啪啦掉了一地
…………
現代 | 留言:0 |
<<掌心龍 by 冬瓜茶仙人 (腹黑溫柔惡魔攻x呆呆吃貨火龍受) | 主页 | 小饕by 不能發芽的種子 (飼主道士攻x吃貨呆萌受)>>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