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櫃

藏書用的私人小窩~

大大再看我一眼 by 桃寶卷 (嘲諷大神攻x痴漢腦殘粉受)

《管理員非要和我談戀愛》說到,管理員頭骨太太有了一個妹控男朋友。
男朋友說:你是一個弟控嗎?
頭骨太太說:不,我的弟弟那麼嘲諷,我無論用什麼姿勢控他,都會受傷的。
*《管理員非要和我談戀愛》兄弟篇,頭骨太太為你講述keyboardcat大大過去那些腥風血雨。
沒看過的讀者,可以先閱讀《管理員非要和我談戀愛》再判斷要不要看本文。
*依然是可愛又迷人的短篇喔


1、ACT.1 ...


  我男朋友非要我講我弟弟以前的故事,我沒有辦法,只好講了。
  雖然我知道,實際上對這個故事感興趣的,是男朋友的妹妹。
  事情是這樣的……
  
  ……
  
  ID還不叫頭骨太太的管理員早晨起床,上線沒多久,一個企鵝窗口就蹦了出來。
  Keyboardcat:哥
  Keyboardcat:哥
  Keyboardcat:哥
  Keyboardcat:在嗎在嗎在嗎
  管理員:= =
  管理員:我在
  管理員:你很急嗎
  Keyboardcat:很急很急很急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管理員:……
  管理員:什麼事啊!
  Keyboardcat:幫我查一下IP
  Keyboardcat:http://bbs.pjwxc.net/board.phpboard=XX&page=1&id=XXXX這個,查一下精分
  管理員:……這啥,大清早你和人掐架?
  弟弟果然精力充沛啊……
  Keyboardcat:沒啊
  Keyboardcat:我是通宵掐架
  管理員:……
  
  管理員看了看後:這個論壇神奇啊,無註冊制度?
  Keyboardcat:嗯,是的,這個普江評論也是不用註冊的
  管理員:真特別,挺方便的啊
  Keyboardcat:是啊,方便掐架
  管理員:……並不是這個原因吧?!
  Keyboardcat:查你的IP
  管理員:你現在急著要麼,我研究一下,第一次看到論壇不用註冊
  Keyboardcat:……
  Keyboardcat:大哥,我這和人掐著呢!!
  管理員看了下帖子內容,大概是有人開貼說弟弟某篇文是靠由其改成的廣播劇紅的,然後弟弟真身上陣和嘲諷者對掐。本來只是粉黑爭辯,但是弟弟這麼姿態強硬的真身回帖,帖子立刻更熱鬧了。
  XXX樓:原著作者根本沒聽過,哪來的小透明,還真身掐,借劇炒作吧?
  Keyboardcat回覆:炒作也不在貴圈,屁大點圈,多大臉
  
  於是掐架因為keyboardcat的地圖炮而擴大了規模,不斷有路人被召喚到帖子裡圍觀,即便是半夜翻頁速度都驚人,keyboardcat掐樓主,大家攻擊keyboardcat,keyboardcat繼續無差別攻擊,簡直是一頓亂掐。
  ……
  管理員也就簡略看了看,憂心忡忡的說:滴滴,雖然用的人妖號,但你表現得也太像一個潑婦了
  Keyboardcat:葛格,你管太多。
  管理員:……
  管理員:查好了,這裡面挑事的都是樓主的馬甲orz。
  包括那個嘲諷keyboardcat炒作的樓層,精分狂人啊。
  
  Keyboardcat:然後,對比一下這個帖子的IP
  Keyboardcat再次發來一個地址,也是同一個論壇的,但不同板塊。
  管理員看了下,這個帖子就是被掐的那篇文的發劇貼,管理員立刻道:開貼掐你的是這個劇組裡的人?
  Keyboardcat:我估計是的
  管理員:你怎麼估計的啊,這無註冊的
  Keyboardcat:口吻像,反正你對比一下就是了
  結果管理員對比了一下,還真是,掐貼樓主的IP和發劇貼樓中某個頂著編劇馬甲的樓層IP一樣。
  Keyboardcat:呵呵,我就知道,以為句尾狂加波浪號我就認不出了麼。
  管理員:……
  即使對著屏幕,管理員都能想像出弟弟的表情。
  不要說管理員,即使是他們的親媽,也常常因為弟弟這種充滿嘲諷力的表情而抓狂。到了網絡上,這種欠揍的感覺就轉化成了文字,繼續存在,在弟弟掐架之時持續發光。
  
  把精分狂魔點名批了一頓後,keyboardcat就無心再戰了,飄然出帖。不過管理員知道,精分狂魔雖然也被大家群嘲,但keyboardcat算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了,彪悍之名遠颺。
  論壇無註冊,版主也查不到IP只能看到掩碼,keyboardcat卻準確的揪出了精分樓層,樓主沒膽的縮了,基本等於默認。從前論壇常常有這樣的對話:「XXL和XXL是精分,鑒定完畢。」「你說是精分就是精分,你版主啊你?」
  此後,版主二字被替換成了「keyboardcat」,並且一段時間內,掐帖都少了不少,大概知道了無註冊論壇並不是就真的查不到IP,真要精分還是用代理保險。
  
  從此再沒有人向keyboardcat要廣播劇授權,漸漸流傳成keyboardcat不授權廣播劇。

作者有話要說:  <( ̄︶ ̄)>開個鍵盤貓大大的故事娛樂一下!麼麼噠!求花花!




2

2、ACT.2 ...


  後來沒多久,管理員出學校找工作,巧啊,進了普江文學城,他本來是去應聘程序員的,幹了幾天發現自己拯救不了,申請調去做管理員了。
  管理員去弟弟的專欄看了,發現弟弟真是太慘烈了,每篇文下面都有人在刷負分。沒辦法,剛還地圖炮了一整個圈子的人呢,管理員都查過了,刷負分的人很多,可不是幾個人在那精分。
  這個時候keyboardcat已經有了相當數量的粉,而且都是死忠。能夠一直粉他的,絕對是不止喜歡他的文,還喜歡他本人的。
  為什麼呢,因為keyboardcat面對攻擊的評論,回噴也就罷了,和拍磚的人說愛看看不看滾都不算什麼,管理員看到有個評論是這樣的:作者文寫的好看,一口子看下來很舒服,而且文案和內容提要都很有趣,以前也看過你的文,進步很大呢,加油,撒花!
  keyboardcat回覆:呵呵,誠心看文,一定不雷。
  _(:」∠)_這麼討人厭,一定是我弟弟。
  
  管理員好心跑去問keyboardcat,需不需要刪負分。
  Keyboardcat表示,打負分就打負分吧,反正積分對他沒用。
  對哦,keyboardcat並沒有簽約,他在好幾個地方發文,普江只是其中之一。他確實是不在乎積分,甚至有篇短篇積分都被人刷成負數了。有死忠粉,但是那麼多負分下卻沒有人為他說話,只討論自己的劇情,評論區好像一半天堂一半地獄。這種情況也正是因為keyboardcat在文案上就說了,讓讀者不用理。
  
  Keyboardcat:對了,給你看這個。
  他放了連結,管理員點開一看,是他的長微博,仔細看下來,好像通篇都在嘲一個coser,就是出他那篇剛被掐過的文主角的coser。
  管理員也沒細看,問說:= =|||幹啥呢你,這人惹你了?
  Keyboardcat:哦,這個人以為我是女的,想約炮。
  管理員:…………WTF??
  Keyboardcat:聊天記錄我都給他放出來了
  Keyboardcat:他的粉太忠心了,面對記錄都要挺他
  那位coser腦殘粉眾多,不少都在無視真相嘲keyboardcat,或者認為是keyboardcat在幻想,「原PO聚聚你這麼屌你讀者知道嗎?」keyboardcat:「知道哦。」
  keyboardcat大大表示,「0 0你們戰鬥力好像還不如中抓圈的。」
  
  管理員倒回去仔細看了長微博,其實說是約炮也不太準確,那個coser巨巨好像真挺欣賞keyboardcat的——在不知道他的性別的前提下,肉麻的對他表白了一通,對他文裡的東西和他圍脖的日常都信手拈來,完全意識不到keyboardcat態度冷淡似的,還癡癡的請他現實見面,去看電影。
  管理員:……好像就是和你告白而已吧!怎麼就約炮了!
  Keyboardcat:看看他約的地方好嗎,XXX電影城旁邊都是些旅館,出了名的約炮勝地,約人去那裡難不成真是光看電影啊?
  Keyboardcat:他有女朋友
  管理員:!!難怪!有女朋友還來約炮,噴的好!
  Keyboardcat:噴他不是為了他約炮
  管理員:??
  Keyboardcat:因為他賣腐
  管理員:…………
  管理員:也該噴!有女朋友還賣腐!
  管理員:滴滴做得好!
  管理員:……等等,你回覆怎麼回事,你怎麼又開地圖炮啊!
  管理員:仇恨拉得太穩了吧?
  ……
  總之,之後也再也沒有人向keyboardcat大大求cos授權,漸漸流傳成了keyboardcat不授權廣播劇,也不授權cos。
  
  就是這樣酷炫的弟弟,有一天,對管理員說:我發現有個人在網上死偷卡我。
  管理員:……誰,你怎麼發現的
  Keyboardcat:他的微博ID就叫死偷卡,應該是悄悄關注我,估計手滑點了贊,雖然很快取消了,但是我已經戳到他微博了。
  Keyboardcat:你看看
  他發來幾張截圖,管理員一看,還真是人如其名啊,這個死偷卡果然在死偷卡keyboardcat。他的微博竟然全都是和keyboardcat相關的,甚至不知道怎麼還找到了keyboardcat的小號微博,截圖keyboardcat每個動態,發微博品評,其癡漢指數,令人髮指。
  例如發一張圖,圖為keyboardcat的微博,在曬自己畫的貓,畫工完全業餘,但是死偷卡卻說:大大畫的貓!!!媽呀怎麼這麼可愛!!畫如其人!!!
  管理員:簡直粉似黑啊,keyboardcat本人畫風要真的和他的畫一樣,那夠慘不忍睹的。
  往下翻翻,keyboardcat發新動態半小時內他必然截圖品評,幾乎隔幾天就寫長段長段的對keyboardcat小說新章的分析,還充斥著大量對keyboardcat本人的癡漢幻想。
  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keyboardcat發自己的照片,死偷卡會去舔屏幕。
  正因如此,管理員從文字中發現死偷卡好像知道keyboardcat是男性後,也無法太驚訝,死偷卡到這種地步,通過蛛絲馬跡推斷出來,真的不奇怪。
  
  管理員心情複雜的對keyboardcat說:這個妹子有點病態了吧?
  Keyboardcat:呵呵,是小夥子,他提了。
  管理員:………………
  #@¥%¥@*&%#要怎麼直視死偷卡微博上「好想把這樣的大大弄♂哭喔」這樣的句子?!

作者有話要說:  誠心XX,一定不XX這個句式從一個很屌的淘寶賣家那裡學到的……簡直喪心病狂,打差評要噴打好評也要噴,搞得我買東西和他說話都小心翼翼,基友表示,這種姿勢必須學起來……
  
  推篇文,朋友的。




3

3、ACT.3 ...


  管理員:………
  Keyboardcat:=。=
  管理員:= =你打算怎麼辦?
  Keyboardcat:你說我現在回fo他,他會不會嚇尿?
  管理員:…………
  管理員:大大別鬧……
  Keyboardcat:我只是覺得很有意思,我決定反死偷卡他。
  管理員:再見
  管理員:我去洗澡了
  
  如果再給管理員一次機會,當初他一定選擇不過問這件事,但是世上沒有後悔藥,keyboardcat現在常常截那個死偷卡的微博給他看,簡直當做了日常來刷。
  而且keyboardcat說:在視奸了他以前的微博後,我覺得他的文章分析是目前看到最接近我想法的。但是他好像有點精分,老是三句理性分析的話裡夾五句癡漢跪舔類表白,到底幾個意思啊?
  管理員:OTZ我對你們的愛恨情仇其實不感興趣
  管理員:滴滴老是截一些對你表白的話,會讓我覺得很微妙的
  管理員:你這是在得瑟嗎
  Keyboardcat:這有什麼好得瑟的,每天都有人向我告白
  管理員:……
  雖然很讓人氣憤但確實是實話……
  Keyboardcat:只不過這位太奇怪了,不止文字精分,行為也精分。一邊在癡漢,一邊連大方關注我都不敢。
  管理員:……也許是害羞吧。
  Keyboardcat:也許
  
  管理員一語道破乾坤,沒幾日,keyboardcat果真給他看了死偷卡的最新微博。
  死偷卡:我、我想鼓起勇氣去勾搭大大> <到底該用什麼姿勢呢
  相較於往常動不動就滿字數大段話,死偷卡這條最新微博異常簡潔,但反而更讓人感受到他內心的糾結。
  Keyboardcat:噢噢!要來了!
  管理員:不要把他玩壞了!
  Keyboardcat:我覺得他早就把自己玩壞了
  管理員:……
  好像是的……
  Keyboardcat盯著微博,等待新消息提醒,但是左等右等,也沒有等到。他累得去吃了碗麵,回來再看了會兒視頻,才聽到一聲私信提醒。
  是死偷卡嗎?
  Keyboardcat點開了私信,但不是死偷卡,是一個叫手機用戶27394394的,頭像是一隻布偶貓,ID很像是殭屍號。
  手機用戶27394394:貓大在嗎,您好,我是一名畫手,請問我能畫您作品的人物嗎?
  Keyboardcat隨手點開她的主頁,發現這個手機用戶27394394的微博很乾淨,簡介、資料什麼的都是默認,微博放的全都是作品,多是#分享圖片#,偶爾配一兩句話,轉發和評論很高,粉絲是自己的十幾倍。
  再一看她私信的語氣,高冷啊,keyboardcat想。
  其實高冷好啊,keyboardcat要是嘴沒這麼能得罪人,粉絲起碼翻倍,他可是每天都會收到粉轉路人怒取關的評論。
  手機用戶27394394高冷歸高冷,作品倒真不錯,即使是keyboardcat這樣的外行看了,都能感受到,手機用戶27394394絕對是大手。
  隨便點開一條微博看評論,都是類似「殭屍娘好棒!!Prprpr!」「怒舔!!!一輩子也畫不出這種圖啊啊啊!」「殭屍娘我愛你!!拉夫!」的話……
  Keyboardcat直接翻到她第一條微博,也是她唯一一條文字微博,很簡單——
  「啊,我不是殭屍……」
  Keyboardcat忍不住笑了一下,看來其實是個挺可愛的妹子。
  其實找keyboardcat要各種授權的人很多,其中也不乏「高冷」的,也就是類似之前掐他那個劇組成員一樣,一副我這是幫你紅口氣的。這種人嘛,全都被keyboardcat屌飛了,但凡氣場不符,keyboardcat都屌飛對方,就這樣還有漏網之魚呢。
  
  因為那一條微博,手機用戶27394394在keyboardcat眼裡不是高冷了,是可愛,連帶她的私信也變得可愛起來。真是認真的可愛,keyboardcat也常有讀者會畫他的作品同人,並不需要特地向他要授權,手機用戶27394394還是第一個跑來問這個問題的。
  Keyboardcat回覆說:可以。
  那邊手機用戶27394394幾乎是秒回:謝謝,作品PO出來可以@您嗎?
  Keyboardcat依然說:可以。
  手機用戶27394394:謝謝。
  應付完這個小插曲後,keyboardcat繼續去刷視頻了。
  
  一直到這一天過去,keyboardcat再次給哥哥發信息:死偷卡還沒來勾搭我。
  管理員:他是要做多久心理建設啊……不就是勾搭個作者嗎。
  keyboardcat: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不像你,天天和我這樣的大手相處,都習慣了,當然需要很長時間做心理建設。
  管理員:……………………
  管理員:大大我掛你牆頭啊!要臉嗎!
  keyboardcat:不說笑了,真是欺騙我的感情,我等他一天了。
  keyboardcat:我褲子都脫了,他還沒想好姿勢。
  keyboardcat:累愛,睡了。
  管理員:………………
  人家沒叫你等吧?!

作者有話要說:  




4

4、ACT.4 ...


  Keyboardcat一覺醒來,再上微博,發現被輪了一萬多條。
  他點開艾特一看,原來手機用戶27394394一口氣發了三張人物圖,艾特他,並附了關於這些人物的原文描寫。這是他開微博以來,字數最多的微博,也是他第一次畫同人,第一次艾特人,所以轉發評論裡,有相當一部分是表達驚訝的。
  Keyboardcat仔細看了畫,不但漂亮,而且貼合原著,他點了轉發,「栩栩如生!」
  手機用戶27394394立刻再轉發,發了一個害羞的表情,這也是殭屍娘第一次轉發別人的話。
  然後連著一週,手機用戶27394394每天都在發keyboardcat的作品同人圖,這麼多完成度很高的圖,肯定不可能一天之內畫好的,更別說她還但凡keyboardcat轉發了,一定回覆轉發。群眾心聲:這都是愛!
  由於keyboardcat的頻繁轉發,他的粉絲當然也看到了圖,他CP還在QQ上對他說:「殭屍娘大大對你這深沉的愛啊!」
  
  第一個總是特殊點的,就像殭屍娘那麼多的第一次引起了很多粉絲對keyboardcat的好奇,短時間內keyboardcat粉絲上漲迅速,更別提肯定有很多人因此去看他的文。
  而keyboardcat的CP西門吹瓜,就是keyboardcat寫文以來第一個老虎油,而且和他萌點一致,趣味相投。所以西門吹瓜後來一說,貓大原來你還沒CP,那我們CP好了的時候,keyboardcat立刻同意了。
  西門吹瓜就在離keyboardcat不遠的一個城市,兩人剛認識也就是keyboardcat剛開始寫文的時候,keyboardcat還沒上大學,後來他高考考到了西門吹瓜的那個城市,兩人一對,西門吹瓜說:「哈哈哈,我就在你學校工作誒。」
  這個巧合讓keyboardcat挺開心的,兩人還約好,西門吹瓜去接他到學校報導。
  兩個人在網上聊天,之前是從來沒聊過三次元的,所以見面前一天,西門吹瓜對keyboardcat說:「你見到我,一定會很驚訝!看瓜哥把你嚇飛!」
  keyboardcat說:「喝喝,看誰飛得高吧。」
  
  然後見面的時候兩個人都雷飛了。
  網絡上常常發WS表情,自稱摳腳大漢的西門吹瓜是keyboardcat在學校網站看過照片的系主任,校論壇她的事蹟流傳甚廣,大部分是她用各種酷炫姿勢掛掉學生的。她開著車來,穿著沉穩的黑色套裝,頭髮盤得一絲不苟,一臉為人師表,車後座還四仰八叉的躺著她大約上初高中的兒子……
  而西門吹瓜心中軟萌少女——雖然自帶嘲諷——的本命大大在這炎熱的夏天,穿著T恤和五分褲,臉再俊秀也掩飾不了迎風招展的腿毛……
  西門吹瓜一頭砸在方向盤上,差點哭暈,「這麼可愛的大大,原來是男孩子!」
  Keyboardcat上了副座,面無表情的道:「曾經說要用腿毛給我織圍巾的瓜哥,原來是系主任。」
  西門吹瓜:「…………」
  西門吹瓜虛弱道:「別再提腿毛了……」
  
  雖然第一面就給了對方一個晴天霹靂,但兩人心靈都很堅強,眼神複雜的對視一眼後,就迅速找到了網絡上的默契。
  西門吹瓜嘆氣道:「本來以為是個可愛的小妹妹,還特意把兒子帶來,萬萬沒想到……」
  Keyboardcat:「雖然萬萬沒想到,但是,西皮,期末記得給我開後門。」
  西門吹瓜:「……」
  西門吹瓜的兒子揉揉眼睛醒來了,看到了副座上的keyboardcat,他撓撓頭,「媽,說好的可愛的小姐姐呢。」
  「小瓜你好,」keyboardcat伸手,「小姐姐沒了,只有小葛格。」
  小瓜:「…………」
  小瓜:「……誰是小瓜啊!!」
  
  有了系主任帶路,keyboardcat報名當然一路通暢,西門吹瓜直接拽了一個學長來幫忙。
  完事後,西門吹瓜:「啊,本來預約了環境可愛的餐廳,看到你更可愛的腿毛後我覺得還是算了,去家裡吃吧。」
  Keyboardcat:「……」
  小瓜爸爸也是學校教授,一臉正氣,他們進門時小瓜爸爸正在看報紙,聽到聲音後抬眼,用嚴肅的聲音道:「不是說中午帶兒子去和可愛的女孩子吃飯嗎?」
  可愛的Keyboardcat大大:「…………」
  西門吹瓜惋惜道:「搞錯了,是可愛的男孩子。」
  「喔?」小瓜爸爸看到keyboardcat,放下報紙,「這個是?」
  西門吹瓜:「這是我西皮,鍵盤貓。」
  Keyboardcat:「……你好。」
  瓜,在你老公面前這麼說真的沒問題嗎。
  事實證明小瓜爸爸不知道西皮的意思,他熱情的接待了keyboardcat,還詢問了一番學業,大概把keyboardcat當西門吹瓜的學生了,「菅這個姓,挺少見的哦?」
  Keyboardcat:「……」
  西門吹瓜和小瓜爸爸去做飯的時候,小瓜對keyboardcat說:「幫我寫作業吧。」
  Keyboardcat把頭往後一靠,閉目養神起來。
  小瓜坐到他旁邊來,「貓哥?」
  Keyboardcat睜眼,摸了摸小瓜的腦袋:「哥是你媽開後門放進S大的,怎麼可能會寫作業。」
  「……」小瓜機智的道:「條件是做我們家童養媳嗎?可惜你是男孩子。」
  keyboardcat:「喝喝,你想太多了,小瓜。」

作者有話要說:  開學日也要愉快的更新,和貓大一起報導,大家不來一發評論嗎,呵呵撒花加油也行啊!




5

5、ACT.5 ...


  本來keyboardcat沒覺得手機用戶27394394是真愛,只是大家都在湊熱鬧罷了,但沒想到,殭屍娘還真是……
  Keyboardcat要出本,工作室有自己的畫手,殭屍娘居然帶著自己的作品自薦去了,軟磨硬泡,還找原畫手商量,硬是擠進去了,獲得一個幫keyboardcat畫贈品書籤和明信片的機會。
  工作室來找keyboardcat給他看聊天記錄,感慨:「如果這都不算愛!」
  如果這都不算愛,這應該是貫穿殭屍娘和鍵盤貓來往始末的一句話。
  本子預售,銷量大爆,keyboardcat的忠實黑不開心了,挑起事來。
  為什麼知道是忠實黑呢,當然是因為有管理員哥哥在。
  樓蓋起來的時候,keyboardcat還在視奸死偷卡的微博,死偷卡好像更加癡漢了,還曬了自己的購買記錄,他居然買了十本keyboardcat的書。
  Keyboardcat一看,嘿嘿嘿笑了幾聲,戳工作室去了:幫我找一下,預售第一天,有人買了十本。把這個人記下,我要單獨給他寫贈言。
  其實死偷卡的截圖沒截到成交時間,但以keyboardcat反死偷卡他那麼久的經驗,死偷卡必然搶在第一天購買,這樣才會贈簽名。
  工作室負責人:喳!
  工作室負責人:貓大,十本有單獨贈言,敢問多少本送唇印?有種我們的銷量要翻倍的感覺呢!
  Keyboardcat:快停止這種幻想。
  
  正是這個時候,管理員來找他:滴滴,可憐的滴滴
  Keyboardcat:葛格今天沒吃藥?
  管理員:快看看你和你的真愛
  他給了一個帖子地址。
  真愛?Keyboardcat莫名其妙的打開網址。
  也是這時候,西門吹瓜戳他:喵弟!看,你又被掛了!
  Keyboardcat:你這什麼興奮的語氣啊!
  不出所料,和管理員的地址是同一個。他點開一看,就是有人樹洞自己本命被人抱大腿畫封面,本命大大不想畫但是被纏著,只好幫忙畫了書籤,LZ真想要本命的畫,但是畫是贈品,商品本身他十分唾棄,各種鬱悶中。
  不出十樓就有人問:主樓說的抱大腿狂魔是keyboardcat吧,奇葩作者是keyboardcat?
  後面就混亂了,keyboardcat粉和殭屍娘粉戰成一團,路人津津有味看熱鬧。
  管理員把精分的樓層給keyboardcat一點,keyboardcat發現挑事的果然都是樓主的精分,而且對比數據顯示樓主以前就發過掐keyboardcat的樓,是個忠實貓黑。
  他先是偽裝成殭屍娘粉說:我本命居然被這樣的極品纏上,簡直呵呵了,這個作者只會掐架炒作,希望本命早點拜託大腿魔。
  然後自己回自己:我才呵呵了,誰抱誰大腿還不一定呢,瞎了麼,看不到你家本命那麼慇勤的每天發圖圈貓,貓一回就轉發回覆曬出來,跪舔姿態大家都看得到,用不著你洗白。
  跪舔?到底誰跪舔誰呢?
  從這個話題不斷延伸,甚至開始論寫手是否都在跪舔畫手,戰場也開闢了,微博上出現很多相關微博,探討keyboardcat和殭屍娘的關係,寫手和畫手間的關係。
  
  Keyboardcat:看這些人掐架我都捉急,都找不到華點麼,LZ的身份啊,LZ是開了天眼看到大大我纏著殭屍娘的嗎
  Keyboardcat:這整棟樓一點幹貨都沒有
  管理員:我作為當事人的哥哥出去爆個料就有乾貨了
  管理員:例如,驚!JP貓吃飯不洗碗!
  Keyboardcat:本來想說那我也去反爆你,可是想想誰要聽你的料啊,爆了也只會秤砣。
  管理員:…………
  管理員:仗著自己的巨巨看不起人!
  Keyboardcat:是啊
  Keyboardcat:你可以滾了
  管理員:……你要回帖麼
  Keyboardcat:不回,我覺得樓主在釣我,我就不回,氣死他
  管理員:悲哀,掐的太沒水平大大都不願意上鉤
  Keyboardcat掐架當然不是看樓蓋得有多高,規模有多大,他又不是真的掐架狂魔,全憑心情。
  
  但是keyboardcat選擇不搭理,有人卻要回應。
  手機用戶27394394:不喜歡keyboardcat的,請取關。
  瞬間留言無數,殭屍娘挑了一些來回覆,姿態強硬。
  路人甲:所以keyboardcat沒有抱大腿?
  手機用戶27394394:如果一定要說有人抱大腿,那麼一定是我抱keyboardcat的大腿。
  路人乙:……書籤是keyboardcat求大大畫的嗎?
  手機用戶27394394:是我跪求工作室把畫書籤的活給我。
  路人丙:粉表示有點傷心,這段時間一直忍受你刷keyboardcat的作品,keyboardcat只是在利用你,你還為她說話,你為什麼不明白?!
  手機用戶27394394:我不需要討厭keyboardcat的粉,再見。
  ……
  這是殭屍娘第一次回覆評論,所有回覆都被人轉發了出來,結合原微博看,群眾還能說什麼?
  管理員都想說這次哥哥做主滴滴你快娶了這妹子。
  
  工作室負責人:我就說如果這都不算愛?!
  工作室負責人:理解你要專門給殭屍娘大大簽贈言了!!!
  工作室負責人:如果是我,獻身的心都有了!!
  keyboardcat:??????!

作者有話要說:  假期打亂的作息還沒調整好,太虐了,半夜更新,誰來溫暖我TAT




6

6、ACT.6 ...


  工作室負責人:因為到時要給殭屍娘寄樣刊,所以問他要了地址。當時剛剛幫你查了信息,所以一下就認出來是同一個。
  工作室負責人:沒錯,當天只有那一個買了十本的。
  工作室負責人:原來你不知道呀?
  Keyboardcat:哦,是這樣啊
  Keyboardcat:你先不要告訴她
  工作室負責人:→_→要溫柔的對殭屍娘大大喔
  
  管理員哥哥在視頻對面面癱著臉說:「滴滴,我還有工作,再見。」
  Keyboardcat:「不准掛,我剛剛說完。」
  管理員:「可是怎麼看我也幫不到忙吧!」
  Keyboardcat:「就是和你傾訴一下,別人都不知道死偷卡,你說死偷卡到底是男的是女的?」
  管理員:「不好說啊,TA都精分成這樣了……」
  管理員:「對了,照你說的,死偷卡和殭屍娘真的是同一個人,那麼死偷卡在圍脖上還猛誇你的畫……細思恐極!」腦殘粉都這麼無視事實嗎?
  Keyboardcat:「滾犢子哈哈哈哈哈他承認我的天賦了!」
  管理員:「呃……好了,我真的不能摸魚了,會扣錢的,上面窺屏呢!」
  Keyboardcat:「算了算了,掛吧。」
  
  keyboardcat一想,殭屍娘的主頁並沒有填性別,只不過頭像是萌貓,他就先入為主的和大家一樣將之認成女性,其實很可能TA的確是男性。
  那就不是殭屍「娘」咯……
  Keyboardcat很直接的點開私信問:親,你是男的還是女的?
  手機用戶27394394:男。
  手機用戶27394394:您呢。
  Keyboardcat:女的啊。
  向來秒回的手機用戶27394394半晌才回答:哦。
  Keyboardcat向來是用女性身份在網絡上活動,倒不是有什麼特殊癖好,只不過他也寫腐向題材,女多男少,不想被圍觀。
  手機用戶27394394這個問話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他,keyboardcat再去一刷死偷卡的微博,果然看到十幾秒前,死偷卡發的一條新微博:如果大大在騙我,為什麼要騙我呢,為什麼呢為什麼呢為什麼呢?心好痛!我還能再愛嗎!可是如果大大沒騙我,心豈不是更痛了!性別不一樣怎麼有可能相愛!我先去廁所哭一下!
  百分百確定了的keyboardcat摸了摸下巴,隨手關注了死偷卡。
  把他給嚇了一跳,他也要嚇死偷卡一跳才行。
  
  來自keyboardcat大大的惡意,死偷卡應該已經感受到了。
  手機用戶27394394和死偷卡都三天沒有出現。
  寂寞如雪的keyboardcat對管理員說:怎麼把他給嚇跑了啊……
  管理員:呃……
  Keyboardcat:當初死偷卡人家的時候那麼放浪不羈,現在等了三天連個回fo都沒有
  管理員:點蠟,如果是我知道自己的癡漢小號一直被對方視奸,早就棄號重練了,你還等回fo
  Keyboardcat:我也被他嚇到了啊,大家扯平。這倆居然會是一個人,畫風真的太不一樣了
  keyboardcat:希望他能克服自己的羞恥心
  Keyboardcat:我想和他做朋友
  管理員:……
  管理員:放過朋友這兩個字吧……
  Keyboardcat:哦,那我想和他做基友
  管理員:…………
  
  由於手機用戶27394394之前也並不是每天都發微博,所以都沒有人感覺到不對。
  整整五天,手機用戶27394394才掙扎著上線,口吻脫離高冷接近死偷卡,滿懷糾結就像給丈夫戴綠帽子的女人:你知道了……
  keyboardcat:知道的不久
  手機用戶27394394一直在輸入,半天沒說話。
  keyboardcat:你怎麼一副被玩壞的樣子
  keyboardcat:五天才重啟,衝擊這麼大?
  手機用戶27394394:點開新粉絲提醒那一瞬間,整個人都窒息了
  手機用戶27394394:的確被玩壞了_(:」∠)_
  keyboardcat:等你很久,還以為你不會上了
  keyboardcat:那你還能再(jing)愛(fen)下去嗎
  keyboardcat:還是被徹底玩壞粉轉路人了?
  手機用戶27394394:> <還可以愛下去的
  手機用戶27394394:所以大大……
  手機用戶27394394:我們這是要HE的節奏嗎?
  手機用戶27394394:如果能在一起,被燒死也無所謂TAT
  keyboardcat:^ ^不能啊,我已經有CP了。

作者有話要說:  手機用戶27394394:其實可能大大已經被我的癡情感動了,才會關注我,越想越有可能……要不要上線呢,不上從此是路人,上去就HE了……這就是HE的節奏沒錯!大大我來了!
  然後……【蠟燭】




7

7、ACT.7 ...


  手機用戶27394394簡直哭暈在廁所。
  手機用戶27394394堅強的繼續愛:不、不愧是我愛的大大
  手機用戶27394394:意外的有節操,贊
  Keyboardcat:不愧是腦殘粉
  Keyboardcat:這樣還能繼續癡漢
  Keyboardcat:加個Q吧
  手機用戶27394394迅速把Q號發了過來,keyboardcat一搜,名字是滑鼠汪,keyboardcat差點笑出聲來。
  成為好友後,keyboardcat順手拉了個組,把管理員也拖了進來。
  
  Keyboardcat:這是死偷卡
  管理員:……
  管理員:為什麼要拉我進來啊!!!
  管理員:我祝你們百年好合!後面的事情非要讓我知道嗎!!
  管理員並不是八卦狗,他能夠這麼清楚這些八卦從而講給妹控男友聽,完全是因為keyboardcat就愛做讓他痛苦的事情,和他是不是keyboardcat的哥哥並沒有太大關係。
  一個勁在喊「讓我進去快讓我進去」的瓜哥還進不去呢。
  
  滑鼠汪:這個是……?
  Keyboardcat:這是我哥哥
  Keyboardcat:親的
  滑鼠汪:!!
  滑鼠汪:你媽媽生了二胎?
  Keyboardcat:關注點好像錯了吧?
  滑鼠汪:哥哥好
  管理員:你好啊,精分狗
  滑鼠汪:……
  滑鼠汪:是所有人都知道我精分了嗎……
  Keyboardcat:目前除了你就三個人,都是自己人
  滑鼠汪:還有一個呢?
  管理員:還有一個是他CP,要拉進來嗎?
  滑鼠汪:……
  滑鼠汪:不用了
  管理員:_(:」∠)_好吧,既然被拖進來了……你為什麼要精分啊?
  滑鼠汪:TAT這都是誤會
  滑鼠汪:一開始並沒有精分的想法,大號才是死偷卡,小號開來放一放作品,所以才什麼話都不說。
  滑鼠汪:萬萬沒想到,後來粉絲漲了那麼多……
  滑鼠汪:我覺得突然改變畫風很奇怪,就保持那樣了,結果就莫名的越變……越高冷……
  管理員:無趣的真相2333333
  管理員:沒有神展開,差評
  
  Keyboardcat:我給ID好評啊
  keyboardcat:滑鼠汪這個ID畫風和我一致
  滑鼠汪:>////////<
  管理員冷不丁說:你資料填的所在地是C市,你真的在C市?
  滑鼠汪:是啊
  管理員:太巧了吧,k貓在C市唸書
  Keyboardcat連和CP西門吹瓜都沒說過個人信息,更別提在社交網絡上了,很多鍵盤貓黑還堅定認為他是中學女生。
  但這一點對死偷卡來說顯然不成問題。
  滑鼠汪:不巧啊,我特意選的C市
  滑鼠汪:大大常常在圍脖提到天氣,我一個個城市排查的
  滑鼠汪:然後報考了C市
  滑鼠汪:現在在C市美院
  管理員:哦
  管理員:我沒話說了
  
  Keyboardcat:我把死偷卡圈養起來了
  keyboardcat:玩弄起來很順手
  西門吹瓜:還是人嗎!!
  西門吹瓜:你還是人嗎大大!!!
  西門吹瓜:對於你這種喪心病狂的行為,我只想說!
  西門吹瓜:帶我一個!!
  Keyboardcat:滾犢子吧
  Keyboardcat:我的
  西門吹瓜:……我要去掛你,抱人殭屍娘大腿!
  Keyboardcat:老師自重
  西門吹瓜:T T不要提了
  西門吹瓜:老師想辭職……
  西門吹瓜:最近太忙了,就算你給我玩弄我也沒時間玩弄了
  西門吹瓜:電腦都沒時間開的節奏,以後找不到我直接來我辦公室吧
  Keyboardcat:別人會說閒話的!
  西門吹瓜:滾吧你!
  西門吹瓜:對了,小瓜快畢業會考了,你有空幫他補補課吧
  Keyboardcat:你這樣做媽媽真的好嗎,小瓜都說不準叫他小瓜了233333
  西門吹瓜:你還不是在叫233333
  
  倒霉的小瓜是一個偏科狂魔,他爹媽都是理科達人,但是他自己物理卻一塌糊塗,及格都很困難。如果畢業會考都不能及格,說出去都不太好聽。
  瓜哥和小瓜爸爸都比較忙,沒時間輔導小瓜——實際上按瓜哥的話說,她已經被這個物理白癡給折磨瘋了,所以這個任務就近落到了keyboardcat肩上,這個時候他和瓜哥一家都挺熟了。
  瓜哥覺得自己被小瓜折磨瘋了,其實小瓜也覺得自己被瓜哥折磨瘋了,知道是keyboardcat來輔導的時候,還有些慶幸,他抱著物理書對keyboardcat說:「我媽媽最近逆CP的文踩多了,工作又忙到飛起,我還真不敢讓她來輔導。」
  keyboardcat一拍大腿,「所以我就勸你媽無節操一點嘛!通吃不就好了!」
  小瓜擠眉弄眼的道:「我媽說了,如果這次會考物理能及格,她就把西門吹瓜這個號傳給我,QQ啊微博什麼的。」
  keyboardcat:「……你自己不會建啊。」
  小瓜:「你知道我媽企鵝多少個太陽嗎!」
  keyboardcat:「……」
  小瓜:「等我繼承了西門吹瓜,成為西門吹瓜二代,我們就是CP了,讓你寫錘基不敢寫盾鐵,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呢。」
  keyboardcat:「二代目快醒醒啊,誰知道你物理能不能及格!」

作者有話要說:  




8

8、ACT.8 ...


  Keyboardcat發現,他和死偷卡的同步率還挺高的,萌的CP基本重合,而且不拆不逆——當然也不排除是死偷卡通過死偷卡,看keyboardcat萌什麼他就看什麼。
  總之在瓜哥很忙的情況下,keyboardcat還挺樂於和死偷卡聊天,討論一下本命牆頭,開開腦洞。
  死偷卡有一次就問了,能不能把keyboardcat的腦洞畫出來,keyboardcat無所謂的同意了,結果發現被死偷卡畫成條漫後萌度+max,所以他後來還常常鼓勵死偷卡畫自己的梗。
  被keyboardcat這麼一鼓勵,死偷卡簡直像打了雞血一樣,更圖速度嗖嗖的,要麼就是畫keyboardcat的小說,要麼就是畫keyboardcat腦補的同人梗。
  Keyboardcat總是樂於調戲死偷卡,越來越熟悉之後,在圍脖轉到感興趣的東西,也會艾特死偷卡。
  瓜哥一直沒有上圍脖,時間不算太長,但在網絡上,已經足夠讓最後一個在keyboardcat圍脖下問,貓大的CP好像很久沒出現的網友,都忘記這個問題。尤其是新粉絲們,看到的只是鍵盤貓X殭屍娘這樣的真愛組合。
  
  剛開始,keyboardcat也沒有意識到這個誤會,直到他在某論壇刷到一個帖子。
  主題:keyboardcat和殭屍娘什麼關係?
  內容:兩個人很親密啊,是CP嗎,好像GD殭屍娘啊,keyboardcat是怎麼做到的,我也好想讓殭屍娘愛我!感覺殭屍娘對keyboardcat太好了!必須是真愛_(:」∠)_
  回帖:呵呵,你先去點一下抱大腿技能
  LS自重,殭屍娘可是親口承認是她抱的鍵盤貓大腿
  我也覺得,殭屍娘那個愛意簡直要溢出屏幕了,為什麼鍵盤貓這種人能得到殭屍娘的愛!
  百合關係,鑒定完畢。
  百合?不是吧……不是CP嗎?
  唉,總感覺keyboardcat在玩弄殭屍娘……為什麼有這麼感覺……
  是CP吧,每天都在秀恩愛!
  每天都在被鍵盤貓和殭屍娘閃瞎眼,秀恩愛分得快
  柴柴柴柴孜然蔥花殭屍娘X鍵盤貓油鹽孜然柴柴柴柴柴←燒!
  快點分吧!分了我要娶鍵盤貓大大wwww
  ……
  ……
  Keyboardcat深思,他哪有和死偷卡秀恩愛呀。
  說曹操曹操到。
  死偷卡:大大!我給你的新坑畫了一張封面!這是代碼,你貼上去就好咯!
  Keyboardcat:哦,謝謝
  Keyboardcat:你看這個帖子
  他順手把地址發了過去。
  半分鐘後。
  死偷卡:好幸福TAT不過我們哪有每天秀恩愛,也就是隔天……
  Keyboardcat:重點錯
  死偷卡:_(:」∠)_根本不是百合……
  Keyboardcat:重點錯X2
  死偷卡:我們不是CP……
  Keyboardcat:正確√
  死偷卡:TAT
  死偷卡:可是大大CP很久沒有出現了……
  死偷卡:不如?
  Keyboardcat:如果我很久沒有出現,你是不是也要另外找一個本命呢。
  死偷卡:不會啊!
  死偷卡:_(:」∠)_我錯了
  Keyboardcat:乖
  
  再說瓜哥,久未出現的瓜哥更了新微博。
  西門吹瓜:呱!
  Keyboardcat留言:喵!
  五分鐘後。
  西門吹瓜私信:簡直瞎了我的呱眼……你怎麼滿屏逆我CP的……
  Keyboardcat:??
  Keyboardcat:說啥呢你
  他之所以和西門吹瓜成為CP,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西門吹瓜和他同步率也挺高,萌點一致,這和西門吹瓜的話明顯不符合。
  西門吹瓜:嘻嘻嘻,是我啊,小瓜
  Keyboardcat:…………Keyboardcat:WTF?
  西門吹瓜:我媽已經把號給我了,成績出來了,物理61
  Keyboardcat:…………
  Keyboardcat:把我的瓜哥還回來!!禽獸!!!
  西門吹瓜: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Keyboardcat:= =你這是何苦,我們萌點完全不同……
  西門吹瓜:TAT萌點冷是我的錯嗎……
  西門吹瓜:我萌冷CP我容易嗎!
  西門吹瓜:大大,不,CP君,求你爬我們圈吧!
  西門吹瓜:求你了!來我們圈寫文吧!
  Keyboardcat:滾你媽的蛋,你們圈就仨人吧!
  西門吹瓜:爾康手】所以才需要你啊!

作者有話要說:  




9

9、ACT.9 ...


  由於西門吹瓜皮下換了一個人,keyboardcat看起來和死偷卡更像一對正牌CP了。
  死偷卡要出新畫集,他以前也出過畫集,沒有任何文圖guest。這並不是說死偷卡沒有朋友,他圍脖雖然高(jiang)冷(shi)風,但與好些大手畫手也認識,被拉進過不少群,只是他向來隱身裝死,低調到不能再低調。和人交流不怎麼多,自然也沒人主動說送G圖,要是被這位高冷的大大屌飛,那就丟臉了。
  而這次的新畫集,死偷卡特地請keyboardcat給自己的畫集起名,keyboardcat還送了一篇文,以及若干配圖文字。更別提這畫集中不少圖,本就是給keyboardcat小說畫的了。
  到這個時候,以及沒有人感到驚訝了。
  這不是正常的麼!Keyboardcat和殭屍娘是如此恩愛的一對!
  
  「我去,你還是人嗎,求你寫文不給寫,專門給丫寫三萬字。」小瓜哀嚎,「純讀者沒地位啊!鍵盤貓大大隻喜歡畫手聚聚啊!」
  Keyboardcat翻了個白眼,「滾。」
  
  七夕將至,keyboardcat孑然一身,圍脖上不少讀者問他,七夕有安排嗎,七夕會更新嗎。
  Keyboardcat憤憤的轉發,「當然有安排!約會去!」
  下面一排排評論要不是點蠟燭,要不是說,讓殭屍娘陪大大。
  死偷卡羞澀的戳他,「要我陪你嗎,今晚XX公園有煙花。」
  Keyboardcat:「……滾!」
  
  Keyboardcat完全沒想到,西門吹瓜打電話給他了,「貓哥,晚上來我家吃飯啊。」
  Keyboardcat一驚,「幹啥啊,要給我介紹對像?」
  西門吹瓜:「讓你來吃飯怎麼想那麼多啊,是啊是啊,一個英俊的藍孩子。」keyboardcat:「你兒子嗎。」西門吹瓜:「……是人嗎?」
  Keyboardcat:「這樣的日子不能不讓人想歪啊,今天七夕誒。」
  西門吹瓜:「七夕嗎?我沒有意識到啊,我只是忙碌的工作暫時告一段落,請你來吃飯,謝謝你照顧我家小瓜,但是萬萬沒想到你在打小瓜的主意,算了你別來了。」
  Keyboardcat:「…………」
  
  當然keyboardcat還是去了瓜哥家。
  小瓜他爸出差了,於是三個人一邊吃飯一邊光明正大刷腐番。
  小瓜:「我就233333了,媽你看,貓哥在微博上吹牛今晚要去約會。」
  西門吹瓜一看也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Keyboardcat:「= =你們夠了。」西門吹瓜還在樂:「哈哈哈哈哈哈哈單身狗!小瓜助他一臂之力,快快!」
  小瓜從網上搜了張圖,上面是兩隻戴著情侶手鐲的手,圈了一下keyboardcat然後發出去。
  然後西門吹瓜逼迫keyboardcat轉發了微博,沒說啥,就系統自帶的四個字,轉發微博。
  Keyboardcat捂額,「謝謝你們了啊!」
  他們笑哈哈的吃東西呢,那條微博下面卻熱鬧極了。
  評論:什麼!真的去約會了?燒燒燒!
  我勒個去,這是貓大男朋友嗎?燒啊!
  啊啊啊啊前排!貓大居然有男友!
  為殭屍娘點蠟……
  男朋友也是腐的?羨慕!
  祝大大幸福喔!以及為殭屍娘大大點蠟+1
  ……
  到後面,就是排隊@手機用戶27394394 [蠟燭]。
  由於微博換了小瓜使用,他把性別也改成男性了,導致大家以為他是keyboardcat男友。在這其中,也有很多人想起來了,這不就是keyboardcat很久沒出現的那個CP嗎。
  於是很多不太清楚情況的人在評論下面討論了起來,「不是男友吧,CP啊。」也有人說,「根本就是男友兼CP吧。」
  
  向來是時刻關注keyboardcat動向並在數分鐘內轉發微博的死偷卡,這一次沒有了動靜。
  雖然是用開玩笑的口吻說的,但是死偷卡其實做了很久心理建設,才說出那句話,希望keyboardcat鬆口,他真想和keyboardcat見面,在七夕。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西門吹瓜又出現了。
  因為西門吹瓜長時間不出現,他都要忘了keyboardcat還有個CP,加上大家的起鬨,死偷卡幾乎快要以為自己真的就是keyboardcat的CP了。
  死偷卡還以為keyboardcat不是不願意和自己面基,而是把二次元和三次元分得很開,從他以前的微博就知道,他不和任何人面基,他的真實性別除了自己也沒什麼人知道。可是幾個小時後,他卻和西門吹瓜一起去過七夕了,果然這才是正牌CP嗎,還是說,他們真的像評論裡猜測的那樣,除了CP,根本就在現實裡也發展到一起了?
  西門吹瓜的資料寫的城市和keyboardcat及死偷卡上學的城市就是同一個,那麼keyboardcat是為了西門吹瓜填的這個城市,還是來上學後,和CP發展到了三次元呢?
  西門吹瓜是女的,以前很多人知道,何況是死偷卡,他沒有在意西門吹瓜性別那欄改變了。
  他在私信頁面停留了很久,最終沒有詢問keyboardcat。
  他關上了電腦,畫畫去了。
  
  幾個小時後,keyboardcat和瓜哥母子的晚餐及餐後娛樂結束了,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與此同時,手機用戶27394394發佈了新微博,久未有的純發佈圖片,圖為漆黑雨夜中,昏黃路燈下的一個側身仰頭的人。
  圍觀群眾喜聞樂見的排隊轉發: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的拍~

作者有話要說:  




10

10、ACT.10 ...


  Keyboardcat回到宿舍,打開電腦,才發現自己被圈了很多回。他本來猜也就是大家驚訝一下瓜哥逼他發的那條微博,沒想到一打開,發現更多的是艾特他去看死偷卡微博的。
  冷冷的冰雨在臉上胡亂的拍?
  這什麼玩意兒啊……
  Keyboardcat沒有意識到死偷卡那七彎八繞的心思,但是看到死偷卡的圖,想也知道不會那麼巧了,他順手戳了一下瓜哥,「你看微博沒?」
  西門吹瓜:「早就看了啊哈哈哈,你還在我家時我就看了!」
  Keyboardcat:「……」
  西門吹瓜完全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快去哄哄人家吧,好可憐哦,暖暖的眼淚跟寒雨混成一塊~~」
  Keyboardcat:「呵呵,沒下雨呢。」
  他關了窗口,把死偷卡的窗口戳開,想了下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七夕和朋友一家吃個飯很虐人嗎……死偷卡佔有慾沒這麼強吧?不是就癡漢而已麼……
  Keyboardcat想著這麼晚他可能根本已經下線了,就想著明天再問問到底和自己有關沒好了。他再去看微博的@,發現有不少後來不明就裡的粉絲專門艾特他,問他的CP到底是誰啊。
  Keyboardcat只得轉發了其中一條,「沒有想到我還有這麼聲明的一天……不過,我寫第一篇文就和西門吹瓜認識了,快寫完第二篇文時正式成為CP。」
  殭屍貓黨都哭暈在廁所:我再也不相信真愛了!Keyboardcat和殭屍娘居然不是CP!
  也有人表示:說啥呢,keyboardcat和西門CP那麼多年,殭屍頂多算個三,沒名沒分好嗎,還真愛。
  大家腦洞紛紛開大:說不定keyboardcat和西門吹瓜是CP,然後和殭屍娘是百合呢?
  這個提議很快推翻了,keyboardcat和殭屍娘是百合的話,為什麼還和西門吹瓜過七夕,應該質疑西門吹瓜到底是男是女才對,這樣就知道keyboardcat和西門吹瓜到底是ZS還是百合了,這關係到燒不燒誒!
  這個時候,大家還是以玩笑的口吻在討論著,所以也沒人真去考究,西門吹瓜到底是男是女,也就是小範圍沒圖沒真相的轉一下「咦關注keyboardcat那麼久總覺得西門吹瓜是女的啊」。
  
  Keyboardcat聲明了後就去睡了,可憐的死偷卡看著那條相當於雪上加霜的微博,心痛!
  難道說這是大大再暗示他不要再對自己打主意了……這是在含蓄的發卡嗎……
  死偷卡是一直開著keyboardcat的窗口的,看著keyboardcat正在輸入很久卻一直沒有說話,腦洞不禁越開越大:其實這是keyboardcat在想拒絕的話,但是不知道怎麼才能不傷害他吧?所以才有了那條微博……一定是這樣……
  死偷卡看著書架上那麼多keyboardcat的書,一晚上沒睡。
  死偷卡開始避著keyboardcat了,他不敢看keyboardcat發來的消息,每天就畫些幽怨的畫,也不理人,恢復了從前的做派。要不是他還在畫keyboardcat的小說,大家都要以為他轉路人了。這麼看,怎麼都像是被keyboardcat傷透了心,原來只是起鬨的群眾,開始真的感受到死偷卡的真愛了:支持殭屍娘!異性戀沒有出路,keyboardcat遲早回到大大身邊!
  當然了,鍵盤貓黑們也少不了的掐一掐keyboardcat,認為他這是借殭屍娘上位後,就一腳把人踹了。
  keyboardcat也無語啊,他沒想到死偷卡就這麼不理他了。
  西門吹瓜說:真愛被你傷心了,還不去解釋。
  keyboardcat:= =都是你搞的好嗎?
  他這回算是徹底感受到了死偷卡的心,但是一時之間,他也沒有辦法,因為死偷卡根本不和他說話,怎麼戳都裝死。
  死偷卡發的那些畫,他都有看。
  
  不過顯然死偷卡心如死灰不了太久,他還是憋不住的主動找了keyboardcat,決定死個明白,他死氣沉沉的開口:大大,你是不是覺得因為文字就愛上一個人很可笑啊。
  Keyboardcat很快回覆了:你是在說你自己還是《XXXX》。
  《XXXX》是一篇文,曾經keyboardcat推薦給死偷卡的,說的是受因為攻的文字愛上攻的故事,當時死偷卡看了還特別羞澀來著,老覺得keyboardcat是在暗示什麼。
  Keyboardcat雖然腹黑,但也並沒有裝傻,他這麼說就相當於問死偷卡是不是對自己來真的。
  死偷卡流淚:當然是說我自己……
  Keyboardcat:哦……兩個人單是在網上交談,三次元裡沒有任何接觸,這樣的感情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情況太多變……
  keyboardcatBLABLA說了很多,嚴肅的分析來分析去。
  後面的死偷卡都沒看進去了,覺得完蛋,這根本還是在含蓄的拒絕,所以就像喜歡看靈異的人不一定真想遇到靈異事情吧,大大喜歡《XXXX》不代表他就能接受《XXXX》裡那種戀愛,死偷卡失望的道:說到底,還是大大更喜歡可愛的女孩子吧?
  Keyboardcat反問:你是在說西門吹瓜?
  死偷卡:嗯。
  Keyboardcat:沒有,西門吹瓜有兩個,換人前是我現在學校的系主任,換人後是系主任的兒子,七夕我是和他們一家人去吃飯了。
  死偷卡:?!!
  Keyboardcat又兀自結合上一個話題繼續回答:其實女孩子男孩子這個問題,和網絡戀愛是一樣一樣的,說來說去,其實就倆字。
  死偷卡:什麼?
  Keyboardcat:看臉。
  死偷卡:…………
  
  keyboardcat笑了一會兒:我是說真的哦,你現在這麼癡漢,萬一現實中的我,根本不符合你的想像怎麼辦?應該說肯定不符合你的想像。
  死偷卡:大大怎麼確定肯定不符合我的想像啊!
  keyboardcat:你是在覺得我不夠瞭解你咩
  死偷卡心一跳:沒有沒有沒有!
  大大瞭解的我什麼樣,我就什麼樣!
  keyboardcat:反正真見面了你會很失望的,我之前說的那些你是沒聽進去嗎,不確定因素太多咯,不嘗試的話,我們至少還可以一直當朋友,粉轉黑可就沒救了。
  死偷卡手心都出汗了,堅定的說:我想試。
  死偷卡:這麼說可能大大不相信,但是我不是一個對顏很在乎的人。何況是對大大你。
  keyboardcat:哦,那你畫畫怎麼都畫美人。
  死偷卡:…………
  keyboardcat:還是說畫多了美人才不在乎顏?
  死偷卡:_(:」∠)_
  死偷卡:畫集已經送到我這裡了,我可以親手送給大大嗎?
  keyboardcat:嗯。
  
  死偷卡喜到想要下樓跑個五十圈,再一刷微博,原先的幽怨都成了鬥志。
  西門吹瓜算什麼!!!!!!!!!給我點蠟的都一邊去吧!!!!!!!!我才是人生贏家!!!!!!!!!
  死偷卡心情激盪之下,直接卡嚓自拍一張照片,發微博了。
  
  keyboardcat看到微博差點一口飲料噴在屏幕上,這麼興奮啊?
  他點開大圖仔細鑒定了一下,「好吧,我承認這位親有說不在乎顏的資格。」

作者有話要說:  




11

11、ACT.11 ...


  一張自拍,引燃了圍觀群眾的八卦熱情。
  殭屍娘原來是殭屍哥才對,那麼他老在圍脖上老是對keyboardcat一副含情脈脈的樣子是怎麼回事,人家去過情人節他就失戀要死狀,原來大家還可以喜聞樂見的討論一下百合,或者理解為閨蜜的獨佔欲,但是這會兒他一自爆性別……
  三角戀,複雜的三角戀啊!
  西門吹瓜後面不知道是瓜哥還是小瓜,keyboardcat覺得應該是小瓜這個死孩子,他轉發了死偷卡的微博:你有本事搶CP你有本事承認啊!
  死偷卡也回覆轉發了:呵呵。
  到這個時候,關於他們性別的討論才熱烈起來。
  西門吹瓜有不少人也認識,知道這個ID後面是個女性,而小瓜接手這個ID後,因為學業的關係,上線就不多,更別提聲明ID後面已經換人,所以討論起來後,很多人認為西門吹瓜是女裝男。
  再說殭屍娘,此時也有人貼了一段很久之前的群聊天記錄,是殭屍娘含蓄的承認自己是妹子的記錄。當然了,殭屍娘沒有出面承認這份記錄的真假,而且在沒有確鑿證據,他又放出了自拍照片的情況下,還是有相當一部分人覺得他的確是男生的,至少比西門吹瓜可信。
  所以這三角戀,到底是有百合有BG,還是都是百合呢?
  
  其實有時候真相很簡單,keyboardcat可以玩人妖號,也得允許殭屍娘不樂意爆性別啊。
  但是這個當口兩人都沒有澄清的心思,殭屍娘和西門吹瓜專心在微博上打起了嘴仗,小瓜純粹就是釋放壓力,順便他也確實看逆CP的殭屍娘不太順眼。至於死偷卡的心理就更簡單了,西門吹瓜這個ID讓他多受傷啊。
  看上去火氣十足的對噴,惹得不少粉絲站隊——當然,更多人是在挖掘八卦。
  事件中心的keyboardcat雖然一句話都沒發表,但是他是被八的最多,也是被掐的最多的,本來黑就多,這下子還涉嫌腳踏兩隻船,又一副心虛不敢說話的樣子,導致有粉都轉黑了。
  
  這邊呢,keyboardcat只去找了一下管理員哥哥。
  Keyboardcat:出來一下。
  管理員:?
  Keyboardcat:我要和男孩子約會了。
  管理員:噗!!!!!!
  管理員:等一下我擦一下屏幕上的血!!
  管理員:…………回來了,幾個意思?
  Keyboardcat:就字面上的意思。
  管理員:死偷卡?
  Keyboardcat:嗯。
  管理員:……
  管理員:腐男都這麼容易被掰彎麼?
  Keyboardcat:對啊。
  Keyboardcat:你小心一點。
  管理員:…………
  
  不管網絡上怎麼腥風血雨,現實生活還在風平浪靜的繼續。
  死偷卡很早就來到了他和keyboardcat約好的地方,是一家咖啡館,他坐在角落一個位子,手裡拿著自己的新畫集,忐忑不安。
  他爆了照,但是keyboardcat沒有,他也沒有要,兩人默契的等見面。
  現實中的keyboardcat,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
  這個問題早在死偷卡還沒有暴露前,就在心裡想過無數遍了,高冷,毒舌,腹黑,還有……
  咖啡館的門被推開,走進一位新客人,穿著T恤和牛仔褲,短髮,個子高瘦,他進來後目光巡□一圈,落在了死偷卡臉上,然後對他露出一個非常陽光燦爛的笑容。
  死偷卡手上的咖啡差點被灑了。
  是這個?!!
  難怪大大怕見光死……這個人設和網絡上的形象完全不一樣啊!看來精分的不止他一個人,大大外表居然如此親和!
  Keyboardcat很容易就看到死偷卡了,也看到了死偷卡的表情,和以前看到西門吹瓜被嚇一跳的時的幸災樂禍不同,他現在有點擔心,不會真的見光死吧,長得像好人(?)也不是他的錯啊。
  不要說情侶了,就是基友們面基後都有分道揚鑣的,就是因為和想像太不一樣,keyboardcat也算心靈堅強了,當初看到西門吹瓜後還不是嚇飛,何況死偷卡這種假想keyboardcat形象很久的人,貓大大的擔憂實在不無道理。
  但是keyboardcat還是鎮定的走到了死偷卡的對面,坐下,順手從他手裡把畫集扯過來翻,嘴裡打著招呼,「下午好。」
  雖然看到大大的長相和自己想像的真不是一個類型,一時有點對不上號,但好歹也做過點心理建設,而且一想到這個是大大真人,死偷卡還是非常腦殘的激動了,「大大下午好……你要喝什麼?」
  Keyboardcat:「橙汁吧。」
  死偷卡心想,媽蛋……
  Keyboardcat似笑非笑的道:「在想什麼,要坦誠的說出來啊。」
  沒錯沒錯,要坦誠,否則怎麼談戀愛。
  死偷卡說:「沒什麼,我就是覺得,大大喝的東西也沒我想像的高冷。」
  Keyboardcat:「對不起沒你想像的那麼中二哦。」
  死偷卡:「……」
  keyboardcat:「對了,畫手都像你這樣麼?」
  死偷卡:「……」
  死偷卡:「一開口的話……的確就是我的大大……TAT」

作者有話要說:  




12

12、ACT.12 ...


  就在網絡上掐得如火如荼的時候,keyboardcat和死偷卡正在自由的處對象。
  keyboardcat還帶死偷卡去瓜哥家裡吃飯了,小瓜得知死偷卡要來,死皮賴臉的讓瓜哥幫他和學校請了一個晚自習的假,回來吃飯。
  keyboardcat說:「可恥嗎,身為一個學生,你最大的任務就是學習,你說說你現在都干的啥!」
  小瓜:「圍觀,八卦,掐CP。」
  keyboardcat:「……不要臉!」
  小瓜和死偷卡見面,沒有硝煙,但肯定也不太平。
  等keyboardcat和死偷卡一走,瓜哥就訓小瓜,「你對死偷卡哥哥怎麼那麼沒禮貌呢。」
  小瓜叫屈:「媽媽,大家都認識,至於那麼客氣嗎。」
  瓜哥說:「第一,來者是客,何況人第一次來,第二,你們也就是網上掐過架,沒熟到可以不把他當客的地步吧?還是說你們什麼時候發展出了我和貓哥都不知道的交情?」
  小瓜:「……」
  瓜哥:「你這呱娃,你以為他是貓哥啊,能隨便你鬧。而且我看,再掐下去輸的肯定是你。」
  小瓜不滿了,「怎麼說的呢,你對你兒子這麼沒信心。」
  「狗膽包天,」瓜哥斜睨他,「滾回去學習去,賬號給我交出來,再掐架小心你的狗頭。」
  「……還系主任,這麼罵兒子,」小瓜委屈的道:「都說賬號給我了。」
  瓜哥狡猾的道:「我是說給你了啊,但是現在是因為另一件事收回來。」
  小瓜擠眉弄眼,「你是要親自上陣掐嗎?」
  「腦子裡裝點有用的好嗎,」瓜哥嚴肅的道:「不行,微博掐架已經影響到了你的學習,我要去和貓哥談談。」
  小瓜:「…………」
  從頭到尾一直在當背景的小瓜他爸把報紙一翻面,悠悠道:「反正你們說什麼我都聽不懂。」
  
  作為回禮,死偷卡也帶keyboardcat來自己住的地方吃飯。
  死偷卡並未住在學校宿舍,而是在附近租房。keyboardcat去了一看,可不是得租房麼,學生宿舍哪裡擺得下那麼多畫,整個客廳就像個畫室,桌上地上都是亂七八糟的畫具,把本就不大的空間擠得滿滿的。
  keyboardcat哭笑不得,「這怎麼下腳啊,你沒收拾麼。」
  死偷卡臉紅,「因為想坦誠的把這一面展露給大大看……到我房間裡來吧,我吃飯都在房間,外面給我當成畫室了。」
  keyboardcat進了房間,再次震驚了。
  牆上掛了很多畫,和這些畫的數量相比,死偷卡給keyboardcat小說畫的那些根本不值一提,而且這些畫中全是同一個人。最多出現的角度是此人居高臨下俯視眾生狀,勾起的嘴角還帶著淡淡的嘲弄。
  死偷卡悵然若失,「這些是以前畫的大大你……想像中的。」
  keyboardcat沒有立刻說話,他正在驚訝的觀看每一幅畫,有略顯潦草的速寫,也有完成度很高的水彩,有不少還帶給keyboardcat一種即視感,仔細一想,根本是根據他的微博畫的。死偷卡就坐在這裡,看著他的微博,幻想他的一舉一動,然後畫出來。
  雖然並非keyboardcat的面孔,但靈魂是他無疑了。
  keyboardcat摸著其中一幅畫,回頭微仰下巴沖死偷卡勾起嘴角露出一個淡笑,「怎麼樣,像嗎?」
  死偷卡點頭,「神態絕了!」
  
  死偷卡發現keyboardcat沒有什麼不爽的表情,小心的開口,「雖然後來看到大大後,想過要把這些收起來,但還是有些不捨得。不過絕對沒有其他意思,只是,我花了很多……」
  「我懂。」keyboardcat淡淡打斷他,「沒有關係,這些畫很好看。而且……」他突然掏出手機,拍了其中一張,然後發給瓜哥。
  很快,瓜哥回:我滴個娘!誰給你畫的頭像嗎!沒見過你之前我腦補的差不多也這感覺!不過是女的!
  死偷卡:……
  「看到了吧?」keyboardcat一笑。
  死偷卡大感欣慰,然後拿出了打包的飯菜。
  沒錯,他根本不會煮飯做菜,所謂請keyboardcat來家裡吃飯,就是在外面買一份回來一起吃。
  不過keyboardcat也不在意這個,主動收拾桌子。
  「等等,大大,讓我來!」死偷卡連忙制止他,「我來我來我來,這種事怎麼能讓你做。」
  keyboardcat一看他腦殘粉綜合症又犯了,忍不住道:「你別老這麼客氣。」
  什麼都「我來」,這以後萬一發展到了床上,也動不動就說「我來我來」該是什麼場景……
  死偷卡又臉紅了,看著keyboardcat,期期艾艾的道:「我捨不得讓大大做事。」
  keyboardcat:「這……」
  死偷卡低頭,「是不是我表現得太腦殘了……有時候我會有點擔心,因為在大大不認識我之前,我就喜歡了你很久,不知道多久你的進度會和我一樣。」
  還很怕進度沒一致前,就game over了。
  keyboardcat摸了摸他的腦袋,「嗯。」

作者有話要說:  下章完結




13

13、ACT.13 ...


  西門吹瓜:你和死偷卡怎麼樣了?
  Keyboardcat迅速回答:放假帶他回去見家長。
  西門吹瓜:……好效率啊!
  西門吹瓜:你哥哥知道嗎?Keyboardcat:知道了。
  西門吹瓜:沒想到貓哥這麼有行動力!
  Keyboardcat:我是世界上最好噠男朋友。
  西門吹瓜:……西門吹瓜:那我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麻麻。
  西門吹瓜:不過說真的,我得去把圍脖清了,免得小瓜老惦記著掐架。
  Keyboardcat:是唄,他還年輕。
  西門吹瓜:世界上最好噠男朋友,我這麼一刪圍脖是不是就算給你和你男朋友騰出位置來了233333
  Keyboardcat一時沒說話。
  他打字速度向來挺快,秒回消息也是他的優點,這下這麼久沒回,西門吹瓜自然感覺奇怪。
  大概是女人的第六感起作用了,西門吹瓜忍不住去刷keyboardcat很久沒更新的微博,居然看到了一條幾秒前剛發佈的微博。
  Keyboardcat:我得絕症了!對不起大家!接下來去國外治病,不一定活著回來,咱們下面見!
  西門吹瓜:…………………………
  
  西門吹瓜:你坑爹啊!!!!!
  Keyboardcat:有心遁去的話,這個是最經典的姿勢了,你說是吧?
  西門吹瓜:經典到假啊!不會有人信啊!
  Keyboardcat:我管他們信不信,專欄我也會去註銷。
  西門吹瓜:…………不是,等等,你為什麼要自殺啊= =。
  Keyboardcat答非所問:唉,正高潮著,就被掐斷了,小黑黑們一定很傷心吧。你也快去刪微博吧,估計能急死小瓜。
  他的微博現在正被狂轉中,西門吹瓜接著也刪光了微博,大家看得瞠目結舌。
  這是什麼節奏?要說黑,keyboardcat被狠黑過幾次,不至於這次就玻璃心了吧。還有他那個CP,喂,性別還沒扯清楚你走什麼走啊!
  
  不止是西門吹瓜,第一時間看到這個消息並來找他的,還有管理員和死偷卡。
  管理員:滴滴,你終於被掐到受不了了?
  管理員:早就該這樣了!退圈保智商!
  Keyboardcat:我這裡找不到翻白眼的表情,你那有沒有?
  管理員:[表情]
  Keyboardcat:[表情]沒錯,就是這個。
  管理員:_(:」∠)_哥哥是關心你。
  Keyboardcat:滾吧葛格。
  
  死偷卡:大大!!!!!!!發生什麼事情了?!!!!!!!!
  死偷卡:絕症是幾個意思啊!!!!
  Keyboardcat:沒絕症,騙人的。
  死偷卡:看出來了,大家都看出來了,好歹百度一個具體名稱= =這條分明充斥著一種「哥不陪你們玩了」的氣息啊!
  死偷卡:可是為什麼啊?《XXX》還沒完結呢,你不打算寫了嗎
  死偷卡:不會真是因為我和小瓜掐架吧……
  Keyboardcat:不是
  Keyboardcat:《XXX》還會寫的
  Keyboardcat:只寫給你看
  Keyboardcat:以後都只寫給你看
  
  抓住那對狗男男【討論組】
  管理員:咦,這什麼地方?
  西門吹瓜:我日!!!!貓哥性情中人啊!!!!
  西門吹瓜:嗨,我建的討論組,主題如組名
  西門吹瓜:我老瓜好多年沒見過這種人了!
  西門吹瓜:我要是讀者就砍死他!不過……
  管理員:_(:」∠)_肉麻到一塊兒去了……
  西門吹瓜:誒嘿,還聽說死偷卡給他畫了一整個房間的畫
  西門吹瓜:我怎麼沒這樣的兒子!
  Keyboardcat:……你這什麼比喻?
  死偷卡:謝謝大家我很幸福TAT
  西門吹瓜:趕緊打住,沒人採訪你,有種你上外頭秀去,現在滿世界找你男朋友呢
  Keyboardcat:不秀,所以銷號,秀恩愛分得快
  小瓜:哎我就日了!!!!!!!
  小瓜:不帶你們這樣玩的吧!!!!!!
  
  END
  
  全文含管理員部分知音式腦補,你懂的。
網遊/網配 | 留言:0 |
<<就是不想死 (上) by 天堂放逐者 (死心眼玩家攻x NPC Boss受) | 主页 | 管理員非要和我談戀愛 by 桃寶卷 (腹黑管理員攻x妹控話癆呆萌受)>>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