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櫃

藏書用的私人小窩~

每天醒來都在含我 by 爆炒小黃瓜 (短萌)

我是一根牙刷
每天主人醒來都在含我
可我的CP是杯子
TAT於是我背叛了主人(才不是


  1
  「我不想上班。」主人盯著鏡子,面無表情地說。
  然後他半低下頭,「啪」地拍開水龍頭,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地拎起我,在我臉上糊了一層白色膏體,塞進了自己口中。
  當他柔軟的舌尖包裹過我時,我有點忍不住了,羞澀蜷起了毛刷。

  主人一邊漫不經心地刷著牙,一邊用濕漉漉的手指劃開手機屏幕。
  他歪著頭,神色很冷漠地查看郵箱。

  我猜,他可能是在想怎麼辭職。
  這個想法剛一冒出,他就嘟囔了一句:「用什麼理由辭職好呢……」

  ……!主人居然真的是這麼想的!
  我全身刷毛都震驚地豎了起來,片刻後,又羞澀地蜷了回去。

  「>///////<~我果然是最瞭解主人的!」半晌,我從羞澀的漩渦中掙脫出來,對杯子興奮地說。
  杯子:「呵。」
  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主人終於想好了請假的理由,一直沒什麼情緒的眉眼和緩了不少。他發了郵件,繼續刷牙。

  我仰著頭,努力豎起刷毛貼近主人滑滑軟軟的口腔,感受主人舌尖時不時掃過我的溫熱觸感……那種感覺真是——太……
  ……太舒服了!
  伺候主人洗漱簡直是一種享受!
  如果我是一個人的話,現在應該失血而亡了吧?
  我一臉著迷地想。

  「傻逼。」杯子充滿鄙夷地說。
  我:「……」
  我:「你好煩……」
  杯子:「哼。」
  他哼了一聲後,見我不理他,繼續說:「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傻逼嗎?」
  我沉默了一會兒,撇頭道:「……你真的好煩。」
  杯子顯然不能理解這句話。
  他深深皺起眉,「我哪裡煩了?」
  「還不煩嗎?」我一臉控訴,「說別人傻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告訴別人為什麼傻啊?……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杯子愣住了。

  我覺得他應該理解了我那句話,因為那一整天,他都處於沉思中。

2
  「砰砰砰——」
  「咚咚咚——」
  「匡匡匡——」
  就在敲門聲即將演變成「啪啪啪」的時候,主人含著我,一臉不悅地開了門。

  一個長相沒我英俊但對人類來說算得上好看的男人,面色陰沉地站在門口。
  主人問:「幹嘛?」
  男人語氣很陰鬱,「為什麼辭職?」
  主人舔了一下我,咬字含糊地說:「做不下去了。」
  男人沉默。

  主人倚著門框,表情冷淡極了,「……還有事嗎?沒事的話我繼續刷牙了。」
  說完,主人含著我,轉身準備關門。
  然而就在門關上的那一剎那,男人突然抵住了門,手輕輕一擋,門就開了。
  主人:「?!」
  主人警惕地後退兩步,想質問男人,但他根本沒來得及張開嘴,下巴就被男人攥住了。只見男人眼神沉沉地盯著他的唇,然後驟然低下頭,咬上了主人的下巴。
  男人一臉「我是冷酷總裁我怕誰」地說:「我不許你辭職。」
  主人:「……!」
  我:「……!!」
  ……嗚!接吻的時候請先把我拿出來好嗎!我才不要跟陌生人接吻咧啊啊啊啊!

  男人親了一半,似是發現嘴裡含了根牙刷很不好操作,比主人還不憐香惜玉地把我抽了出來,扔到水槽裡。
  我摔了個臉朝地,傷心地哭了起來。

  杯子站在鏡子邊,居高臨下地盯了我許久。
  我以為他要安慰我,結果他說:「傻逼。」

  ……@#¥%&!
  我哭得更傷心了。

  3
  「別哭了。」
  我眼淚啪嗒啪嗒。
  「……別哭了。」
  我撇頭,繼續啪嗒啪嗒。
  「………別哭了!」
  我低頭,轉為嘩啦嘩啦。

  杯子黑臉盯著我,像是下一秒就要憤怒地咆哮。
  但他竟然忍住了,還認了錯:「好了,我錯了行了嗎?」
  我愣住了,好半天才說:「你在跟我說話?」
  「………」杯子臉又黑又臭,「不然呢?」

  我垂下頭,沒吭聲。
  杯子深吸一口氣,語氣總算柔和了點:「怎麼了?」
  我眼淚汪汪地說:「……水槽……好髒……」
  杯子:「= =會變人嗎?」
  我:「……?」杯子:「會變人的話,自己站起來。」
  我覺得他在糊弄我,「這又不是奇幻小說……怎麼變!」

  杯子輕輕歎了一口氣,語氣徹底柔和了下來,卻依舊是那一句:「傻逼。」
  他趁男人把主人拐進臥室的那一瞬間,驟然往後一躍。

  我嚇得刷毛豎起,「……=口=!你是瓷的啊!!!」
  杯子不以為然,「哼。」

  然後,我就看到了終生難忘的一幕。
  「匡當——!」
  瓷杯墜地後迅速碎裂開來,一片片白潤細膩的瓷片無力而虛弱地癱倒在衛生間裡,我眼淚頓時飆了出來,聲嘶力竭地喊道:「……杯子!!!」

  So……
  Bad End
  ↑這是不可能的。

  事實上,我確實這麼喊了,也流了淚,差點哭暈在水槽裡,但話音一落,那些瓷片就「站」了起來,緊接著彷彿被什麼力量牽引一般,飛速旋轉著朝水槽前方凝聚——
  一秒,兩秒,三秒。
  ……
  五秒。
一個頎長的人影漸漸在我眼前凝聚成形。
  
  4
  那是一個皮膚如骨瓷般白淨的青年。
  他人形完整後,冷冷地盯了我一眼,把我從水槽裡撈了出來。
  我咕噥,「真的可以變人啊……」
  青年嗤了一聲,「除了你,大家都會變。」
  我:「0 0……」
  青年:「……」
  青年皺眉,「你這是什麼眼神!」
  我:「敬佩的眼神……」
  青年:「……」
  我:「0 0怎麼了?」
  青年撇頭,「別這樣看著我,會讓我覺得自己很蠢。」
  我:「……喔。」
  我如他所願地轉過了頭。

  青年眼神變得有些無聊。
  他漫不經心地看了看四周,走到主人的臥室門前,「卡嗒」一下,反鎖了。
  我:「…………」
  我欲言又止,吞吞吐吐。

  青年惡聲惡氣地說:「又怎麼了?」
  我為難地道:「這樣做……是不是……太……萬一主人出不來怎麼辦?」
  青年表情突然冷淡了下來,「哼。」頓了一下,他補充,「傻逼。」
  我:「……!」
  ……嗚好煩又亂罵人!

  接下來幾分鐘,青年說什麼都不再理我,面無表情地來到水槽邊,學主人的樣子「啪——!」地擰開水龍頭,然後……然後……
  然後他開始用力揉搓起我的刷毛來!
  我整個人……不,整個刷幾乎被他揉得窒息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青年終於停下了揉搓的動作,把刷毛濕漉漉甚至有些分叉的我,從水龍頭下撈了出來。
  他微瞇起眼,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打量我。
  我抖了一下,蜷起刷毛,不寒而慄。

  「好像乾淨了。」青年嘟囔了一聲。

  我愣了愣,恍然大悟。
  原來……他剛才,是在幫我洗澡?
  雖然動作粗魯得不行,但畢竟這是別人第一次專門幫我洗澡!
  我情不自禁地滴下了感動的淚水。

  就在這時,我臉上忽然一涼,被糊了一臉白色膏體。
  我仰頭,很茫然地看著青年。
  青年無視我的表情,垂下眼睫,眼神很恐怖地盯了我很久,接著抬起頭,把我……
  放進了嘴裡?!

  5
  青年的口腔很軟很熱,內壁甚至帶著一種特殊的香甜,徹底包含住我時,我忍不住發出一聲愜意的歎息。
  ……>///////<這麼說好像有點歧義。
  但就是那個意思啦!
  唔,字面上的意思。

  他一邊慢慢地抽/送牙刷柄,一邊用舌尖輕舔我的刷毛,舔得我全身都含羞地蜷了起來。
  「舒服嗎?」青年突然問。
  我刷毛又蜷了一下,半晌,點了下頭。
  「跟主人比起來,誰讓你更舒服?」青年繼續問。
  「……啊?」
  「快說。」青年表情又冷淡了下來。

  「唔嗯……」我很為難。
  雖然青年含得我很舒服,但怎麼可能因為含得舒服就背叛主人呢!
  可……
  可他確實含得很舒服……

  我陷入了舉步維艱的境地,刷毛苦惱地糾在了一起。
  青年白嫩嫩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個笑。
  他極具磁性地「呵」了一聲,抽出牙刷,放在雙唇間輕輕抿了一抿,聲音放得柔和極了,「快說。」
  我:「!!」
  我被他一抿,刷毛緊緊地蜷了起來,全身上下滾滾燙燙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青年低聲道:「不說就當你選我了。」
  我把頭緊緊埋在刷毛裡。
  就當……選你了!
  我相信主人不是那麼小氣……哼嗯……的人!
  閃念間,他竟然又含舔了我一下。

  一個美好清新的清晨,就在青年的含舔中,悄(yin)然(mi)無(fei)聲(chang)地度過。
  我有點說不出的羞愧。

  6
  中午十二點。
  青年終於放過了我,把我從嘴裡吐了出來。
  我刷毛蜷得太久,導致全身都有點痙攣,奄奄一息地癱在青年手掌喘息。

  青年用手指輕輕地幫我順毛。
  他柔聲問:「舒服嗎?」
  我:「唔嗯……」
  他俯下身,鼻尖挨我挨得很近,聲音幾乎柔成了一汪水,「那不要讓主人用你了好不好?」
  我沒聽清,「……啊?什麼?」
  青年:「不知道就算你答應了。」
  我:「……」
  青年探出紅艷艷的舌尖,舔了一下我的刷毛,輕聲道:「好不好?」
  我:「……>///////<~」
  我刷毛羞答答地軟了下來,癱倒在敵人的淫威之下,鬼使神差地說了聲好……
  青年微微一笑。

  氣氛變得曖昧起來。
  青年目光也漸漸深邃……
  他低下頭,黑漆漆的眼珠一錯不錯地盯著我,慢慢地探出舌尖——

  就在這時!
  「啪!」
  「砰!」
  「咚!」
  「趙陽,你有病啊,鎖什麼門!」臥室那邊,突然傳來主人暴怒的聲音。
  我一下子從青年的美色中清醒過來。

  青年微微蹙起眉,目光冰冷地看向臥室那邊。

  趙陽實屬無辜。他沉默片刻,反駁道:「不是我鎖的門。」
  主人冷哼了一聲,「不是你,難道是我嗎?」
  房間裡只有他們兩個「人」,趙陽無從辯解。
  「卡卡」兩聲,主人又使勁拽了兩下門,見拽不開,他聲音更煩悶了:「——我早跟你說過,在酒店那一次是意外,你不用,也沒有必要承擔任何責任。」
  趙陽沒吭聲。
  主人:「……操!這爛門!」
  趙陽依然沒吭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見主人驚喘一聲:「趙陽你幹什麼!你他媽把我放下來……唔!嗯,混蛋……」

  青年在這時回過頭,微笑著說:「聽到了嗎?」
  我:「0 0聽到了什麼?」
  青年俯下身,用指尖刮了一下我的刷毛,柔聲點破真相:「你主人並不愛你,他被另一個男人上了。」
  我:「……」
  青年語氣柔若春風:「你被拋棄了。」
  我:「…………嗚!」
  我傷心欲絕。

  青年垂下眼睫,用一種說不出是什麼情緒的變態眼神盯了我許久,半晌輕聲道:「跟我走吧。」
  我:「……!?」
  青年白皙英俊的臉離我離得很近,「我會認真含你舔你的。」他神色認真極了,「牙刷和杯子本就是一對,不是嗎?」
  「……可是……」我羞愧地低下頭,「我不會變人。」
  青年道:「我教你。」

  我好為難。
  一邊是買我含我舔我的主人,一邊是和我呆了那麼久的杯子……
  為什麼一根牙刷不能被兩個人舔TTTTATTTT
  好吧我知道我心太大了……

  7
  最終,我選擇了和我朝夕共處的杯子。
  他教我變成人後,每天都把我舔得很舒服。

  嗯,這篇文就算完啦!
  再寫……就要被鎖了_(:」∠)_


  番外

  鏡子裡的少年尖下巴,大眼睛,兩毛眉毛粗粗的往上揚,頭髮又硬又短,一看就不好惹。
  不好惹……個大頭鬼咧!
  我這樣和善可愛的刷,變成人後居然長這樣!
  看著青年溫柔深邃的眉目,我深感不服。

  「可以換臉嗎?」我苦惱地道。
  青年抬起我的下巴,舌尖十分靈活地舔過我的臉,觸感又軟又燙。他低低啞啞地問:「為什麼要換?」
  我:「= =我覺得這個好醜……」
  青年點頭道:「嗯,的確好醜。」
  我:「……」
  「但是我喜歡。」他又舔了上來。
  我心臟被舔得麻麻的,想了想,一臉「>///////<」地說:「大家都是人了就不要這樣啦。」
  青年柔聲道:「你想怎樣?」
  我心臟更麻了,連手都有些發抖。
  好半晌,我鼓起勇氣道:「我們可以做點人幹的事。」
  青年頓了一下,又用那種很恐怖的眼神盯著我……
  我心臟麻得快要窒息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抑或是才過了幾秒,青年點了點頭,湊上來舔了下我的眼皮,輕而又輕地說:「好。」
  我:「…………/////////!!」
  嗚……不知道為什麼全身都甜軟了!

  當然,這種錯覺很快就消失了。
  那一整天我都在啜泣中度過。

  第二天早上,我黑著臉從床上爬起來,到樓下去買包子油條。
  賣包子的大媽很熱情地遞給我一瓶風油精,一臉同情地感慨:「夏天快到了啊……」
  我:「……?」
  大媽:「蚊蟲也特別多。」她意有所指地掃了一眼我的脖頸。
  我低頭一看:「…………」
  orz……這個早餐我不想買了怎麼辦!
  大媽語重心長,「要多注意防蟲啊,蚊蟲攜帶的傳染病特別多……要是一不小心染上了什麼病可怎麼好。」
  我只好頹然地點頭,「喔喔,知道了。」

  買完早餐,我心力交瘁地上樓,剛打開門,就被一個人用力壓到了牆上。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只聽「啪嘰!」一聲,我知道,那是包子汁漿四濺的聲音。
  青年全然不顧包子的死活,眉目冷然,「你去哪裡了?」
  我:「…………你鬆手啦!」
  他低下頭,「嗯?」
  我只好保持被大媽說教的表情,一臉麻木地提了下死無全屍的包子,「下樓買早餐。」
  青年神色緩和了一些,提過包子,隨手拿了一個往嘴裡塞,「下次未經允許不准單獨出門。」
  我:「……喔。」

  也許有很多讀者看到這裡,會以為青年在玩囚禁play……其實不是啦,我變人變得很不熟練,常常會變著變著就恢復牙刷的形態……
  例如……昨天那個……
  _(:」∠)_刷艱不拆。

  喔喔,差點忘了,作者要我在結尾交代一下主人和趙陽的事,畢竟人家也算是副CP……
  可青年根本不允許我去看他們!
  所以……交代不了orz
  不過我猜,大概已經在了一起吧。

  TAT作為曾經被主人含舔的牙刷,我感覺心好痛……
  只有和青年一起……甜過他們了!哼。

-END-
現代 | 留言:0 |
<<〈[封神]穿越洪荒之業蓮〉上 by 喏言 | 主页 | 就是不想死 (下) by 天堂放逐者 (死心眼玩家攻x NPC Boss受)>>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