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櫃

藏書用的私人小窩~

醜神的新娘 by 淮翼 (強大忠犬攻 傲嬌萬人迷美受 肉香 生子 西方魔幻)

攻:桑格
受:萊爾


前言:真的是某天做夢夢到的,一個浪(huang)漫(bau)的西(狗)幻(血)神(坑)話(爹)故事。




【楔子】

這天,又是給神明獻上新娘的日子。

一大早,這個繁華的都城就熱鬧起來,家家戶戶灑掃好自家的門庭,便換上自己最簇新最乾淨的服飾,帶上貢品跟著親族聚集到神廟的外頭。隨著神侍們奏響的樂聲,新娘就在大祭司的禱詞、信徒們的歡呼和灑落的花瓣中被送進了神廟。

當新娘進入與神明的新房,神侍們隨即關起了厚重的門扉,一眾信徒在這時才能進入神殿,在寬廣的廳堂裡獻上他們的貢品,跪下祈求神明能滿意這次的新娘,並保佑他們這個都城繼續繁榮安康。

獻祭的儀式隆重而又簡潔,響樂停止後人聲也就逐漸的離去,神廟重又恢復以往的肅穆寧靜,只餘神廟深處禁閉的房間中忐忑不安的新娘。

新娘身穿她這輩子最華美的服飾坐在床上,柔軟的鮮紅色衣料上用金線繡著細緻而繁複的圖案,但她一點都無法欣賞這身喜慶的著裝,緊繃著情緒小心的聽著四周的動靜,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卻什麼都沒有。

就在她漸漸因為疲倦而放鬆,她的眼前突然出現一抹漆黑的身影,於是她抬起頭注視來著的容貌,卻差點因為懼怕而尖叫出聲。

來人有著深褐的膚色,頭頂長著一對黑色蜷曲的犄角,指甲漆黑銳利如同森林中的野獸,正用一雙血紅的眼瞳居高臨下的注視著她。

新娘簡直要因為自己的噩運而哭泣起來,她們信仰的神明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外貌,而她以為的榮幸卻是個可怕的悲劇─她居然要委身侍奉這樣野獸一般的神嗎?

「妳不必害怕,我絕不會傷害妳,我很開心妳的到來。」

長相醜陋的神明開口,與他可怕的外貌相反,他的嗓音卻是非常溫柔和緩的。

他剛要牽起她的手,突然房中又出現了另外一名神祇,而新娘立即被對方的容貌擄去了心靈。這是一位多麼俊美的神祇,他的皮膚白皙、五官明朗深邃,碧綠的眼瞳和微勾的嘴角帶著親和的笑意,一頭水瀑金髮耀眼的如同天上的晨光─這才是新娘心目中神明的模樣。

黑髮的神祇在金髮的神祇出現的時候,明顯的透出不悅的氣息來。

「你還記得我們的賭約吧?新娘得以自由的從我們中,選擇其一做為她的夫婿,而未被選中的那位絕不能做任何的阻撓,只要這是新娘自己的意願。」

「我記得。」

金髮的神祇上前牽起新娘的手,在她的手背印上輕柔的吻。

「美麗的女孩,妳知道妳的選擇對我們來說有多麼重要嗎?來吧,選擇我們中的一位做妳的夫婿。」

新娘毫不猶豫的牽住金髮神祇的手,當她站起身走向金髮神祇時,黑髮神祇伸出手拉了她一下,她立刻像碰到什麼噁心之物一樣重重甩開,扭頭對黑髮神祇說到,「我現在已不是你的新娘,你讓我覺得噁心!」

然後新娘歡欣的投入金髮神祇的懷抱,金髮的神摟著她露出一個邪惡的笑。

新娘被金髮神祇接回他的住所,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只是一直未曾與「夫婿」同床,然後在某天迎接到的是她滿面愁容的夫婿。

「我的新娘,我一直未能與你同床,是因為他的從中阻撓,而他力量比我強大,我恐怕就要失去妳了!」

「不,我不要回去!」

「那麼,妳願意為我殺了他嗎?他想要得到妳,因此對妳的到來一定非常歡喜,妳只要在這時敬上摻了秘藥的酒就能殺死他。」

於是新娘果然照做了,他看著黑髮的神祇在他面前倒下,就迫不及待的回到金髮神祇的身邊,與他一起慶賀擺脫了阻撓他們的威脅。

金髮的神祇微笑著接受新娘的敬酒,並看著新娘飲下屬於她的那杯酒水,只要等對方昏睡,他就能一口把她吞進肚子裡,再去嘲笑那位居然選擇不斷相信人類的黑髮神祇,一如以往的每一次……咦?

眼前的影像越來越模糊,而新娘則向他露出了別具深意的笑容。

「怎麼…會……」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只好自己動手來改變這個情況。」

【正文】

萊爾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桑格的床舖上,一身光裸、手腳被縛。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萊爾震驚的喝問。

「勾引那些女孩,破壞我的新婚夜,並且藉此嘲弄我讓你很愉悅嗎?」桑格赤膊上身,露出盤著藍色圖騰的健壯肌理,只在腰際圍一條米色的布巾,慢慢走來。

「我、我只是想幫你那愚蠢的腦袋,看清楚那些人類的惡俗和醜陋!」萊爾看著桑格,喉嚨發緊,體內更升騰起一股燥熱。

「噢……這麼說,我還應該感謝你了?」桑格挑了挑眉問。

「感謝就不用了,你還不快把我放開。」

「既然你這麼好心,何不就幫我到底呢?你知道,這些歲月以來,我從來沒有過妻子,但是我的慾望需要釋放……我想你對我這麼好,一定也很樂意幫我解決這個小小的問題,對嗎?」

桑格站在床邊,大手滑過萊爾的大腿、腰際,然後停在他的胸膛,用指甲尖搔刮他的乳首。

「唔……」

桑格伏下身,親吻他的紅蕊,用嘴吸啜讓那裡挺立起來,萊爾身體僵了下,很快挺起胸膛迎合,桑格見狀,狠狠在他胸上咬了一口,留下圈明顯的牙印。

「你寧願傷害我的自尊,也不願意承認其實你渴望我?」

「我……」

桑格扯開腰際的遮蔽物,露出猙獰的昂揚,掐住萊爾的下巴強迫他張嘴,然後將自己的分身塞進去。他的東西又粗又長,只勉強進了三分之一,隨即他開始抽動起來,撞擊直達萊爾的喉部,讓他難受的作嘔流淚。

萊爾一邊掙扎,一邊用憤恨的眼神看著桑格,桑格也沒有任何快感,很快悻悻的抽出來,解開萊爾的束縛叫他滾。萊爾擦了擦嘴巴,突然狠狠揍向桑格,「我比你更痛苦!」

「你這始作俑者憑什麼這麼說?」

桑格和萊爾扭打起來,萊爾一邊質問,「我和你相處的時間,遠比那些人類長,結果你居然選擇要娶人類為妻,而不是選擇我?他們脆弱、膚淺又醜陋,我一次又一次讓你看清他們的真面目,你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選擇他們,我到底哪裡比不上他們?」

「我從來不知道你對我……」

「難道你要我抱著你的大腿,跪在你的跟前搖尾乞憐向你求歡嗎?你本來就應該選擇我!只有我,能和你比肩,我以為一次、兩次你就能明白,那些人類一個都配不上你,但是你卻一次都沒有看向我。」萊爾被桑格壓制在地,就憤憤的瞪視桑格,雙眼憋得通紅,理直氣壯的彷彿自己遭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我也愛慕你呀!你是那麼的完美,眾神之中你是最閃耀的星辰,我只是個全身漆黑的……野獸。」桑格撫摸萊爾有些凌亂的金髮,將它們梳理順暢。

「我就喜歡你這個樣子,他們不欣賞沒關係,這樣你只有我…只有我……」萊爾將桑格的頭顱按向自己,啃咬上他的嘴唇。

「萊爾,你看我們浪費了多少時間在彼此傷害上,我以為你討厭我,視我為一只臭蟲,所以我只好遠離你免得引你生厭。但是我渴望你,你也不討厭我不是嗎?你就不能好好的對我說,說……」

「我要你,我只要你,你是我的。」

「好吧,這麼說也不壞,但是我會好好教你更直白的表達……」桑格猛的將萊爾抱起扔到床上,隨即壓了上去讓他逃脫不了。

「喔……你要怎麼教我,桑格?」萊爾挑起嘴角,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隨即被桑格狠狠的吻住。

桑格的舌頭強勢的闖進,在萊爾的口腔裡攪動,攫取他的呼吸,又將他的唇吮咬的紅腫。兩個人都沒穿衣服,貼著身體磨蹭的像要起火,萊爾攬著桑格加深這個吻,又用膝蓋去蹭他那雄起的性器。

結束了這個綿長的吻,桑格轉而舔起萊爾的身體。萊爾的皮膚像牛奶一樣純白又柔滑,且彷彿摻了蜜似的散發香甜的氣息,桑格一吋也不想放過的舔拭,萊爾都要融化在這種攻勢之中了。

「桑格……別舔了…唔…」

萊爾難耐的喘息,分開雙腿夾著桑格的腰,其意義不言自明。

「我還沒……你希望我直接進去嗎?」

「再磨蹭我就把你那裡擰下來,自己……哼嗯……」

桑格一手托高萊爾的腰,把自己硬熱的性器直挺挺的戳進萊爾的小洞裡,這一定會疼,但萊爾根本不管那麼多,挺起腰桿迎向入侵。

「我想他繼續長在我身上,能更好的滿足你。」桑格打趣到。

隨著桑格的進入,萊爾只能不斷的喘著氣,放鬆自己的後穴,讓這個粗長的肉刃,深入再深入,像要嵌進他的靈魂裡一樣。桑格愛撫著他的身體,轉移他的疼痛感,緩慢的挺進終至全根沒入。

萊爾盯著他們相貼的下腹,那個在他看不見的地方,他們緊緊的交合在一起,他能感受到體內被撐得脹疼,把桑格的性器包裹住。桑格的一切都是他的,沒有誰可以跟他搶,這種滿足和占有的感覺,讓萊爾都要喜極而泣了。

「桑格……」萊爾低低的呼喚,他的表情既痛苦卻又滿足,桑格從來沒看過萊爾這樣的表情。與眾神交往的時候,萊爾總是噙著迷人得體的微笑,有多少神祇的目光追隨他、為他心醉。而以往萊爾前來嘲諷他的時候,則是惡毒中帶著憤怒,他以為萊爾的憤怒是在鄙視他的不自知,原來……

「痛嗎?」

「我不痛了,以後也都不會痛了。」

桑格又吻住萊爾,然後下身便前後動了起來。一開始,萊爾還微皺著眉,慢慢的舒展開來,嘴裡則發出沉醉和歡愉的呻吟。

「桑格…桑格…恩……」

原本艱難的挺進越發順暢,桑格的動作也就大起來,他強健的體魄和有力的腰桿,帶來一波比一波更兇狠的攻勢,在萊爾體內恣意馳騁,開拓他、征服他、占有他,讓他們徹底屬於彼此。

「萊爾……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桑格找到萊爾體內的敏感處,對著那兒衝撞、輾磨,萊爾舒服的高聲呻吟,抱緊桑格,讓自己隨著他的抽插晃動身體。

「桑格……阿……好棒…阿…」

神的體力幾乎沒有極限,位同戰神一般的桑格體力更甚,萊爾只能在他的攻勢下顫抖,承受彷彿沒有盡頭的慾望橫流將他淹沒。

終於,桑格稍感饜足,萊爾也已經喊啞了嗓子,桑格的精液一股又一股的射進他體內,將他的內腔灌得滿滿的。萊爾張著嘴喘息,全身顫抖不只,高潮的愉悅在他身上滾動,讓他說不出一句話來,只能激動的直掉眼淚。

桑格抱著萊爾無比的滿意,像只大犬一樣舔去萊爾的眼淚,在他的身上又親又啃留下一個個的紅印。萊爾的身體軟綿綿的,任由桑格在他身上肆虐,那根罪惡的性器還停留在他體內,不久就又蓄勢待發起來。感覺到在他體內再度脹大的性器,萊爾的表情都有些愣住了看向桑格。

「我族的傳統,是新婚之夜不下床,而且必須讓新娘滿意的一句抱怨的話都不會說才行。」桑格平常冷硬的表情此刻是各種溫柔的笑容,末了還補充,「如果能讓新娘這一夜就有了子嗣,就是最棒的了。」

慢著,他怎麼不知道桑格家族那一支還有這個傳統?

「桑格…我……」

不給萊爾反抗的餘地,桑格很快又發動攻勢,再度將萊爾捲入情慾之中,讓萊爾只能舒服到哭叫,釋放了一次又一次,也被射了一次又一次,到他的肚子都滿脹起來,再也吃不進一滴精液為止。

【尾聲】

萊爾神殿的大祭司和桑格神殿的大祭司,因為侍奉的主神「新婚」縱情的緣故,難得的有了清閒的假期。

至於那位本來嫁給桑格的新娘呢……恩,他就是桑格的大祭司「米亞」,因為其靈力的緣故,洞悉了桑格神和萊爾神之間的糾葛和折騰,再也看不下去只好下海扮新娘,然後把萊爾神打包打包丟桑格神的床上。早這樣不就好了嗎?憑什麼要犧牲一個又一個的人類新娘,然後讓她這樣的大祭司累死累活呢?神祇呀,真是讓人難以理解的高深存在!

米亞又看了看鏡像水盆,桑格神纏著萊爾神索要了七天終於饜足了呀……隨即她被桑格神召喚了。

米亞進入神殿深處,空氣中濃郁的縱情氣味,讓她即使已經偷看了不少還是感到臉熱。重重的床幔被放下來遮擋住床上的身影,桑格神坐在帳外床沿處,腰上就蓋著條布,抬手交給米亞一顆鴕鳥蛋大小的珠子。

「這、尊貴的神呀,孵育您的後嗣這麼重要任務怎麼可以交給我……」桑格神的動作也太快了,說搞大就搞大還讓萊爾神蛋都生了,米亞心內直咋舌。

「什麼我的後嗣?我的後嗣還在萊爾肚子裡而且才不只一個……咳。這個是之前萊爾吞下去的新娘子,她們只是被送進異空間沉睡起來而已,需要妳和妮蕾解開封印,然後送她們回家去。並且告訴她們,往日不可再提,否則就準備承受神的怒火和制裁。」

「是,遵命,那麼我退下了。」

米亞捧著那顆「鴕鳥蛋」匆匆退下,只想趕快和萊爾神殿的大祭司妮蕾盡速解決這個問題,然後繼續放她的假去。

可以肯定的是,以後再也不需要為桑格神選新娘子了。

〈全文完〉2014/03/28

【短小番外】

『萊爾和桑格在一起了!』

當萊爾穿著寬鬆的白衣,露出鎖骨處藍色的圖紋,在眾神的聚會上出現時,這個消息很快就炸開來。眾神都知道,彼此相屬的神祇之間會交換特徵,這種藍色的圖紋全天界只有桑格身上有,現在出現在萊爾身上的意義不言可喻,而桑格原本一雙血瞳,其中一只則轉換為萊爾那種碧綠色。

噢,這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兩神不是還鬥得不可開交嗎?

萊爾的欽慕者不少,有些忍不住的直接就向桑格下戰帖,隨即就在外頭打鬥起來。與萊爾有交情的神也都圍過來關心,每個人都忍不住盯著他鎖骨上那明顯的藍色圖紋。

「你們沒看錯,這是桑格的圖紋。」萊爾淺笑,撥弄一下衣服,讓鎖骨更加曝露出來,簡直像在特意炫耀一樣。

「咳,恭喜,祝賀你們在一起。」

萊爾笑得更開心了,舉手投足間比以往更加迷人誘惑,眾神都不禁受他的魅力影響而臉紅心跳,真想向外面扯一嗓子大吼:桑格快把你家美神帶回去!

桑格也不愧是戰神一般的神祇,迅速的解決挑釁者後回到聚會中來,緊跟在萊爾身旁宣示自己的存在。萊爾見他回來,給他一個微笑靠向他,在他耳邊說到,「我覺得有些累。」然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於是以往還會在這樣的聚會中流連許久的萊爾和桑格,這次簡直就像只是來宣告「新婚」一樣,很快相偕著離開了。

「萊爾剛剛摸了自己的肚子。」

「不是我們想的那樣吧……」

「必須是呀!桑格是什麼出身,他們那一支的後嗣多到可以淹沒我們……雖然能成神的也不多。」

「萊爾那支的後嗣不多,但每一個都是神祇。」

「…………」

以後絕對是桑格和萊爾的時代呀!眾神想。

〈短番外完〉
PS:無可救藥的生子黨必須必須塞個象徵多子多孫的結尾哼哼。以及特別為了寫有了圖紋的萊爾,就像孔雀一樣到處炫耀的樣子XD
魔法 | 留言:0 |
<<牛魔王吃蚊子+特典 by 烏蒙小燕 (冷酷強大攻 呆萌受 攻寵受 生子 肉) | 主页 | 〈皇兒,接招〉下 By 憐惜凝眸>>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