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櫃

藏書用的私人小窩~

每天起床都被下床萌死 by 西瓜炒土豆 (健氣攻x腹黑受)

一個雙向暗戀的故事。短萌。受音攻x攻音受 xD


江慕是個CV。準確的說,是個微微有點小名氣的CV。
入網配圈一年半,江慕也算混出了點小成就,雖然沒有大神那樣一招手圈裡便腥風血雨的影響力,倒也還是有了一批跟在後頭叫著傻媽好萌傻媽求出新傻媽求嫁的腦殘粉。
咳,當然必須全是女生——誰讓他天生是個受音。

江慕長得並不受,清俊挺拔眉目清朗,撩了衣服身上還有小腱子肉,嚴格說起來更像鄰家溫油英俊的大哥哥攻類型。偏生這樣的長相配了一副甜軟的嗓子,一開口便叫人大跌眼鏡。
想當初迎新時,接到的同系齊劉海學妹剛見到清俊的學長眼睛便放亮光,忽閃忽閃直朝他射來,結果一聽他開口,整個人便立刻崩潰成菜市場曬了三天脫水的魚,走向宿舍的漫長路上愣是一眼都沒再看過他。
於是後來學妹拉他入網配圈做個萬年受時,江慕總疑心她是在挾私報復。

江慕在圈裡的熟人不多,但大多都喜歡調戲他。尤其在他改了新名字後,幾乎是走到哪被調戲到哪。
誰讓他改了個誰見誰發笑的ID。
江慕入圈時便被學妹叮囑既然已經逃脫不了萬年受的命運乾脆就取個活潑可愛大方美麗的ID,方便更多人記住。於是初始的時候,攻身受音的江慕同學的ID是——軟軟。
這麼噁心的ID竟然沒有引起處女劇劇組裡全體人員的生理不適,只能說明江慕的聲音實在與ID太過契合。
正當軟軟的名頭在圈裡漸漸有點辨識度時,江慕便又抽瘋換了個ID,從此開始了被調戲至死的生涯。
新ID叫——每天起床都被下床萌死。

ID太長,信息量也太大。尤其在看不見他攻身只能聽見他受音的二次元,這個ID幾乎被所有人嘲笑過。
「軟軟你是自己分了個身睡在下床麼?」
「軟萌教主竟然還能被別人萌死?」
「軟軟傻媽你下床放的自己照片麼一定是這樣的!」
「傻媽你萬年受的命運是不容篡改的不要再試圖換個攻的ID了!」
……
……
凡此種種,佔據了江慕幾乎所有的對話框。

咳,江慕同學其實內心很攻,奈何造化弄人,注定在圈裡是攻不起來的命。
即使口頭禪是「嗯?」這麼攻的語氣台詞,配劇pia戲時也顯得十分靠譜內斂,寡言少語單字蹦,也還是沒有攻的氣質,最多不過被說成害羞軟萌受。
聽說很多大神CV可以自由變換各種聲線,江慕表示十萬個羨慕嫉妒。


說起江慕的新ID,其實是他內心埋藏已久的真實想法。
江慕下床的同學叫江阮,和江慕五百年前是一家——當然,江慕十分希望五百年後兩人也可以變成一家。
是的,江慕暗戀他的下床。
江阮是那種走到哪都能激起女性憐愛的萌物,如果萌度有等級的話,他的等級一定到了十分凶殘的高度。堪堪卡到一米七的身高不是重點,膚白貌美眼眸黑澈不是重點,性格溫順也不是重點——重點是,聲音比人更加軟萌!
好吧,江慕最開始的確是因為這點才對江阮好感倍增的。同盟戰友什麼的不要太有愛啊!
何況外表禮貌疏離的江慕同學內心是個森森的萌物控,面對此等凶殘的萌物戰鬥力簡直不堪一擊,輕易就被俘虜。

然而江慕十分苦惱,雖然江阮長了一副絕世受(……)的樣子,也並代表人家就是彎的啊。掰彎直男有難度又有罪惡,江慕也不想貿然唐突了萌物,一拖便拖了近兩年。
幸而江阮和他關係很好,畢竟江慕雖然看起來冷冷淡淡,對江阮卻是一百個真心好,江阮也自然而然把他當做善良正直的好朋友真心相處。這大約是江慕唯一值得慰藉的事情了。

至於這個ID,也不過是江慕同學不再滿足於用心上人名字諧音做稱謂而選擇了更直觀的表達方式的產物而已。



江慕近日有些糾結。

新接的劇裡配攻的CV是圈內頗有名氣的江上姜大人。江上姜在圈裡以百變著稱,從0.5到純1變換簡直毫無壓力,再加上自身也很敬業配合,是圈內眾多策劃爭相競奪的熱門選手。
這個新劇劇組人員都不是什麼大手,江慕這樣的粉紅在組裡已經能得到大神待遇,可見一斑。然而這劇近日卻大紅起來,離出劇還遙遙萬里便有無數人關注。原因當然是江上姜的加入——更爆料的是,江上姜大人是自己要求加入的。
身為一名圈內大手,接劇都是要仔細挑選的,三次元裡忙的時候可能半年一年也不過配一個劇——反正粉絲群都已經固定了。所以像江上姜這樣主動接個透明劇的行為簡直掀起了軒然大波,粉絲紛紛猜測大人的意圖,黑粉開始編寫陰謀論,一時間眾說紛紜。

不過,江慕糾結的可不是這個。只要劇不被掐到出不了,他倒不在意那些人怎麼說。
他糾結的是更詭異的事——江上姜貌似在追他。
說是貌似,其實他也不太確定。雖然耽美網配圈裡基佬確實一抓一大把,江慕倒也沒有自戀到覺得合作的CV會因為聲音喜歡自己。但是,江上姜的表現確實稍微曖昧了一點。
日常的調戲暫且不論,江慕早被調戲習慣了。私下裡,江上姜加了他的個人企鵝和歪歪,不時聊個天主動要求搭個戲什麼的,天氣變幻也時常被提醒關心,偶爾說漏嘴三餐極不規律還被教訓一番——江慕不覺得他和那位大手已經熟到了這種程度。
然而對方不挑明,他也不好說什麼。圈內的前輩主動找他聊天搭戲,他不搭理也就太不識抬舉了。就算對方明顯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也沒法說什麼。何況,和基友說大概也不會有人相信吧——江上姜在圈裡實在是名聲太好,從不搞曖昧從不傳緋聞,潔身自好得像朵白菊花。
天知道他為什麼對自己另眼相看。

就在今天,江上姜又以工作忙不固定在線為由要走了他的爪機號。他已經不想吐槽為什麼不固定在線要靠他聯繫而不是策劃這種事情——反正,吐槽了也不見得有用。
何況他並不真心排斥。
江上姜攻起來的純1音簡直太得他心了,完全滿足了江慕自身憧憬卻又不可能達到的狀態,並且音色還稍微有點似是而非的熟悉感,莫名便親切了起來。
好吧,他就是音控怎樣,不可以麼。

不過,接受他卻是不大可能的吧。
江慕握著手機回了江上姜一條晚安,悄悄探頭瞅了一眼下床。
江阮已經睡熟,連手機不知是因為電話還是短信而亮起來的屏幕都沒能影響到他,濃密的睫毛掃在白皙膚色上,立刻又把江慕萌得抓心撓肝。

自己還有心上人,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在一起甚至也不敢表白,他也還是不想放棄。好感歸好感,一邊踏一腳這種事情他還是做不來。
嗯,還是挑個合適的機會和江上姜說清楚吧。江慕這樣想著,慢慢進入了黑甜的夢境。


學校開運動,身高體格都算不錯的江慕同學毫不意外的被體委拽進了三個項目的比賽。江某人表示十分悲傷。
三個項目恰好分佈在運動會的三天裡,上午預賽下午決賽,跑步項目中間還夾了個複賽,相當於三天都必須耗在運動場上了。而宅男江阮是絕對不會踏足運動場的,就算吶喊加油這種事江慕也捨不得叫他來——細皮嫩肉曬傷不要太快啊!
不能陪江阮宅三天的某人十分悲痛,然而強烈的集體榮譽感(……)又讓他做不出故意放水好止步預賽的事情。於是江慕果然認認真真在賽場上耗了三天。
魂淡啊老子還要和阮阮二人世界的啊!江慕內牛滿面。
幸而也不是完全沒機會。
最後一天是江慕不擅長的跳高,於是江慕同學在沒有放水的情況下如願以償的與決賽失之交臂。瞅了瞅被體委拉著做後勤苦力的另外兩位室友,江慕滿面喜氣的打了聲招呼,興沖沖地奔向宿舍樓。
半天也是可以過二人世界的!宿舍那兩隻燈泡不在,人生簡直太美滿了有木有!
當然,二人世界只是江某人的臆想罷了。事實上,大多數情況不過是江阮玩遊戲他也玩遊戲,江阮睡覺他也睡覺,江阮上廁所他也上廁所(……),然後自己腦補出相親相愛琴瑟和諧的場面而已。

興沖沖的江慕興沖沖地跑到了宿舍門口,興沖沖地的準備推門大喊,卻被門縫裡傳來的聲音打斷了念頭。
門虛掩著,裡頭隱隱傳來低沉的男聲,聽起來並不像是認識的同學。江慕想了想,輕輕推開了一點門,側耳往裡聽。
「我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你還是不肯介紹朋友給我認識麼?」
低低的男聲飽含情感,十分惹人動心。然而這話語於江慕卻是當頭一擊。
臥槽怎麼回事!江阮有男朋友了不是吧!還在一起很久了!!他從來也不知道的啊啊啊!
咳,要原諒外表淡定疏離的江某人那時刻咆哮著的內心,畢竟是常年混跡二次元的人類,外表越淡定內心越草泥馬什麼的是一定會有的設定啊。【喂!

江阮並未回答,那男聲又接著開口。
「那……就只介紹最好的朋友,好不好?」
男人的聲音本就動聽,語氣裡又含了懇求委屈的意味,聽得江慕都要心軟了。
但是!江慕內心又呼嘯過一群草泥馬。
江阮最好的朋友不就是他麼!介紹情敵給自己認識這種事情不要太虐啊!他一點也不想認識那個聲音很像江上姜的混蛋情敵啊!誒等等……江上姜?
江慕像是回魂一樣突然反應過來,第一句不太清楚,再聽一句倒確實發現不對了。那男聲跟江上姜的聲音未免太像,簡直……一模一樣。江慕近一個月和他常常有交流,對他的聲音算是很熟悉了,想來和他一樣音質的並不多,應該也不會認錯。
屋裡的男聲還在繼續,話題已經轉到了不知名的方向。江慕仔細聽了又聽,終於確定那聲音應該屬於江上姜。
臥槽現實有男朋友竟然還敢在網上追他!男朋友居然還是他的心上人!根本看不出他是那種人啊,幸虧被自己抓個正著!蒼天有眼啊有木有!渣男簡直不可饒恕必須千刀萬剮剝皮抽骨剃筋以絕後患!
堅決不承認自己內心為能解決情敵而竊喜的江某人大義凜然的推開了宿舍門。
「江阮,別相信那混蛋!」

=======================================================
我寫完了快表揚我!竟然寫出了七千字啊喂!
果然一到結尾就爆字數!
但是我還沒有檢查錯字QAQ
先發一段檢查過的。校園網簡直太虐了我發幾遍都發不上來……
所以實在不行明天起床發吧反正完結了!
□23 ☆☆☆西瓜炒土豆於2013-04-09 22:24:02留言☆☆☆ 
【掌上晉江——博朗電子書】
屋裡只坐了江阮一個人,聽他回來那麼大動靜,原本面朝電腦的頭此刻正朝向江慕,眨眨眼,茫然地看著他。呆呆的樣子立刻又萌得江慕死去活來。
不行!現在不是癡漢的好時候(……)!江慕咬牙扭過頭,走上前去翻找江阮的床鋪被子,連床下桌下也不放過。
尋找未果,江慕有點不太相信。正常人類不應該有這麼快的躲藏速度啊,能躲的地方都找過了總不至於蒸發了吧。回頭見江阮依舊茫然,江慕整了整臉色,開口詢問。
「人呢?」
「……?」
「我說你男朋友呢?那個混蛋可不值得你再信任了。」
儘管江慕同學語氣很淡定,對面的江阮還是擺出了一副信息量太大很難消化的表情。
「……我什麼時候有了個男朋友?而且……為什麼是男不是女朋友?」
江慕可沒空和他打太極:「好了我都知道了不用瞞了,是gay也沒關係啊反正我也喜歡你……那混蛋到底藏哪去了……」說著推開了陽台門出去檢查。
「不會跳窗出去了吧……」江慕煞有介事的看了看窗口有沒腳印,壓根忽略了他們住在六樓這個事實。
什麼也沒找到的江慕疑惑地走回來,卻發現對面的人比他還要疑惑茫然。
「你說……你喜歡我?」
我說了?我竟然說了?!江慕內心咆哮著,臉上盡力的不動聲色。
「嗯,如果我說了的話就應該是吧……」
話出口江慕就想甩自己一嘴巴,這麼賤的話會有誰相信他是在表白啊!
江阮倒是不在意,看起來似乎還沒緩過神。江慕抑制著想去揉他臉的衝動,盡量語氣平和的開口。
「江阮我不是要拆散你們,那男的在網上還追我來的。他的聲音我絕對沒認錯,所以你不用護著他了。還介紹給朋友……我看不如介紹給朋友揍!」
江慕義憤填膺,對面的人消化了一會,突然噗嗤笑出來。
「你說的是這個吧?」
江阮伸手點開電腦上一段錄音,低沉的男聲緩緩傳出來。
「我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你還是不肯介紹朋友給我認識麼?」
……
……
……

江阮眨了眨眼,以為江慕已經明白了。結果江慕半響蹦出一句話來。
「那混蛋提要求都只敢錄音麼?!」
「……」

江阮揉揉太陽穴,簡直有些哭笑不得。
「這是你廣播劇的台詞啊……你都不看劇本的麼……」
納尼!!江慕愣了許久,最後頗不好意思的伸手撫了撫後腦勺:「那個……最近太忙沒來得及看後面……誒不對!你怎麼會有江上姜的干音的?你認識他?」
莫不是江上姜知道了自己有心上人於是來找江阮麻煩結果卻被江阮迷住了兩人墜入愛河一發不可收拾獨留他一個炮灰……
看著江慕一臉面無表情,江阮知道他一定又腦補去哪個國度了。沒人比他更瞭解江慕一副清清淡淡軀殼下是一顆怎樣活力四射的心了,簡直活潑到了令人哭笑不得的程度。只不過平日江慕以為自己裝得很好,他便也假裝確實不知道而已。
歎了口氣,江阮伸手拉了拉呆滯狀態的某人。
「江上姜你也認識的啊,就住你下床。」
「誒下床哪個混蛋……!!!」腦補中的江慕突然回過神來,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你不可能啊你聲音明明很軟……」說到一半突然頓住了。
圈內有許多大手,確實可以音色大幅度變換無壓力。只不過他從來沒想過,身邊竟然也有一個。
果然,江阮眨眨眼,吐出了類似表白的話。
「江慕,我很喜歡你。」
不再是軟糯的江阮,而變成低沉磁性的江上姜。攻音十足的男聲飽含深情,電得人簡直下一刻就會點頭說我願意。
江慕愣了很久,突然手忙腳亂的翻出手機,撥打了從未撥過的江上姜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機械的女聲傳來,江慕不知為何莫名鬆了口氣。
江阮眨眨眼,拉開抽屜拿出了小小一張SIM卡,關機替換了手機原本那張,再開機。做完一切,江阮伸手拿過江慕的手機,撥打了通話記錄上第一個備註為「江大手」的號碼。
桌上屬於江阮的手機響了起來,鈴聲很熟悉,是江慕之前配過的一個古風劇的ED。

江慕整個人都石化了。

「對不起啊江慕,我不是故意騙你……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說,你不要生氣……」江阮低著頭解釋,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
「你別頂著阮阮的臉發出這麼攻的聲音好吧!」江慕突然打斷他,像是回神了一樣。
江阮頓了頓,解釋的情緒都被打散了,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幸而江慕也並不在意他的解釋,而是乾脆利落的將他撲倒在了床上一頓啃,良久才放開他,像是終於洩憤了一般。
「小東西你到底是怎麼騙過我的?」
「打字聊天你又看不到的啊。至於聲音……你沒發現每次你和江上姜講話我都不在宿舍麼?」
江慕配音十分專注,甚至不太注意周邊情況。現在回憶起來,似乎是有這麼回事。
「那你在哪裡?」
「西門那個咖啡店的包間裡。配劇是挑你平時不在的時候。」
江慕還是疑惑:「我沒看到你帶電腦出去啊。」
「嗯……」江阮猶豫了一下:「笑笑會帶電腦給我用。」笑笑就是當初拉江慕入圈的齊劉海學妹,也是江慕在圈內的親媽策劃。

沉默半響,江慕又拉過心上人使勁兒蹂躪。
「小混蛋你們竟然合起伙來騙我……虧我一直以為你是天然呆,原來是扮豬吃老虎啊!小騙子……」
江阮渾身癢癢肉,被江慕一碰笑得死去活來,一個勁兒地求饒,笑得快岔氣才被放過。
「誰讓你都敢去改那種ID了也不敢跟我表白啊!我只好自己去找你了……反正你配劇時候都不理我。」語氣三分委屈七分傲嬌,江慕幾乎是立刻便原諒了他的隱瞞。
「好好,之前是我不對。」
江阮滿意的點點頭,隔了一會,又眨眨眼,笑得甜甜地湊上去。
「那……我聲音這樣,你還喜不喜歡我?」
「喜歡,喜歡得簡直想掐死你!」
江阮嘻嘻笑,湊上去親了親他嘴角。


「說起來,你之前怎麼不和我合作?」
「沒機會嘛,大手是有身價的呀。」
「……得瑟。現在怎麼有機會了?」
「你配劇老不理我很煩啊,這個劇笑笑是策劃,我就跟朋友說是幫學妹然後就接過來了嘛……」
「好吧……你配劇沒用過本音?」
「當然沒有。我是攻啊是攻!」
「嗯,自我安慰是可以有的。」
「……混蛋!」

……

「說起來,你以後不許再騙我了!這一次就騙得我夠苦了。」
「恩恩,沒有下次了!」
江阮眼鏡睛笑得亮晶晶,認真的點頭。


THE END


=====================================================
簡直要被校園網虐死了……
還有個番外--快熄燈了網速實在hold不住所以明天發吧……
其實番外十分坑爹看不看都可以的大家隨意╭(╯^╰)╮
嗯,就是這樣的。

坑爹番外:笑笑的聊天記錄

笑總攻:搞定你家那位了?
江上姜:嗯。
笑總攻:他就沒有懷疑怎麼這麼巧?
江上姜: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我怎麼騙了他這件事情上。
笑總攻:好吧我就知道我親愛的學長其實智商根本不夠用……
江上姜:沒有。
笑總攻:?
江上姜:他很聰明。
笑總攻:……不要放閃光彈啊魂淡我知道你護短了可以了吧!
江上姜:嗯。
笑總攻:……如果不是認識你我一定會以為你是個攻。
江上姜:我本來就是。
笑總攻:切!你那小身板攻得下學長麼!攻心受身懂麼!
江上姜:……至少聲音攻。
笑總攻:你也只能自我安慰了哈哈哈……不多像你這麼腹黑的受確實不多啊不多!
江上姜:……嗯。
笑總攻:我真可憐我智商不夠用的學長,被你騙了這麼久臨到頭連發現事實都要你主動給他製造機會……話說回來,你為什麼要給他機會發現呢?
江上姜:如果我自己告訴他,他一定以為我一直在耍他。
笑總攻:你本來也是……好吧算我沒說。但是我還是想吐槽你的名字,江上江什麼的根本是他上你吧!自我安慰果然是小受的必須技能啊哈哈哈……
江上姜:……
江上姜:給你聽個東西。

【傳送音頻ing】

笑總攻:「你的干音啊?給我聽幹嘛給後期好了……」
江上姜:後面。
笑總攻:?
江上姜:聽後面。


笑總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上姜:……
笑總攻:學長太喜感了哈哈哈!不要相信那個混蛋哈哈哈!你竟然錄下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上姜:……
笑總攻:要是學長聽到一定會崩潰死的哈哈哈哈哈哈!
江上姜:……不能告訴他。
笑總攻:我知道我知道,不行再讓我笑一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上姜:……
笑總攻:話說,你真的不打算告訴學長你其實本音是攻?
江上姜:嗯,就讓他以為我本音和他一樣好了。
笑總攻:……你當初到底是為什麼一見他就用那麼詭異的聲音說話的?莫非你第一眼就看上他了?
江上姜:單純想配合他而已。
笑總攻:=凸=好吧
笑總攻:說實話不用本音說話堅持兩年這種毅力簡直太令人敬佩了……我懷疑你體內裝了變聲器。
江上姜:……
江上姜:他是萌物控。
笑總攻:?所以?
江上姜:那樣的聲音更能讓他喜歡。換本音的話,他就不會一見我就露出可愛的表情了。
笑總攻:那是癡漢啊哪裡是可愛了……
江上姜:很可愛。所以不能變回本音。
笑總攻:……那你以後怎麼辦?總不能騙一輩子。
江上姜:我畢業會去開個手術證明,證實我聲帶受損聲音變粗變低。
笑總攻:……誰信啊……
江上姜:他會信的。
笑總攻:=凸= 學長到底是造了多大的孽才會讓你看上啊……
江上姜:……你可以跪安了。
笑總攻:……
笑總攻:喳!小的先下去休息了,主子萬福金安!
江上姜:嗯,退下吧。
笑總攻:=凸=

【真的完啦】
【不要和我討論BUG我知道有無數BUG……但是番外就是拿來搞笑的嘛沒關係啦誒嘿嘿~隨便看看笑一笑就好啦~科不科學什麼的誰在意嘛╭(╯^╰)╮】
網遊/網配 | 留言:0 |
<<桐花中路私立協濟醫院怪談 by 南琅要減肥 (溫柔攻x堅強受 恐怖度突破天際) | 主页 | 《重生之将军VS将军》作者:蒙面大侠(强强 机甲)>>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