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櫃

藏書用的私人小窩~

[非關英雄]永遠在一起 by哇嗚光明神(朝x夜)


(非關-朝x夜)慎!

所有大朋友小朋友們不想看h的話可以看到第二段在按左上角的紅底白字叉叉或右上角的藍底白字箭頭哦
※bl有
※h有
※朝索阿夜崩壞有

以下,正文開始!



『朝索!我都說過多少遍了,不用用敬語稱呼我了啊!』
『少爺,我之所以用敬語喚您,是因為心上有你啊...』
『...』
『少爺...我...我喜歡您...而且...是情人之間的那種...但我想...我們不可能在一起...所以...請讓我就任性這一次吧...』
※ ※ ※
自從前幾天我和少爺...告白之後,什麼事也沒改變,我依舊服侍著少爺,但我們之間卻多了一種叫尷尬的氣氛。
我也很清楚的感覺到少爺似乎很想弄清楚我對他的情感,可是每每開口要問我的時候我就馬上找藉口以逃避問題。
其實...我對於少爺的情感以經有一段時間了,沒想到竟然會在那種情況下脫口而出。
真是失職!
竟然讓自己的感情問題去困擾少爺...
望了望窗外,已經傍晚了,少爺還沒回來,應該可以去買個菜。
今天要買的份量可能要比平常多一點,因為伊薩克說要來,就吃牛排吧!
心裡這麼盤算著,突然一聲巨響從客廳傳來。
我立即衝出廚房,只見少爺躺在地上,左手嚴重扭曲,全身還都是血,使客廳裡充滿了揮散不去的濃重血腥味。
少爺漂亮的眉毛全皺在一起,看起來一臉痛苦的樣子。
見狀,我立刻跑上前,
「少爺!您還好嗎?」
一聽到我的聲音,少爺馬上睜開眼,不過還是有些失焦。
「少爺?唔...」
擔心的話呼之欲出,但一股拉力將我往下拉,然後嘴唇就碰到一個柔軟的物體。
那是...少爺的唇。
軟軟的、聞起來香香的,還會感到莫名的溫暖。
少爺的技術真好,這樣都不會撞到...
不、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少爺!請問您在做什麼?!」
瞬間從少爺身邊跳開,我有些驚慌的問。
日皇雖然沒有在監視了,但是天荼先生還是看得到啊!
如果荊棘小姐在旁邊怎麼辦!
而且等等晚飯時也會很丟臉的!
「呵,朝索第一次露出這種表情?~」
什麼表情?驚慌嗎?
的確,我剛剛是激動了點。
「...」
見我沒回答,少爺收起了原本開玩笑的眼神,轉換成認真的神色。
他用沒受傷的那隻手撐起自己,動作有些僵硬。
看著他吃痛的樣子,頓時令我心痛萬分,但還是沒忘了去幫他。
經過了一番折騰,我才讓少爺沈重的身體靠著小茶机坐好。
「少爺,有什麼事困擾著您嗎?」
我輕輕的問著。
少爺沒有回答,只是低頭不語。
沉默了片刻,就在我開始疑惑的時候,少爺終於開口了:
「朝索...我...」
接著,又露出猶豫的表情。
我看了看少爺的手,微笑著說:
「少爺,我先幫您把傷口處理好,好嗎?」
「好吧...」
※ ※ ※
在我快處理好時,少爺咬著下唇,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直直的盯著我,而我直覺他想要說話,而且很重要。
但我沒有因此而停下手邊的工作,只是等著他開口。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他開口了,儘管他的語氣還是那麼的不確定。
「朝索...我想...從很久以前...我應該...就喜歡上你了吧...」
我很驚訝,不過基於身為管家的良好訓練,我依舊微笑著。
完成最後的處理,我抬起頭看坐在椅子上的少爺,聆聽。
「可是...自從你和我告白之後,我就更確定我喜歡的是你了。」他頓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又接下去說:「如果你擔心別人會反對我們的話,我有足夠的勇氣可以說服,不管是哥哥,荊棘或是波賽蒂!還有,就算我和你是主僕關係,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所以,你...以後,絕對不可以說什麼我們不能在一起的話!」
少爺說到後面越來越激動,最後還流出了眼淚。
我看到他眼裡的痛苦,這時我才懂,原來我的一番話令他傷心。而我笑了,真心的。
「是。」
他見我笑了,也破涕而笑,伸出手環住我的腰,將臉埋入我的胸膛。
心裡有一道暖流竄過,手情不自禁的撫上少爺,摸了摸他柔軟的銀髮。
沙蒂娜,搞不好我已經找到可以和我永遠在一起的人了...
※ ※ ※
「嗯啊...朝...索...啊啊!」
「少爺...」
銀髮的少年緊抓著自家戀人的黑色長髮,迷濛的銀瞳流出激情的眼淚,讓人不禁想要好好的愛憐一番。
粉嫩的紅唇因為下身的撞擊而吐出不成字句的呻吟,唾液隨之流出,沿著下巴畫出漂亮的弧線,而抽插發出的水聲和囊袋拍在臀上所製造出的拍擊聲令房內的情慾高漲了許多。
兩人的交接處流出的體液染溼了潔白的床單,化開形成了深色水漬,雙方的眼裡充滿濃濃的情慾和數不盡的愛意,潮紅的臉頰訴說著無限的快感。
「朝...索...啊啊!要去了!」
「少爺...!」
被稱為少爺的少年弓起身射出濁白的精液,下意識收縮著腸壁,也使朝索一絲不留的射進那勾魂的禁地。
高潮過後,兩人都躺在床上微喘著氣,眼中的情慾漸漸退去,只剩愛意還停留著。
「朝索...吸血鬼可以活很久對吧。」
安向夜突然這麼問著。
朝索原本想坐起身,卻被壓了回去,無奈的他只好躺著回答:
「是。」
安向夜聽到答案便安心的笑了,美麗的令朝索看的失了神。
「那就好...抱我,朝索。」
「是。」
朝索輕輕的環住安向夜的腰,又說:
「少爺...」
安向夜打斷朝索的話。
「叫我夜而且不準用敬語。這是命令。」
見朝索想反駁,安向夜馬上補了一句。
朝索愣了一下,隨即又苦笑著說:
「夜,你會痛嗎?對不起,剛剛對你那麼粗魯。」
安向夜勾起幸福的笑:
「不會,只要是朝索就不會。」
看著安向夜,朝索也笑了,彷彿覺得剛剛的擔心是多餘的。
安靜的被抱著的安向夜突然開口道:「以後只有我們的時候你就叫我夜,好不好?」
「好...」
「還有,你以後不準離開我,知道嗎?」
這句話來的太突然,朝索沒料到安向夜會這麼說,愣了好一會兒才在安向夜認真的注視下回過神。
這表示少爺不想要他離開他,朝索這麼想。
「那麼愛你,怎麼會捨得離開?」
朝索抱緊對方,笑著說。
安向夜聽到他的回答時,全身狠狠地震了一下,臉猛然刷紅,害羞的將自己的臉壓向朝索的胸膛。
看到這個反常又可愛的反應,朝索不禁又硬了起來,但小心翼翼的不讓安向夜發現,就因為不希望他太累。
過了許久,安向夜的聲音才從朝索的懷裡發出:
「我也...愛你...」
朝索驚訝的瞠大眼,但他接下來的動作讓他變得更加驚喜。
「所以...在來一次。」
安向夜翻身將朝索壓向床,自己則是跪在他身上,臉紅的幾乎可以滴出血一般。
手伸到身後用兩隻手指撐開因為已承受多次而變得濕軟的後穴,在用另一隻手握住朝索紅腫的勃發緩緩的坐上去,自己動了起來。
手回到前面愛撫著自己不知何時立挺的乳珠和青芽,滿足的喘息著。
驚訝歸驚訝,朝索還是配合的上下挺動。
不只是因為這是主人的願望,而且一向對這種事感到害羞的小情人竟然自己第一次那麼大膽的向他索求,當然要給些獎勵。
「唔嗯...」
安向夜甜美的呻吟在次響起在這陝小房間裡,令人感到慾火焚身。
夜,還很長。

<完>
同人 | 留言:0 |
<<道祖有只食人花 by辰辰小天 | 主页 | 腳踏車 by炎玥>>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