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櫃

藏書用的私人小窩~

不要吃我好不好 BY 北有晴兮

攻:張起靈
受:吳邪

一朝吳邪變成小粽子
被送到看門張大爺家裏
萌萌的吳邪
張大爺能不心動麼
還是盜墓筆記的背景,但是不算是架空,我不喜歡脫離盜墓筆記設定的瓶邪同人。
這是個超級短篇,而且很萌很萌的一個文
是我第一次嘗試瓶邪萌文
也很暖,送給大家
本來是吳邪仍在依舊天真那一篇的番外,但是想了想兩個文不太有關聯,於是單獨拎出來了,一章完結233方便大家下載著看。
【張起靈沒有理會吳邪的抗議,把兩隻手從自己的頭上巴拉下來,吳邪見狀深以為這個冷冷帥帥的人又生氣了,嘴一撇,就作勢要哭,張起靈心急之下,一爪子就捂住了吳邪的嘴,“別哭。”
吳邪驚懼,點了點頭。
於是張起靈就放下了捂著吳邪嘴的手,結果剛放下來,吳邪就“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熊孩子……張起靈閉了閉眼睛,讓自己冷靜一下,“不是說了不哭麼?”
吳邪一邊哭一邊哽咽,“你見過哪個小孩子說不哭就能不哭的?”
“……”】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天作之合 盜墓 甜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吳邪,張起靈 ┃ 配角:胖子,解雨臣,瞎子 ┃ 其他:盜墓筆記,萌暖小短文

 ☆、不要吃我好不好

  
  白雪茫茫的長白山,還是美的讓人心驚,然而一個圓滾滾的胖子還是那麼顯眼,他拉著一個板車,上面放了一個正方形的禮盒,哼哧哼哧喘著氣。嘴裏還念叨著,“這年頭,當個快遞都這麼累心。”
  胖子一大早起來本來是想去杭州找吳邪一起過端午的,但是打開門卻看到門口放了這麼一個盒子,上面還壓了封信,是吳邪的筆跡。
  “胖子,一定要在今天把這個盒子帶到長白山,給小哥,不然我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也一定不要打開!麻煩你做次快遞員了,然後你可以到杭州,我包了粽子在冰箱裏。”
  雖然胖子總是不靠譜,但是也不會拿吳邪的生命開玩笑,雖然他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問了問解當家的,解當家的只說,按照吳邪說的去做。
  於是就有了開頭這一幕。
  當胖子把禮盒帶到青銅門前的時候,只有喘氣的力氣了,還心想這是不是一堆炸藥,吳邪想直接炸掉青銅門。歎了口氣,明明今年小哥就能出來了,不差那麼幾天,這麼急哄哄的送來的包裹到底是什麼鬼,難道是吃的穿的?還事關生命,吳邪那樣的本事,怎麼可能還能有威脅到他生命的東西,越想越覺得自己是被耍了。可是都到這兒了……
  歇了一會兒,胖子看著面前巨大的青銅門,有點傻眼,吳邪只說了把包裹給小哥,可是沒給開門的方法啊。
  想了想,胖子就走上前去,特別禮貌的用手敲了敲門。
  “有人麼?你的包裹到了!”
  本來真的只是腦袋短路吼這麼一嗓子,沒成想伴隨著吱呀的放佛來自地獄的悶沉聲音,青銅門真的緩緩的打開了。
  沒什麼表情,留著稍長的頭髮的熟悉的一張臉探了出來。看著胖子,指著盒子淡淡道,“這個麼?”
  胖子愣愣的點了點頭,“嗯。”
  於是張起靈就把方形盒子抱了起來,“謝謝。”
  胖子還特憨厚的笑了笑,“不謝,給五星好評就成。”
  張起靈點了點頭,然後關了門。
  關了門……了門……門……
  “我靠!”反應過來的胖子破口大駡,“胖爺我不是送快遞的!小哥你出來!”
  然而這次任憑胖子再怎麼喊,門都紋絲不動,似乎剛才只是他的一場幻覺,可是身邊的的確確少了個讓他拼了老命帶上來的大盒子。
  張起靈抱著盒子往裏走,有一張特別亮閃閃的大床在黑暗中尤其明顯,張起靈把盒子扔在床上,盯了一會兒,然後就開始拆盒子,隨著一層一層包裝拆開,張起靈很明顯的聞到了一股子食物的香味兒。似乎是粽子。
  雖然還是沒什麼表情,但是手下拆的動作明顯加快了。張起靈抿了抿唇,可能是一箱子的粽子,能吃的那種。
  然而當真正全部拆開後,張起靈難得的傻眼了,木質的盒子裏,蜷縮著一個人,一個全身□□身上卻散發著食物那樣的粽子的味道的人,
  似乎是覺得有點冷,那個人更加緊的縮了縮身子,張起靈撩開擋住那人臉的頭髮,忍不住驚訝道,“吳邪?”
  蜷縮的人睜開了眼,眼中是純然的迷茫,張起靈幫忙把人給扶起來,這才發現,這人的身下壓著好多小小的粽子。
  吳邪坐起來之後,眨巴了下眼,長長的眼睫毛,眨巴起來,特別的好看,“不要吃我好不好?”
  張起靈第一次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回答起來的話讓人覺得智商下線,“嗯,不吃。”
  吳邪笑了笑,像個孩子似的,“你真好。”
  吳邪的表現太不正常了,張起靈難得的主動問道,“吳邪,你怎麼了?”
  吳邪的眼睛了除了迷茫還是迷茫,“吳邪?你給我取得名字麼?”
  “……”吳邪失憶了,張起靈這樣判斷,然後又心裏默默補充,可能還不僅僅是失憶,看這樣子,失心瘋還差不多……
  這時候吳邪肚子裏響起了咕嘰的聲音,有點餓了,瞄了瞄自己的周圍,吳邪看到自己身邊很多可愛的小粽子,於是自顧自的拿了個粽子剝開吃了起來,滿足的眯起了眼,看到張起靈還在看著自己,心想著,這個人也餓了麼?
  於是特別好心的拿了一個粽子遞過去,“你吃麼?”
  張起靈接過去粽子,心情頗為複雜的和吳邪一起吃了起來。
  吃了一會兒,張起靈放下了手裏的粽子,再次不甘心的試探道,“吳邪?”
  吳邪放下手中的粽子,有點緊張的看著張起靈,“不好吃麼?”張起靈不知道怎麼答話,吳邪眼圈開始泛紅,“你不喜歡麼?”
  “……”回答他的還是沈默,然後吳邪再也忍不住似的“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張起靈看著吳邪,內心的表情是這樣的。▼_▼
  張起靈想,吳邪似乎是智力退化了,現在的心智可能只是小孩子那樣,不過張起靈並不嫌棄,只要還是吳邪,沒有智商都沒關係,更別說只是退化了。但是,關鍵是,悶大爺從來沒有哄過小孩子!
  面前這只哇哇大哭的吳邪該怎麼哄!
  張起靈被哭聲搞得頭疼,卻只是呐呐的說,“你別哭了。”
  吳邪自顧自的哭。
  張起靈強調,“你別哭了。”
  吳邪還是繼續哭。
  張起靈突然覺得,當初吳邪跟自己說話自己不回答時候的感覺是不是和自己現在的感覺是一樣的。特別日了狗的心情。
  “你別哭了!”這一聲尤其的大,據說大聲說話表強調。
  然後吳邪果然不敢哭了,可是神情特別的委屈,那撇著嘴的樣子,怎麼看都是一副委屈死了的樣子。
  張起靈坐在吳邪身邊,有些僵硬的伸手摸了摸吳邪的頭髮,據說這叫做順毛。
  吳邪小聲的抽噎著,在悶油瓶僵硬的一下一下的順毛中,慢慢緩了過來,然後把自己手裏啃得特別狼藉的半拉粽子遞到張起靈嘴邊,“你吃。”
  張起靈怕吳邪再哭,於是面癱著臉,張開了嘴,任由吳邪糊了自己一嘴的粽子。
  還是很好吃的。
  看到張起靈吃了自己投喂的東西,吳邪笑了,眼睛彎彎的,很好看。
  張起靈一時覺得晃了眼,也就任由,似乎投喂上了癮的吳邪一直往自己嘴裏塞粽子的行為。
  張起靈半摟著吳邪,吳邪低頭剝著粽子,兩個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了盒子裏的粽子,吃完之後,張起靈受到極大衝擊的神經也算是回過了神,把吳邪抱出來放在玉床上,然後去收拾箱子和一床的粽子葉。
  卻發現箱子底部有一張紙,上面的字是熟悉的瘦金體。
  “小哥,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不清楚自己變成了什麼樣。但是一定是在你身邊。終極說,進入青銅門是需要代價的,代價都是隨機的,汪藏海的代價是子子孫孫的不得解脫,萬奴王的代價是變成那種怪物,文錦姨他們的代價你也見到了,也是變成怪物,禁婆那樣的怪物。而你,張家,代價是不老的容貌和守著青銅門,輪到我的時候,我不知道代價是什麼,所以我拒絕了交易。”
  看到這裏,即使面癱如張起靈,也抽搐了嘴角,不知道該誇吳邪機智還是該遺憾吳邪是不是不在乎自己見不見得到自己無所謂什麼的……
  “不過小哥你別誤會,我不是不在乎你,只是如果我變成了怪物,那麼即使見到你也沒什麼意義了。只是,終極說,你以為我提出來後你還能拒絕麼?我的內心是崩潰的,所以,小哥,沒有然後了,我不知道我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既然是交易,想必我是在你身邊的。要是我變成了怪物,你就殺了我吧,我不想以那樣的方式活著。雖然我很想活著,和你一起。”
  看完後張起靈收起來這張紙,然後看著縮成一團睡在一堆亂糟糟的粽子葉上面的吳邪忍不住喃喃自語,“這算是……怪物麼?”
  張起靈把粽子葉一張張都扔到了箱子裏,小心翼翼的從睡著的吳邪身下抽出來粽子葉,再把箱子放地上,然後自己也爬上了床,看著睡得呼呼的吳邪,忍不住皺了皺眉。
  所以說,吳邪變成這個樣子,是因為終極?
  吳邪又打了個冷顫,張起靈這才反應過來,唔,吳邪是裸著的。嗯?吳邪是裸著的?!
  沒有意識到的時候,不覺得這有什麼,然而一旦意識到了,視線放哪兒都是犯罪。張起靈脫掉自己的外套,還是萬年不變的連帽衫,裝逼必備神器,罩在了吳邪身上,蜷縮的吳邪,這才稍微的舒服了點,舒展了身體。
  張起靈抿了抿唇,深呼吸了一下,以十分糾結複雜的心情也躺了下來,先睡一覺吧。
  當張起靈再次醒來,是因為感受到頭疼。睜開眼就看到吳邪坐在自己身邊,腿上蓋著自己的連帽衫,而那兩隻手正在抓著自己的頭髮。
  嘖,難怪頭那麼疼。
  “吳邪,放手。”
  “不放!”特別的任性。
  張起靈沒有理會吳邪的抗議,把兩隻手從自己的頭上巴拉下來,吳邪見狀深以為這個冷冷帥帥的人又生氣了,嘴一撇,就作勢要哭,張起靈心急之下,一爪子就捂住了吳邪的嘴,“別哭。”
  吳邪驚懼,點了點頭。
  於是張起靈就放下了捂著吳邪嘴的手,結果剛放下來,吳邪就“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熊孩子……張起靈閉了閉眼睛,讓自己冷靜一下,“不是說了不哭麼?”
  吳邪一邊哭一邊哽咽,“你見過哪個小孩子說不哭就能不哭的?”
  “……”
  張起靈再次伸手想要故技重施的順毛,卻被吳邪打開了,“你,你都不讓我摸你的頭髮……我,我也不許你,你碰我……”
  哭的特別傷心,說話都磕磕絆絆的。
  張起靈這才明白是為什麼哭了,可是你那算是摸麼?那明明是使了拔草的力氣拔頭髮。
  吳邪哭的狠了,都有點缺氧了,腦袋暈乎乎的,張起靈也聽的累了,覺得耳朵根子都是哭聲立體音+空耳無限迴圈。
  於是就直接撈過來吳邪一下子摁到自己懷裏,動作特別的霸道總裁范兒。
  吳邪本來就暈乎乎的腦袋猛地磕在了張起靈胸前,於是更暈了,也不哭了,拼了命的睜大眼,怎麼覺得眼前的東西都在晃?
  張起靈以為奏效了,松了一口氣,突然很想走出青銅門去山下買一本《育兒心經》什麼的。
  過了好半天,懷裏都沒什麼動靜,張起靈側頭看了一眼,吳邪臉蛋紅彤彤的,睜著雙眼盯著自己,眼神還很清澈,表情很無辜,特別的……萌!
  再次深呼吸,張起靈什麼都沒說,但是怎麼看都是一副要內傷的樣子。
  把吳邪從自己的懷抱中推了出去,張起靈覺得他們之間需要暫時保持距離,尤其是吳邪身上什麼都沒穿。
  但是剛剛推出去,吳邪又往前湊,張起靈再推出去,吳邪再往前湊,這麼拉鋸戰了幾回,張起靈都有點怕吳邪再哭起來,難得的小心翼翼的觀察吳邪的表情,這麼一觀察,才發現,吳邪似乎是玩上癮了,笑的特別歡。
  心裏是歎氣的苦逼臉,但是表面還是男神冰山臉,“吳邪,坐好。”
  吳邪固執搖頭,“不要,我冷。”
  無奈,張起靈把連帽衫從吳邪腿上拿開,想要給吳邪穿上,但是,吳邪是光裸的!拿開了,重點部位就坦蕩蕩的面對張起靈了。
  張起靈不經意的眨巴了一下眼,很淡定的把衣服給吳邪穿上,吳邪也很乖的伸出來胳膊讓張起靈給他穿衣服。
  張起靈滿意了,於是就獎賞似的勾了勾唇角,賞你個笑臉。
  但是下一刻,就繃不住了。
  吳邪伸出手,抓著張起靈的溫暖的大手,然後放到了自己那個張起靈不敢直視的重點部位上……重點部位上!
  張起靈的眼神一下子就帶了點說不清的情緒,聲音都有點啞了,“你做什麼?”
  吳邪的眼神很無辜,“冷,暖暖。”
  張起靈閉上了眼睛,再次深呼吸,你冷,你冷我還熱呢!但是幼稚的吳邪即使變得幼稚了,作死的本領也沒有退化。
  他一隻手按著張起靈的手,不讓他離開,不然會涼颼颼的,另一隻手,卻伸手去碰張起靈的□□,那一團鼓鼓囊囊的,吳邪特別驚訝的道,“你的怎麼這麼暖和!”
  張起靈覺得如果還能忍自己真的不大丈夫了。“你的也能暖起來。”
  然後便傾身覆上了吳邪的唇。
  軟軟的糯糯的,張起靈沉迷於這種觸感,忍不住咬了一下,吳邪痛呼,“疼!”品著嘴裏的一絲甜,張起靈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不是血腥味兒,是固體的,不會被我咬掉一塊肉吧!離開吳邪的唇,驚訝的發現吳邪真的被他蹭掉了一塊肉,但是並沒有流血。
  忍不住用手輕輕撫摸著吳邪的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恢復著原樣,不一會兒,被咬掉的那一塊又完好如初。
  吳邪眼睛裏含著淚水,抽了抽鼻子,“你不是答應我了不吃我了麼?”
  張起靈品著嘴裏的甜味兒,顯然是紅豆餡的粽子,但是這不是重點。“吳邪,你是粽子?”吳邪特別歡快的點了點頭,“是啊!”
  張起靈看著一臉不明所以的吳邪,意識到終極不僅僅只是把吳邪的智商強迫下線心智倒退二十多年,而是把吳邪真真正正變成了一個粽子。
  自古妖怪精靈都是天地孕育而成,動物植物成精也比比皆是,可是,張起靈怎麼也想不到,那種煮熟的粽子也能成精,更想不到,自己一直保護的好好的吳邪,居然會成為粽子精。
  Σ( ° △ °|||)︴
  探了探吳邪的鼻息,是熱的,是活的,再捏捏吳邪的胳膊,肉呼呼的,不是那種死了的人年代久了而成的粽子。
  這多少讓張起靈松了一口氣。
  可是吳邪不懂張起靈是在做什麼,舔了舔自己剛剛被咬的嘴唇,“你真的不會吃我吧?騙人是不對的!”
  張起靈點頭,真的不會了。太驚悚了,親個吻都隨隨時時啃掉嘴巴什麼的還是太重口了點。
  但是吳邪不依不饒,“你不是說我的也能暖起來麼?”再次“啪”的一下,把張起靈的爪子按到了自己的下身處。
  張起靈面不改色的抽出自己的手,在吳邪嘴一撇又作勢要哭的時候,脫下了自己的褲子,然後給了吳邪,“穿上就暖和了。”
  吳邪萌噠噠的眼睛眨巴著,“嗯!”
  張起靈看了遠處的黑暗一眼,心想,自己該好好地跟終極談談人生了。
  吳邪穿好褲子,窩在張起靈身邊,就開始對身下的床感興趣了,亮閃閃的,還會發光,很漂亮。張起靈看著吳邪興奮的樣子,也不禁柔和了目光,雖然被一系列亂七八糟的事搞得頭痛,但是能夠看到吳邪,真的是件很令人開心的事。
  吳邪看夠了身下的床,突然抬頭看著張起靈,目光特別的專注,張起靈被他看的難得的心裏發寒,千萬別再哭了。
  “怎麼了?”
  吳邪砸吧砸吧嘴,有點不好意思的對張起靈道,“這張床好漂亮,我們帶回家好不好?”
  “……”即使變小了,還是這麼小奸商。
  吳邪期待的小眼神看著張起靈,張起靈扭頭,“這個,是終極的……”
  吳邪聽了滿臉失落,“可是真的好喜歡。”
  張起靈摸了摸吳邪的腦袋,點了點頭,“我們走的時候就帶走。”
  前一秒的猶豫什麼的都是假像。特別的沒有節操。
  吳邪又玩了一會兒,肚子又咕嘰咕嘰的響了起來,癟癟嘴,“我餓了。”
  張起靈瞅了瞅四周,什麼都沒有,但是青銅門附近似乎是有蘑菇的吧?“你吃蘑菇麼?”吳邪搖了搖頭,“不要,我只能吃粽子。”
  張起靈無奈了,他自己現在就是個粽子……總不能讓吳邪咬自己吃吧?
  吳邪抽了抽鼻子,“我聞到了粽子的香味兒了!”
  張起靈吧腦袋湊到了吳邪的脖子處,深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說道,“的確有粽子味兒。”
  吳邪頓時特別開心,“我想吃。”
  張起靈歎氣,站起身來,拉著吳邪,“我覺得耽誤之急,還是找一下終極。”
  青銅門後的空間,到底有多大?誰也不知道,包括在這裏待了十年的張起靈。但是他知道終極所在。
  吳邪滿心都很信任張起靈,張起靈拉著他走他便跟著。
  不知道走了多久,吳邪都有點抽泣了,“好餓啊……”
  張起靈安撫的拍了拍吳邪。
  終極在哪里?它其實無所不在。【這麼應付的寫真的好麼?】
  當那個放佛來自四海八荒的聲音回蕩在空間的時候,吳邪已經饑餓的開始吮吸自己的手指了。
  “怎樣你才肯把吳邪恢復?”
  “你憑什麼以為我會恢復?”
  張起靈沉吟了一下,“張家世代守護終極,這麼多年,已經是等同于共生了。”
  難得說了這麼長的話,話語裏的威脅意味濃重。
  “如果我要你和他一起守呢?”
  張起靈看了一眼有點摸不著頭腦的吳邪,“他不是張家人。”
  “那你就把他變成張家人。”
  當張起靈再次帶著吳邪回到玉床那裏的時候,吳邪已經要睜不開眼了,“餓。”
  張起靈一臉淡定滿心心疼的讓吳邪躺在床上先休息一會兒,想到了終極的話。吳邪只能吃粽子,別的食物對於現在的他來說跟□□沒有差別。
  終極已經把吳邪恢復了,不過就像再好的藥也需要時間發揮藥效,吳邪七天後才能恢復成正常人,或者說,也不算是正常人。
  作為交換條件,吳邪擁有了某種意義上的長生,他將要和張起靈一起擔負守護青銅門的責任。
  不過,需要一個契機,那就是成為張家人。
  一個姓吳的,怎麼成為張家人?
  張起靈不傻,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吳邪嫁給自己,嫁到張家,那不就是張家人了麼?
  張起靈平靜的臉上難得的出現了紅暈。內心各種暴走,吳邪要嫁給我嫁給我嫁給我……
  “吳邪,醒醒。”
  床上的吳邪被吵醒十分的不開心,“不醒。”
  張起靈強迫的把吳邪拉起來,然後,扛到背上,“我帶你去吃粽子。”聞言吳邪瞬間清醒了,小孩子興奮的方式很簡單,手舞足蹈。
  只是,他現在在張起靈背上,如果他的身軀也是小孩子那在張起靈背上耍雜技翻跟頭都是沒問題的,可是偏偏現在的吳邪是個一米八一的漢紙,他一手舞足蹈,就直接導致兩個人齊刷刷的翻了。
  偏偏張起靈考慮到現在的吳邪是粽子,這麼摔一下萬一成了粽子泥了怎麼辦?於是當了墊子,承受著吳邪摔下來的衝擊力。
  嘖,不輕啊。
  坐起身的時候,吳邪眼圈都紅了。
  稱職奶爸【劃掉】老攻的張起靈特別緊張,“吳邪?”
  吳邪搖了搖頭,有氣無力,“我餓……”
  張起靈揉了揉吳邪的腦袋,“我們這就出去。”吳邪很乖巧,“嗯。”但是有氣無力的樣子看的悶大爺忍不住皺眉。再次背上吳邪準備走的時候,吳邪突然扯住張起靈的衣服。
  “嗯?”
  吳邪氣若遊絲但是語氣非常不甘心的提醒張起靈,“床……”
  “……”
  吳邪固執的補充,“你答應我了,要帶走!”
  張起靈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你倒是說說我怎麼在背了你的情況下再抗一個床!還是玉的,那麼重!
  最後,張起靈一輩子都沒這麼用心的說過那麼多話,各種解釋,最後終於讓吳邪相信他們還會回來取得,這個床已經打上了吳邪專屬的標誌,絕對不會弄丟的。包括那個叫終極的傢伙也不會侵犯他們的私有財產的……【終極:Σ( ° △ °|||)︴這個明明是我的!】
  出去之後,最大的困難其實是怎麼平安的下山,現在的吳邪,穿著張起靈的衣服和褲子,張起靈身上只有內褲和工字背心,這樣的裝備出去得凍死,就算不被凍死,估計剛被人看見,就被關進局子裏了,理由是,有傷風化。尤其是,長白山還是個景區。
  然而當青銅門打開的時候,任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張起靈都震驚了。
  門一打開,就能看到漫天燈火,一個又一個帳篷,還有一堆人在圍剿人面鳥,場面特別熱鬧。
  臥槽,怎麼這麼多人,什麼時候青銅門這裏也被開發成景區了麼?!
  張起靈和吳邪的出現,讓現場人的目光都飄移了過來,頓時驚悚了。儘管人很多,但是整個場面還是靜默了那麼一會兒。
  直到人堆裏鑽出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胖子,還有解語花和瞎子。
  胖子的神情就像是看到了終極,“小哥?剛完事兒的幹活?”
  張起靈抿了抿唇,淡淡的看了眼胖子。魚唇的人類還不快拿衣服過來外面好冷啊。
  還是解語花比較正經,拿過來一件衣服就拋給張起靈,張起靈接過來一看,也就沒什麼感激的心了。是一件粉紅色的戲裝。
  胖子吐槽道,“花爺怎麼出門隨身帶戲裝啊?難不成時刻準備著來一段?就像小姑娘出門都帶姨媽巾一個道理。”
  瞎子嘖了一聲,“那胖爺怎麼出門都帶一身膘啊?”
  胖子:“……”不提身材會死麼會死麼會死麼……
  但是瞎子還是小聲嘀咕,“花兒,你怎麼把我專門給你定制的戲服給啞巴張啊,我還沒看你穿過呢……”
  張起靈沒有理會一群侃大山的,也沒在意胖子最開始的聊天,反正他們聊著聊著就跑題了,語文老師都教的有點失敗。
  當張起靈帶著吳邪再次出現在大家面前時,胖子和解語花臉上顯而易見的失望。因為張起靈穿回了自己的衣服,那一身戲裝給吳邪套身上了。
  但是隨後就被擔憂代替了。
  吳邪顯然的不符合年齡的幼稚讓解語花脫口而出問張起靈是不是把吳邪做傻了。
  張起靈高冷的沒有回答,只是說,“立刻離開這裏,吳邪撐不下去了。”
  青銅門並沒有變成景區,是因為胖子見到張起靈之後,又想起那個快遞的重度,感覺像是天真的重量,於是就聯繫瞭解語花帶了這麼多人殺過來了,最壞的打算是炸門。
  悶油瓶點了點頭,某種意義上明白了為什麼關於提前放他出來這一點,終極答應的那麼爽快的原因了。
  下了山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買了周圍的所有粽子,然後投喂吳邪。吳邪顯然很開心,甚至最開始除了張起靈誰都不讓碰之後,勉強允許給他買粽子的解語花拉拉他的手了。
  雖然張起靈並不開心。
  後來,解語花和瞎子他們回了北京,不是不擔心吳邪,只是他們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而吳邪,身邊有張起靈,絕對不會有事的。
  到達杭州的時候,離終極所說的,吳邪的恢復時間還有五天。
  吳邪算是出生為粽子精後第一次下凡【什麼鬼?】,所以對什麼都很好奇,一雙眼睛特別有神,非常的好看。
  吳邪雖然不能吃粽子之外的東西,但還是聞得到的,大街小巷的那些食物,有的即使吃起來不怎麼樣,但是聞起來絕對是一等一的棒。
  於是,張起靈再次煩惱的事情出現了。那就是攔著吳邪吃東西。
  最開始還能耐心哄哄,但是次數多了,就有點受不來了了,張起靈嚴肅臉對吳邪說,“不能吃,你自己也知道你只能吃粽子。”
  吳邪撇嘴。
  張起靈:“不准哭。”
  吳邪睜大了眼睛,滿眼的委屈,“你不愛我了!”
  張起靈:“……”
  吳邪看張起靈不回答,更加委屈了,“你不愛我了!”
  張起靈歎了口氣,“沒有。”
  吳邪:“那你為什麼不讓我吃東西。”
  張起靈,“你知道我是為你好。”
  吳邪:“你就是不愛我了!”
  張起靈這般的人都忍不住腦門跳青筋,“沒有。”
  吳邪揉了揉眼睛,本來也沒什麼淚水,這麼一揉,愣是擠出來幾滴,“那你就是愛我咯?”
  張起靈撇開頭,半響,就在吳邪又要哭的時候,才點了點頭,“嗯。”
  頓了下,又補充一句,“不許再看芒果台。”
  【別問我為什麼哥知道啥是芒果台……】
  關於吳邪的這個狀態,胖子倒是很樂意,胖爺表示,終於小天真這麼聽話不跟胖爺強嘴了。雖然,心智變小的吳邪都不怎麼理他就是了。
  胖子覺得心裏不是滋味,於是拿著香噴噴的肉粽子誘惑天真,“想吃麼?想的話叫我一聲胖哥唄。”
  吳邪無視,嘁,小哥給我屯了一冰箱粽子,什麼味兒都有。
  胖子再次拿出來玩具,“想玩麼?”
  吳邪看一了眼,再次無視,胖子以為吳邪不喜歡,但是明顯吳邪的小眼神一直在瞄的。心裏覺得有戲!
  就在這個時候,張起靈過來了,吳邪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我要那個。”手指指的方向是胖爺手裏的玩具。
  悶油瓶看都沒看一眼,直接伸手,“拿過來。”
  胖爺:“……”
  吳邪吃了幾天的粽子,張起靈就陪著吃了幾天粽子,雖然習慣了總是吃壓縮餅乾的張起靈也並不挑食,可是還是格外的想念樓外樓的西湖醋魚。
  吳邪馬上就要恢復了,張起靈也就開始琢磨怎麼跟吳邪講他要嫁給自己的事兒。雖然讓吳邪陪自己一起承擔不屬於他的責任,並非張起靈所願,可是他在乎吳邪,他想和吳邪一起走下去,他想抱抱吳邪,親親吳邪,甚至把吳邪的全部占為己有……
  不過這不是個好機會,至少要等吳邪心智恢復了再說,不然算是猥褻兒童?或者說給吳邪的童年留下心理陰影【?】?
  當第七天到來時,張起靈緊張的都睡不著。而吳邪則是躺在床上睡得特比香,睡之前還不忘了提醒張起靈,“不要忘了,那張床。”
  張起靈:“嗯。”
  最起碼,吳邪這次心智大降至少讓張起靈學會了不是那麼的惜字如金。
  當陽光照下來的時候,當吳邪睜開雙眼的時候,張起靈緊張的都忘了一拍的呼吸。而吳邪卻還是一臉迷茫,“你又起得比我早。”
  張起靈抿了抿唇,“吳邪?”
  吳邪笑了笑,比早晨的陽光還暖,“我今天不要再吃粽子了。”
  張起靈勾了勾唇,摟過吳邪,“嗯。”
  既然吳邪恢復了,張起靈就不用再帶孩子了,就讓吳邪詳細說一下究竟是怎麼回事。吳邪不好意思的聳了聳肩,“我不是有一次去長白山但是為了趕在暴風雪前離開減輕負重所以丟了東西在青銅門口麼。”頓了頓,又道,“我第二次來的時候,發現東西不見了,人面鳥應該對這玩意兒不感興趣,我猜是不是你拿走了,於是做了實驗,有一次丟了一包吃的在青銅門口。”
  張起靈聽到這裏幾乎可以猜到了原因了,他還以為那些是吳邪特意帶給他的,原來不是……難怪第一個包裏內褲型號不對。
  吳邪笑了笑,在張起靈肩頭蹭了蹭,“所以我就想,如果我把自己裝在包裹裏,放在青銅門口,不知道你會不會帶進去。”
  張起靈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有在聽。
  吳邪繼續講,“只是沒想到,在我計畫的時候,終極出現了,它說要和我做交易,讓我進青銅門,但是有代價,其實一開始我是拒絕的,可是終極說沒有拒絕的權利。然後,如你所見,我變成了粽子精。”
  張起靈:“你記得之後的事?”
  吳邪咳嗽了一聲,有些尷尬,“嗯,記得。”看了眼張起靈,又道,“我小時候是不是挺煩人的……”
  張起靈搖了搖頭,“沒有。”
  吳邪的心算是放下去了,又問道,“那你那時對我說的話都是真話麼?”
  張起靈疑惑,“什麼話?”但隨即表示,“我不會騙你。”
  吳邪徹底放心了,那就好。那麼,那句,對於愛我的肯定回答,也是真話了。那就好。
  張起靈吻了吻吳邪的眉心,吳邪輕咳了一聲,“我們去吃飯吧。叫上胖子小花他們,終於算是一切都有了個結果。值得慶祝。”
  張起靈儘管不樂意,但還是起身了,“嗯。”
  吳邪再樓外樓訂了位置,當小花瞎子秀秀胖子王盟等人都到了後,便開始了胡吃海塞,瞎子眼尖,看到吳邪和張起靈一直拉著手,於是也蹭到小花身邊,“花兒爺,咱也秀個恩愛唄。”自然是被解語花一臉嫌棄的推開了。
  胖子“呸”了一聲,“要愛護動物的好麼?單身狗也是狗啊!是吧,王盟。”
  那邊王盟配合的笑了笑,但是下一刻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就嗡嗡的震動了起來,上面特顯眼的來電顯示:老婆。
  啪啪啪打臉打的特別響。( ̄ε(# ̄)☆╰╮( ̄▽ ̄///)
  胖子一張臉都綠了。說好要做彼此的革命戰友呢?明明說好了要一起做單身狗,你卻偷偷的脫了團。
  倒是秀秀,明明也是單身狗,卻笑得比誰都幸福的樣子,“滿滿的福利啊……”
  胖子嚷嚷著現在的小姑娘怎麼都這麼讓人看不懂。
  吳邪卻看著張起靈,緊了緊兩個人相握的手,悄悄的在張起靈的唇角親了一下,“小哥,這樣真好。”
  張起靈微微側頭看向吳邪,難得的笑的溫柔,“嗯。”
  歲月靜好,最幸福不過,當一切都過去,我們還能再一起走向將來。
  ————————THE END————————



同人 | 留言:0 |
<<盧修斯,認了吧 BY 圓舞天涯 | 主页 | 恐怖遊戲實錄 by 落寞 (技術流溫柔攻x健氣吐槽UP主受)>>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 主页 |